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通灵鬼市 > 第21章 21章:离奇消失的文字
    我们俩说的差不多后,对莫忧询问:“莫忧你到底跟巫羽交换了什么?”

    莫忧逃避这个话题:“我先去忙,若是有什么新进展,在互相联系。”

    留下这句后就消失,气的我一拳打在枕头上:“这莫忧,他到底又没有把我当朋友。”

    天邪小声嘀咕:“看情况,你们应该算是朋友了吧。”

    我冲着天邪喊回去:“朋友,为何还要有所隐瞒?”

    天邪陷入思考中,想了一会儿不知道该怎么说。

    反而白起,不知道从哪冷不丁冒出一句:“就算他告诉又能如何,你也帮不了他什么?或许这是,他对于你的一种保护方式吧。”

    听了白起的话,有一种心里无力感,我轻声自语:“我需要的是能够和朋友并肩而战,而不是一直躲朋友身后,被保护着。”

    白起随即出现在我的跟前,身上散发出强烈杀气,我感觉到难受的后退几步。

    白起见此收敛身上杀意:“你说的很好,可实际上不论你的能力,还是经验还是有些欠缺。”

    我想到,或许那厉鬼倒是一个很好锻炼机会,对他们俩说:“天邪,白起,这一次我希望能凭借自己的能力抓住她,你们别插手。”

    天邪有些担忧:“主人,你确定你一个人可以么?”

    我瞪了天邪一眼:“你把么字去掉,你要对我有信心。”

    白起突然低下头对我说句:“放心吧,我们有信心替你收尸。”

    听了白起没有感情的话语,我心里那个憋屈,可却又拿他这个冷血杀神没有办法。

    不过这也激起好斗心,白起越是看不起我,我越是要证明给他看,仅凭我自己也能办到。

    就在我思考如何对付那厉鬼时,突然想起离开通灵坊之时,巫羽给过本书,我拿出来翻开一页。

    却发现书上的字,我半个都看不懂,天邪凑过来,瞄了一眼:“主人这是巫族的文字。”

    原来是巫族的书,我带着希望看向天邪问:“你能看懂?”

    天邪点头,随后拿起书看起来,帮我翻译上面的文字。

    主人书上内容种类很多有:“炼丹,炼尸的,炼鬼,卜卦推算,各种阵法……你想先学哪个?”

    我和天邪讨论时,我妈开门走进来,四处张望一下,发现只有我后疑惑眼神看向我:“小玲你在和谁说话?”

    我回答:“妈,这哪有别人,你听错了吧。妈,我的出院手续你办好了没?”

    回家的一路上,我妈不停的小声嘀咕:“之前明明听到有声音的啊,真是见鬼了。”

    我偷笑:您,真人投注:猜对了,的确是有鬼呐。

    到家后,我就以复习功课为理由,跑回我的房间。

    将门反锁上,又接着和天邪探讨术中的内容:“天邪,书里面有没有教如何招魂方法。”

    天邪很认真翻看一会儿,翻到其中一页:“主人招魂的方法是有,不过需要一些道具。”

    我又继续问:“那书里有没有,可以控制厉鬼的办法?”

    天邪又翻了几页,上面有一张,天邪手指着那张图说:“主人,这个是锁魂阵,可以暂时锁住鬼魂。”

    天邪翻一页:“对了,还有这个控魂术,可以控制鬼魂,替自己办事,不过能不能控制得了,得看施术者能力,一个弄不好有被反噬的危险。”

    我感激看向天邪:“天邪,你真是太棒了。我决定就先学招魂术,和锁魂阵这两样,你快告诉我应该怎么做。”

    接下来天邪很耐心的给我讲解,具体步骤,以及需要准备的道具。我哪个小本子,边听边记下来。

    当我好不容易把天邪所说,都记录在小本子上后,所有文字在我眼前一点点消失不见了。

    天邪惊呼一声:“主人,书上的关于招魂以及控魂阵的文字,和图都没了。”

    当时就有一种被一盆冰水,从头顶琳下那种感觉。

    我沮丧没多久,却发现,之前天邪所说的全部内容,都深深印刻在我的脑海中。

    我心里有着短暂疑惑,难道那书的文字,图片还能刻画在脑海中不成。

    不管怎么样,这对于我来说都是一件好事,我打开房门。

    跑去我找我妈,借用她的手机,跑到房间给那位,严警察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后:“严叔叔,是我陌晓玲,你帮我准备一些材料,准备之后来我家接我去,那女生出事地方,我帮你破案。”

    在告诉他所需要准备的道具,以及我家地址后,没有多做解释,就挂了电话。

    一家人吃过晚饭后,严警察带着我需要的东西找了过来,我不放心检查一遍,一样没少。

    当他接我出去的时候,我爸妈却极力反对,我爸先开口:“我说,这位警察同志,我女儿还那么小,能帮上你们什么?你们还是找别人吧。”

    我妈更是拉着我的手不放:“就是啊,小玲你的病才刚好一点,应该好好休息,别到处乱跑。”

    我给严警察使了个眼色,无声说:“你先出去外面等我,很快就出去找你。”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看懂了,对我父母说了句:“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我先离开了。”

    他前脚刚走,我就让天邪使用鬼遮眼,趁着我父母看不到,快速偷溜出去。

    那严警察,看到我这么快就跑出来,眼中有着疑惑,不过很快释然了。

    他在开着车的时候,随意问了句:“在你的身边,应该是跟着一个鬼吧?”

    我有些吃惊看向他,刚要问他是不是能看得到,却听他如此解释:“你不用这样看我,我看不到那,只是直觉而已。”

    我了然点点头,对他说了句:“你的直觉挺准,不过有的时候能看到未必是好事,其实你这样挺好。”

    我们聊着聊着,就到目的地,下车后,严警察将道具拿了进去,问我:“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说。”

    我把他推了出去,跟他说:“我施术的时候,的时候不能有外人在场打扰,不然很容易反噬,你在外面守着就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