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杀戮帝庭 > 第30章 隐患发作(求推荐票!求收藏!)
    大荒武府这边,真人投注:通往内府大门外,这里围满了外内府弟子。

    “啊!救命啊!不要杀我们。”

    姜堰跟姜扈两人身躯被定在原地,眼睛瞪大,面部表情恐惧到极致,嘶声裂肺的大喊。

    战豹面露狰狞,浑身武宗六重气息涌动,双掌毫无停滞,朝着两人天灵盖拍下。

    跟着陛下杀人,这种感觉实在太爽,而且还是大荒武府弟子,身份似乎很不简单,这令他愈发兴奋。

    武宗六重气场,震撼着周遭弟子们心灵,这个修为放眼大荒帝国,绝对称得上一位强者中的强者。

    “噗!”“噗!”

    没有任何悬念,两个掌力雄浑的巴掌落下,随之两个大好头颅,伴随着两道噗嗤,犹如两个西瓜炸碎,战豹气息一振,将迸溅而来的红白液体震开。

    所有弟子看的瞳孔收缩,这几人着实张狂,竟敢在大荒武府内杀害大荒武府弟子,真是狗胆包天。

    拍死了姜堰与姜扈,战豹就像是随手拍死两只蝼蚁,快步跟上前方已经走出不远的陛下。

    留下满地血腥。

    “我的天,那是七王子吗?这里可是大荒武府,他带着两个人进来,连大荒武府弟子都敢杀害,这是在找死,还是活腻歪了?”

    “管他是找死还是活腻歪了,反正我知道,他今天是活不了。”

    “赶紧去找武府卫队,李青天这是在挑衅我们大荒武府。”

    “……”

    望着地下一片血腥景象,众多弟子胃里一阵翻滚,尽皆炸开锅,议论不迭。

    对于风邪而言,在大荒武府杀几个人,真的就像踩死几只蚂蚁,不值一提。

    进入内府之后,快步朝着原身以前所住之地走去。

    一路观花走马,眼见不少弟子导师活动,十五分钟左右,风邪来到原身以前所住之地。

    这是一个小小院落,环境还算的上优雅,推开院落大门,径自往里走,来到所住的房门前,一把推开。

    步入里面,西门吹雪跟战豹守在外面。

    房间并不豪华,一张床榻,一张书桌,一张四方桌,一架书柜,一个衣柜。

    风邪来到书桌前,自书桌上,取出一本厚重古朴书籍,随后翻开夹着那张地图的夹层。

    一张淡银色的地图,折了三次,静静躺在里面。

    风邪取出地图,随手放下书籍,

    随后将地图展开,目光在上面来回扫视。

    地图上,唯有一个点上,浮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九爪金龙,其余部分,完全是空白一片。

    风邪眉头微微皱起,如今的他清晰能感受到,这张地图材质很特殊,入手触感一阵冰凉。

    风邪暗忖:“这到底是不是一张地图?若真是一张藏宝图,那么所指引的路线,必隐藏其中,该用什么方法令其浮现?记得,每逢月圆之夜,它便会翻起点点银光,如此一来,与月光脱不开关系。但原身也曾在圆月之夜,拿出去令月关普照,依旧无法令其指引路线显化。”

    突然,风邪灵机一动:“是不是要滴血?这方法,以前原身没有试过,或许要在月圆之夜滴血上去,方会显化其中奥秘。”

    念及此,风邪将地图收起,看看今晚的月亮如何。

    而今虽是冬天,但在这个世界虽是冬天,晚上皓月之光,依旧能穿透云层,普照夜空。

    既然地图已到手,是该离开了,否则麻烦事真的多,有空还不如回去睡觉。

    睡眠状态,还能令他意志处于稳定状态。

    死亡,依旧离他很近。

    在还未抹去灵魂前,系统曾言岁月无法作用在他身上,这确实如此,只要风邪不死于意外,那么他确实是不朽的。

    有些事,即便你是神,也无法完美预料。

    没有灵魂的意志附着在肉身上,不使用特殊手段,根本无法长存,风邪怀疑,吸收凤阴之气来稳固意志,也只是短时间的,时间长了效果可能会越来越弱。

    现在的风邪,随时面临着死亡的危机。

    但短时间内,只要有凤阴之气稳固意志,应该不会出事,他还有时间找出彻底根除这个隐患的办法。

    世界大到无边,风邪不信,就没有东西能根除他这个隐患,因此看的很开。

    拿到地图,风邪离开,出离房间,台目一看,院子外,围满了大荒武府弟子。

    风邪就知道,像他这样的人,不管走到什么地方,都少不了麻烦,刚才杀了几个人,等下必是武府卫队找上来了。

    当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刚一走出,院落外人群一片躁动,然后就见众弟子露出兴奋之色,纷纷让出一条道。

    在众多弟子让出的空道上,一队身穿武府卫队服侍的武府卫队,总共有三十人,在一位中年男子带领下,朝着院子里走来。

    武府卫队,气势汹汹走入院落,全是大武师巅峰,为首那位更是武宗四重。

    卫队长将目光定格在风邪身上,目光冷酷,质问道:“李青天,刚才亲眼有弟子,目睹你手下杀死大荒武府弟子跟几名守卫,你可之罪?”

    “聒噪。”此时,风邪感到有些头晕,轻扶额头,可能是刚不久召唤盖聂而消耗太大,意志有些虚弱,脸色更是苍白几分,些许有气无力的道:“不想死,都滚!”

    “吹雪,这里交给你,朕需要睡一下。”

    风邪发觉自己抗不住了,留下一句话,身体有些踉跄的走回房内,轻轻关上房门,走到床边,鞋子未及脱去,便是倒在床上。

    “我靠,好猖狂啊!竟然完全不将武府卫队放在眼中。”

    “你以为呢?你看那位黑衣中年,他可是一位武宗六重,那位白衣男子实力不详,但绝对比黑衣中年强大。”

    “睁大你们的眼睛,有好戏看了。”

    “……”

    风邪的举动,弄得人群响起不小躁动。

    “听到了吗?不想死,立刻滚。”

    西门吹雪眼神冰冷无情,指尖上一道剑光跳动,随手弹射而出,划破空气,瞬息间远去,在那名卫队队长完全不知发生什么的情况下,洞穿他眉心,可谓是连自己怎么死的也不清楚。

    (晚上还有一张,求推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