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杀戮帝庭 > 第7章 爸爸
    夕阳西下,日落黄昏。

    今天的黄昏,犹如诸神的黄昏。

    大荒王城距离风云城,有万里路,期间要经过四座郡城。

    大荒帝国共有二十八座郡城,每一座郡城内,屯兵数均有六七万。

    西南边境城,拥有十万大军镇守。

    东北边境,常年受到蛮族进攻,常年战火连天,蛮族对于大荒帝国,可是垂涎欲滴。

    他们是一群蛮人,生活在环境极其恶劣的大蛮,生性残暴,吃人肉,喝人血,被蛮族大军俘虏的下场,不是被吃掉,便是被拿去献祭,向蛮神换取强大力量。

    蛮族数量众多,从原身记忆中了解,是这片大地上,对人类最具有威胁性的种族。

    十年前,十国联手,组织千万大军,欲将蛮族踏平。

    然而,却是铩羽而归,千万大军,死伤过半。

    蛮地环境恶劣,地形复杂,常年落雨,各种毒物纷呈,丛林内生长的植被,大多会往外逸散一种毒气,只要吸入一丝,便能叫人浑身腐烂而死。

    千万大军还未跟蛮军相遇,便是损失过半,不得已撤离蛮荒。

    这片大地上,有十个帝国盘踞,帝国之间,时而会产生矛盾,有些国家,更是常年彼此征战不休。

    ……

    大荒王城距离风云城,路途有万里。

    三匹战马可日行千里,如此一来,至少需要十天。

    期间会经过五座郡城。

    由此可见,大荒帝国国土之大。

    大荒帝国占据着许多座黑金矿山。

    黑金是一种极其珍贵的炼器材料,只要加入一小块,便能令武器或者铠甲的品阶提升许多。

    同为三阶兵器或铠甲,加入了黑金跟没加入黑金相比,相比度一个是10一个是5。

    这种黑金,唯有大荒帝国出产,其他跟大荒帝国交好的国家,每年几乎都会上门来,花大价钱购买黑金。

    至于敌对国家,则是虎视眈眈,偶尔会发动战争。

    龙赓十国,每一国都有自己的招牌。

    譬如,灵宝帝国,他们那块大地很富饶,专门出产灵药,跟各种有助于帮助人提升修为的宝物,炼丹师也对,各国的丹药,几乎都是灵宝帝国所提供。

    譬如,天兵帝国,他们那块大地,各种矿山多不胜数,炼器师也多,各国的兵器,几乎是他们所提供。

    以上两国,在十国之中,均保持中立,也是诸国最不愿得罪的两个国家。

    “这世界真大,一个帝国疆土,差不多有地球总面积大小。”

    马车内,疯邪在翻看原身记忆,微微感叹。

    “龙赓十国,朕的第一步,统一你们。”疯邪嘴角扬起一丝邪笑。

    时间流逝,黄昏落下,夜幕笼罩。

    夜晚的官道上,一片黑漆漆。

    “也快行驶一天了,再前进一个小时,便找个安全之地,让马匹休息一番,明天一早继续出发,路途着实有点远!”

    马车内,疯邪的声音传出。

    “好的,陛下,您先休息,接下来交给属下即可。”西门吹雪回道。

    马车内,传出疯邪一声轻恩。

    其实他叫风邪,只不过行事风格亦疯亦邪,因此被众多人称呼为疯邪。

    是夜,越来越深,四周时而有妖兽咆哮传来。

    倏地,西门吹雪浑身汗毛倒竖。

    “哷哷哷……”

    三匹战马,同时大叫,硬生生止步,不敢再前进一丝一毫。

    在朦胧的月光下,可以看到,前方是一个黑乎乎峡谷,有呜呜阴森风声自里面荡出。

    马车内本在小憩的风邪被弄得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在地,不悦道:“吹雪,你在搞什么?”

    “陛下,我们恐怕遇到麻烦了,似乎被一个阴物盯上了。”西门吹雪话语凝重。

    “阴物?”风邪皱眉。

    “嘶……那是一个死婴。”

    此时,西门吹雪倒吸冷气。

    “我辈修士,逆天而行,害怕小小一个死物?”

    风邪自马车内走出,站在西门吹雪身旁,台目望去。

    就见十米开外,一个看似两三岁的小女孩,肤色惨白,毫无血色,大眼空洞,脸蛋儿粉雕玉啄,穿着一声公主裙,扎着两个马尾辫。

    “爸爸!”

    风邪一出现,前方那个小女孩,可能不出三岁,见到他之后,空洞漆黑的大眼闪内过一道光,居然开口叫了一声爸爸。

    随后嗖一声,速度快的纵是西门吹雪也反应不及。

    而风邪,只感觉怀里一沉,低头一看,吓的他心头大跳。

    这个小女孩,紧紧抱着着自己,脑袋在自己的胸膛上磨蹭着,嘴里不停念叨着爸爸,一双漆黑空洞的大眼,此时越来越明亮,几个呼吸间,变的不再空洞,反而大眼睛灿灿,非常灵动。

    同时,她苍白毫无血色的肌肤,开始慢慢泛黄,本像一个冰块的体温,此时逐渐有了温度。

    “娘的,什么情况?”

    望着怀中紧紧抱着自己的小女孩发生的变化,饶是风邪也感到了傻眼,此事太过于诡异。

    为何她见到自己后,不仅那双空洞的大眼有了光彩,惊现体温,仿佛复活了过来,嘴里不停奶声奶气的喊爸爸。

    记住,是爸爸,不是爹爹。

    这个世界,一般喊爹,而不是爸。

    但是,这个像是死婴的小女孩,却在一直喊他爸爸。

    “爸爸,爸爸,小莕莕终于等到你了。”

    她用小脑袋,一直磨蹭着风邪胸膛,粉嫩小手紧紧抱着他,双脚牢牢夹着他。

    “娘的,什么情况?”

    风邪还无法反应过来,一旁的西门吹雪,均露出懵逼表情,这事情太诡异。

    这小女孩之前,身上毫无生命气息,反而有一股阴气逸散,十足的阴物,称之为死婴也不为过。

    但是,在她抱上了陛下之后,居然在短短几个呼吸间,就活过来了。

    “爸爸,你不认识小莕莕了吗?好久好久以前,爸爸你让小莕莕在这里等你回来,可是小莕莕等了好久,好久,今天终于又闻到爸爸的味道了,小莕莕好高兴,终于又能和爸爸在一起了。”

    见风邪一直没动静,像是不认识了自己,小莕莕大眼睛泛起雾水,仰着小脑袋,可怜兮兮望着他。

    PS:至某些人:不管是本书也好,其他书也好。若你觉得不好看,默默出门左转,别出来留个言,弄得怕人家不知道你不看了似的,这种行为,叫哗众取宠。

    一直支持奈何的哥们,奈何非常感激。

    该走的都走了,留下来的都是真爱,奈何不会让你们失望了,如果本书再出现意外,奈何以后再也不写小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