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杀戮帝庭 > 第8章 十万年的等待(求推荐票!求收藏!)
    朦胧的月光下,马车上,两岁小女儿粉雕玉卓,像是一个瓷娃娃,紧紧抱着风邪,她所说之话,令风邪脑子短路。

    很久很久以前,爸爸让她在这里等他回来。

    很久,那是多久?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她说的是爸爸的气息,这是靠气息认人!

    之前她像是一个死物、阴物。

    而抱在自己身上以后,就完完全全活了过来。

    这必然与他有着千丝万缕关系。

    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风邪脑子一片浆糊,完全搞不清楚。

    “系统提示…九星任务:解开十万年迷雾。

    任务奖励:第一阶段:杀戮帝皇刀——屠苍生!第二阶段……

    不存在任务失败,接受立即获得第一阶段奖励,是否接受?”

    就在此时,脑海中,系统冰冷提示传来。

    “唔!我跟他还真有联系?十万年?”

    听着脑海中系统提示,风邪皱眉,心中感到小震撼。

    既然系统发放这个任务,那么他和小莕莕,必然存在着千丝万缕联系。

    或许,自己真是他的爸爸也不一定。

    但,却不是这一世的爸爸。

    已经过去了十万年。

    若真如此,牵扯的就太多了,会非常复杂。

    “爸爸、爸爸,你不要小莕莕了吗?”

    小莕莕明亮大眼,泪光闪烁,抿着粉嫩小嘴,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放生大哭,看上去很是可怜。

    “娘的,前世活了二十七八年也没孩子,现在居然跑出一个女儿来了。”风邪真不知如何形容自己而今心情。

    心道:“任务我接了。”

    “系统提示…杀戮帝皇刀——屠苍生,已发放系统仓库,请查收。”

    “爸爸,你是不是不要小莕莕了?”

    见风邪久久不说话,小莕莕快忍不住了,大眼内泪水闪动,要放生大哭了。

    “陛下,她挺可爱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跟您还是有极大相似的。”

    此时,西门吹雪却是说道。

    此言非虚,看着他们,两人一身内在气息,真的极为相似。

    “忽然就多了个女儿,怪怪的,一切都透发着诡异。”

    风邪眉头皱的极深,这可能是自己某世的女儿,不然说不清楚。

    系统不久前才说过,只要足够强大,没有什么做不到。

    但是,小莕莕为何能活的如此久远?而且,一点也没有长大,这又是一个谜团。

    “呜啊!爸爸不要小莕莕了,小莕莕该怎么办,呜啊~~~~”

    风邪正在沉思,忽然耳边就传来小莕莕无比伤心的哭声:

    “呜啊!小莕莕听爸爸的话,在这里等了爸爸十万年,现在爸爸回来了,却不认小莕莕了,呜呜呜!小莕莕该怎么办?”

    哭的撕心裂肺,小身子无力下来,自风邪怀中滑落。

    “十万年?”

    风邪心颤了一下:“真的等了十万年?”

    再看小莕莕的眼神变了,之前系统任务提及,风邪还持着怀疑,而今小莕莕亲口说出,这万万不可能有假。

    望着哭的撕心裂肺的小莕莕,风邪眼神变得极为复杂,真正的小莕莕只怕早已不在世上,这只是一道执念。

    一道只为了等爸爸回来的执念。

    不知不觉,风邪眼眶湿润了,两行泪水滚落。

    “不对,不应该是执念,若是执念,而今应该消散才对。”

    “不是执念,难道是……”

    风邪心中,闪过了一个惊人猜测。

    死后执念重生。

    今天闻到了爸爸的气息,她从一个阴物重生了。

    要做到这一步,真人投注:那股执念得有多么深厚,多么渴望爸爸回来。

    “如果我一直不出现在这里,小莕莕是不是会一直这样下去?”

    望着坐在自己身前,哭的撕心裂肺的小莕莕,风邪心颤。

    “不…这种死后执念重生,只能坚持十万年,再过三年你若不出现,她将彻底消散,连那虚无缥缈的转生…亦不行。”系统冷冰冰的声音传来。

    “这么说来,小莕莕真是我某一世的女儿?而我当时让她在这里等我,一去不回?”风邪有些心颤。

    系统道:“应该是这样。”

    “十万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一去不回?死后执念重生,她等了我十万年,或许只记得我身上的气息,已然忘却爸爸的容貌。”风邪的心,很难受。

    “好了,小莕莕不哭,爸爸怎么会不认你呢!见你还在这里等着爸爸,爸爸只是太高兴,一时反应不过来。”

    毫无疑问,这真是他风邪的女儿,从十万年前,等到了现在,风邪蹲下身去,将小莕莕抱在怀中,不停安慰。

    但是,又有一个疑问了。

    十万年,地球上还没出现人类吧!?即便有人类,那也不可能叫自己父亲爸爸这个词。

    风邪将这个疑问压下,柔声安慰自己这个小女儿。

    “呜呜呜!爸爸,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小莕莕好想好想爸爸。”

    小莕莕在风邪怀中,还是无法停下哭泣。

    “好啦!爸爸这不是回来了,以后爸爸再也不离开我家小莕莕了。”

    风邪轻轻揉着小莕莕小脑袋,柔声说道。

    “恩恩,小莕莕再也不要离开爸爸了。”小莕莕不住的点头,慢慢止住哭泣,将风邪胸膛衣襟都哭湿了。

    风邪将小莕莕抱回马车内,示意西门吹雪找个地方休息。

    小莕莕一米不到,穿着一件粉红色公主裙,肌肤粉雕玉卓,脸蛋儿玲珑小巧,拥有一双星辰般明亮的大眼睛,扎着两条马尾辫,马车内,紧紧缩在疯邪怀中。

    “爸爸,本来小莕莕有很多话要跟爸爸讲,可是现在见到爸爸,不知道讲什么了。”只有两三岁,声音稚***声奶气,很是可爱。

    “傻丫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跟爸爸还客气什么?”

    风邪露出溺爱之色,伸手揉捏了一下她粉嫩的小脸蛋,笑着说道。

    小莕莕揺着小脑袋:“唔唔!看到爸爸之后,小莕莕就什么也不想说了,只想一辈子不离开爸爸!”

    风邪溺爱的笑道:“好好好,今后爸爸让小莕莕做天底下最美的小公主。”

    小莕莕忽然担心道:“爸爸,追杀我们的敌人,他们还会追杀我们吗?我怕爸爸又离开我,去跟他们战斗。”

    风邪闻听,仅从小莕莕这一句话当中,瞬间猜测出了许多,柔声道:“莕莕放心,追杀我们的敌人,都让你爸爸给斩灭了。”

    “耶,那太好了,以后我们就不用四处逃窜了。”

    闻听,小莕莕高兴的差点跳起来。

    PS:小莕莕到底是不是风邪真正的女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