真人投注 > 最强天眼皇帝 > 第10章 神棍龙轩
    只见到金锁的两腿之间的那里,有着一个礼包......

    “叮!天眼礼包刷新,礼包就在金锁大腿间的那啥上!礼包剩余时间还有20分钟。”

    龙轩扶额,妈个鸡......

    “小眼,你给我滚出来,来来来,你告诉我,大腿之间的那啥上刷天眼礼包是什么操作?”

    龙轩内心怒吼道。

    “嘤嘤嘤,龙龙,人家是根据你的喜好随机刷礼包的,人家刚刚看你看金锁那里的时候,眼中充满了兴奋,嘤嘤嘤,我冤枉呀~”

    系统妹子立马辩解。

    我他妈竟然无法反驳!龙轩一脸黑线。

    虽然老子是很喜欢那里没错,咳咳,但是此时的金锁还防备着他呢,要是摸着摸着她自杀了怎么办。

    这事对别人来说或许不可能,但是对金锁来说,这事情发生的概率很高啊,非常高!

    要是真发生了这事,到时候龙星河又知道的话,太子的事情就别想了。

    靠!又得想办法了,每次领个天眼礼包都要死几百万脑细胞!麻蛋!

    这么累,先透视看个爽先,一边看,一边想!

    觉得主意不错的龙轩,立马就用天眼开了透视功能,首先从脚看起,嗯,然后大腿,不错不错,然后是那里,也可以,接下来是蛮腰,爽爽爽。

    再接下来是山峰,哎呀,这个有点小了,像刚冒头的竹笋,也就个B加吧,营养不良应该是,然后脖颈,挺白的,脸庞,很精致,也挺好看的。

    等会儿,这妞腰间怎么有两道疤痕,其中一道好深的啊,看来是当初为了某个人挡刀了,看起来真是触目惊心。

    龙轩刚刚没注意,现在仔细一看,那疤痕还真的有点恐怖。

    “叮!请宿主注意,礼包还有8分钟就要消失了,请抓紧时间哦~”系统妹子继续提醒道。

    “哎呀,看上瘾了。”龙轩一个激灵,反应了过来。

    “殿下,你,你这样盯着我做什么......”

    金锁自然不知道龙轩能透视,只是感觉好像什么东西被发现了一样,浑身发毛,有些害怕的问道。

    闻言,龙轩赶紧收回了目光,暗道一声非礼勿视,然后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故作高深:

    “金锁啊,你认识外面那位骑马的吗?”

    “认识,那是国师李靖大人。”金锁愕然,完全不知道龙轩为何问这个问题。

    “那你可知道,李靖擅长的本事是什么?”龙轩依旧没有睁开眼睛,淡淡说道。

    “回陛下,这个奴婢还是知道的,李国师之职责,乃是观察天象,推算节气,制定历法,增强国运。”金锁回答。

    “嗯,不错,那你知道李靖的本事,是从哪里学来的吗?”龙轩还是没睁开眼睛。

    “额,国师师从何处,奴婢的确不知。”金锁立马摇了摇头。

    “这小子的本事,其实都是本殿下教的,没有我的指点,他当不了国师。”

    龙轩就闭着眼,非常平静的说道。

    “这个......”

    金锁愣住了,龙轩什么德行,别人不清楚,天天服侍龙轩的她,还能不清楚么,就是一好吃懒做,不愿修炼的好色之徒......

    什么指点李靖,平日里李靖哪里上过这位爷的府邸,这位爷也没去过李靖府邸,八竿子打不着的......

    所以诚实憨厚的金锁,很快就摇了摇头。

    龙轩呵呵一笑,他不用猜就知道金锁现在在想什么,所以立刻就拉开了马车轩窗的帷幕,看向李靖问道:

    “李靖啊,你宁愿不当钦天监监正,也要跟着我的原因,你还记得吗?”

    “记得,这个李靖怎么敢忘记,李靖只求大殿下有空的时候能指点指点我,这个对于李靖来说比生命还重要,故而李靖道心绝对不会不坚定,否则我愿身死道消。”

    李靖听龙轩发问,以为龙轩认为他道心不坚定,急忙神情一肃,恭敬说道。

    “嗯,不错,记得你的初衷就好。”龙轩满意的看了李靖,好像在说,你小子很上道。

    龙轩放下帷幕,笑吟吟的看向了此时一脸震惊的金锁,内心暗道完美,第一步完成。

    金锁现在当真是被惊到了,她原本以为李靖只是被龙轩逼来的,却没想到李靖是求着跟来的,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叮!恭喜宿主装比成功,这个比非常优秀,获得10点天眼值。”

    “你可能还不相信,那你待我算你的一件事情。”

    龙轩乘胜追击,右手伸出,食指和其它手指不断碰撞,像极了一个神棍。

    “哎呀,糟了,金锁啊,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你身上有两道疤痕,其中一道很深,危及了你的性命,如果不治好的话,恐怕......”

    “你若是还不相信的话,我还可以说出你的两道疤痕的来历......”

    很快,龙轩假装神色大变,然后嘴巴张大,看向金锁。

    “扑通!”

    只是万万让龙轩没有想到的是,金锁竟是直接跪下了。

    “我信,我信了殿下,只是奴婢替殿下挡刀,那是奴婢的职责,就算奴婢去死,那也是应该的。”

    金锁流泪磕头,她又何尝不知她的疤痕的来历,一刀是替自己母亲挡刀造成的,一刀是被迫替这废物皇子挡刀造成的,正是最深的那刀。

    也正因为如此,她根基损坏,连修炼都不行了,她恨,却无处可恨,她难受,却无人诉说,她唯一能说的,只是去死是她的职责。

    因为这样,她才能活,一旦说个不字,她必然会成为一具枯骨!她的家人也会全部死亡!她别无选择啊!

    “唉,你起来吧,我既然算出来了,那就有解决的办法,只是这个办法有点奇异,不知道你能否接受?”

    龙轩叹了一声,侍女地位低下,这倒是不假。

    “真,真的吗?殿下愿意救我么?”金锁立马愕然,知道了龙轩会推算之后,她已经相信了几分。

    “哼!要不是看在你为本皇子挡刀的份上,我会跟你说这么多?本皇子可没工夫哄你,说救就会救。”

    龙轩神情一肃,冷冷说道,他知道现在要震慑震慑这妞先,这样她才会更相信自己。

    “只,只要殿下不侵犯我,那奴婢做,做什么都行。”金锁有些结巴的说道。

    “本皇子不动你衣服,真人投注:也不碰你身体,这样就不算侵犯你了吧?”

    “是,是的。”

    “那你先把这颗疗伤灵丹吞下去。”龙轩淡淡道。

    “好。”金锁已经不怎么抗拒龙轩了,一咬牙就将灵丹放入了口中。

    随后她就震惊的发现,她的那两道伤疤竟在快速消失,她的根基也在慢慢恢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