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通灵鬼市 > 第20章 20章:红木梳
    我对天邪解释一句:“莫忧已经升级阴司了,你怎么还鬼差鬼差的叫?”

    天邪无所谓回答:“不就是个称呼而已,有什么区别么?”

    我被天邪给打败了:“算了,随你喜欢怎么喊吧。”

    接着当我想去通灵坊,却发现去不了时,对天邪:“天邪,带我去通灵坊找巫羽。”

    天邪没问原因,直接就将我带到鬼市中,我在鬼市逛了一圈,都没找到通灵坊的踪迹。

    此刻整站在一个摊位前捉急,视线被一个紫色镯子稀有视线,忍不住手触碰一下镯子。

    心脏轻微的刺痛感袭来,我如同触电一般立即收回手。

    天邪拍了我一下:“主人你看那个,是不是你要找的巫羽。”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还真的看到一个与巫羽相似背影。

    我赶紧跑了上去,喊了句:“巫羽等等,可当我跑过去时那个身影却又立刻消失。”

    正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时,身后传来巫羽淡漠的声音:“你找我?”

    我转过身同时,巫羽就把我带到了通灵坊,尾随他坐在大厅沙发上。

    直接开口说出自己的目的:“巫羽,昨天莫忧是不是在你这里交换过什么?”

    巫羽点了回应:“的确有这么一回事。”

    我紧张继续问:“那他交换了什么,你怎么才愿意还给他?”

    巫羽一脸冷漠:“在通灵坊交换的物品,从来就没有还回去的道理,除非你能拿出更有价值换。”

    我笑道:“那么这一次,你觉得拿什么来交换?”

    巫羽朝我身后看了一句:“白起,和我给你的巫灵卫。”

    我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这个不行,他们是我同伴,并不是用来交换的物品。”

    巫羽摆出一副端茶送客姿势:“那就没得谈,请你离开这里,今后别在来了。”

    我犟脾气也上来:“你不答应我,就不走了。”

    巫羽手中杯子碎裂成粉末:“在我失去耐心前滚。”

    我没有畏惧站起来:“反正我命本来就是你救得,欢迎你随时取回去,可我在那之前我帮莫忧讨回属于他的东西。”

    巫羽听了我得话,冷笑一下:“既然你这么想留下,那就成为和那些仆人一样,没有灵魂的活死人好了”。

    巫羽的话刚一说完,我觉感觉到灵魂颤抖一下,接着灵魂有一种灵魂被撕裂的痛感。

    我跌倒在地上,莫忧出现将我扶起来:“我们走。”

    这时忍住剧烈疼痛,一步步走了过去:“巫羽,你要怎么对付都可以,但请你把莫忧的东西还给他。”

    巫羽将一本书丢到我手上:“你现在还没有,跟我讨价还价的实力,等哪天你有那能力再来找我吧。”

    他的话刚一说完,疼痛感就消失了,他甩手把我送了出去,眨眼间我到了病房卫生间。

    当我从卫生间出来,我妈一脸吃惊看向我,冲了过来:“小玲,你这是怎么了,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我坐会病床上,缓口气:“妈我没事,坐会儿就好。”

    我妈急忙去请医生过来,给我全身检查了一遍,医生再三证实我身体并没有问题,真人投注:我妈这才松了口气。

    这时严警察,带着一队警察过来,敲门后走进来,把我妈以及医生请了出去后。

    让其余警察在门口守着,关上门询问:“小朋友,你身体好些了么?”

    我笑道:“我已经没事了,有什么事你就直接说吧。”

    严警察将一份档案资料,以及几张照片交给我。

    在我看的同时,给我解说:“前天,本市一个女大学生,被发现死于废弃大楼内。”

    一手指其中一张照片:“就是照片中,的那女生。”

    我看了一眼,照片中那女生,手上还拿着一把染血的红木梳,而照片中明显就是我昨晚遇到的那个么。

    严警察又继续说:“女生送到停尸房当晚,离奇失踪,包括重要证物红木梳。”

    我想了下回答:“按照这剧情,今天该不是死人了吧,而且对方还是离奇死亡,死亡现场应该还会出现红木梳。”

    严警察睁大眼睛看向我,疑惑:“难道你当时,就在案发现场不成,怎么知道那么清楚。”

    我‘呵呵’干笑:“我只是猜测而已。”

    严警察见我不愿意多说,没有多问:“受害人家中有监控,监控中受害人手拿红木梳将自己刷一层皮,最终失血过多而死。”

    严警察说到这里停下,看我脸上并没有异样继续说:“当我们警察赶到案发现场。想将死者手中红木梳取下时,那红木梳居然突然失踪了。”

    天邪对我说了句:“主人,若是我猜测没错的话,你昨晚遇上女鬼,应该成为厉鬼。”

    听了天邪的话,我对严警察说:“你是想我帮你,找到那女生失踪的尸体,以及红木梳吧。”

    严警察对我说:“这次案件太过离奇,希望你能帮我们侦破。”

    我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回答:“这件事情,我不能马上答应你,我需要和我朋友商量一下,给你答复。”

    严警察到也不为难,给我留下了联系方式说等我什么时候想清楚,随时可以联系他。

    警察离开后,我妈就跑了进来询问:“小玲,那警察这次找你又是为了什么事。”

    我脸不红心不跳说谎:“找我就是做个简单笔录而已,妈你别多想。”

    我妈对我说:“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不关心你,还能关心谁。”

    我这么对我妈说:“妈,医生都说我没事,你就帮我办理出院手续吧,在医院这么待着,没病都要憋出病。”

    我妈一开始不同意的,不过后来在我强硬,态度下终于答应我的要求。

    在我妈离开后,走到莫忧面前:“莫忧,我们城市出现厉鬼,你应该知道吧。”

    莫忧点下头:“我这次的任务,就是抓住那厉鬼。”

    我将昨晚发生的事情,以及之前严警察告诉我的,都说一遍给莫忧听。

    莫忧只是有些微感慨:“看来,这又是一个被仇恨所蒙蔽理智的厉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