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通灵鬼市 > 第28章 28章:一场闹剧
    那个甩倒再地的鬼将,抢先回答:“阴司大人,这两个小丫头,不仅乱闯阴间,还……”

    莫忧冷着脸,凌厉的视线落在鬼将身上,那鬼将吓得一哆嗦,止住了接下来想说得话。

    莫忧在面对我的时候,又转换了神色,关切的问:“你来说,怎么一回事。”

    我委屈的看向莫忧,手指着那个鬼将:“他打我。”

    莫忧安抚我一会儿,锐利视线落在那鬼将的身上,说话的语气带着怒意:“你居然胆敢动手伤她?”

    那鬼将这下子,总算明白了,我和莫忧认识的,这一次他是摊上事了。

    莫忧一步步走向鬼将,而鬼将低着头一句话不敢说。

    这时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子,冲了过来,一把抱住那小女孩:“我说玄枫啊,你怎么跑这来了?这里可不是你能乱跑的地,快跟我走。”

    莫忧眼神示意下,周围的鬼差将他们两个给拦下,那小女孩求助的眼神看向我,轻轻张嘴,无声说了两个字:“姐姐,帮我。”

    就在我想开口,想让莫忧放他们离开的时候,一个鬼差快速走来:“秦广王有命,请各位去一趟。”

    听到秦广王的命令,大家表现不一样,那鬼将是一幅生无可恋模样。

    莫忧无所谓的态度;那男子一脸惊讶,惶恐;那小女孩只是,冲着我顽皮眨眨眼。

    看她那可爱的样子,我忍不住笑了下,秦广王大叔啊,好像很久没见他了呐。

    到达大殿后,秦广王一脸严肃霸气,端坐于大殿之上。除了我以外其余都很恭敬的给秦广王行礼。

    而我这时跑上前去,跟大叔打独自给自己倒杯茶水,吃着点心水果。

    同时还不忘给大叔打招呼:“秦广王大叔,许久不见,看样子你这小日子过得不错啊。”

    秦广王,干咳一声‘咳’,接着给我传音:丫头这里还有别人在呢,你多少得给我留点面子。

    大殿之上,莫忧依旧安静站一,只是嘴角扬起一丝弧度。

    鬼将见我和秦广王相处模式,低垂这头,瑟瑟发抖着,没有任何言语。

    那男子嘴巴长得老大,似乎见到什么不得了事情,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我。

    小女孩,只是一脸好奇的看向我,然后双眼转了下,不知道想些是什么事情。

    秦广王,极具洪亮的声音响彻整大殿:“一个个的胆子不小啊,胆敢在阴间闹事?”

    鬼将一听这话,‘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头一下下磕在地上,嘴里不断喊着:“秦广王大人,小,小的错了,饶命啊……”

    巫羽一袭白袍走了进来,扫了大殿一眼,嘴角勾起柔和的笑意,目光看向秦广王:“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我心里有着惊讶,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倒了杯茶,小跑到巫羽跟前,将茶递给他。

    我直接回答“羽,无论你什么时来,秦广王大叔都不会有意见的,这点你大可放心。”

    然后回头问秦广王:“我说的对吧,大叔?”

    秦广王听了我的话,嘴角抽搐了一下,真人投注:不过没有反驳我的意思,冲着巫羽点了点头。

    巫羽伸手接过我递过去的茶杯:“你这是,又闯祸了?”

    我表现出很乖巧的样子:“你看我的样子,像是会闯祸的么?”

    巫羽视线落在那,跪在地上的鬼将一眼,接着又将目光落在我身上:“那是,又被谁欺负了?”

    我瞬间有一种泪奔的冲动,有些无力回答:“原来在你心里,我不是会闯祸了,就是被欺负?”

    巫羽态度诚恳的点了点头,会问一句:“难道不是么?”

    我跑到莫忧身边:“莫忧,我伤心了,求安慰~”

    秦广王,是在忍不住,再一次咳嗽一声:“咳,你们两个,能不能等我问完话在叙旧。”

    巫羽没有说话,依旧脸上一笑挂着笑意,眼神示意秦广王,你继续。

    我止住玩闹,说了句差点让秦广王抓狂的话:“见到巫羽太激动,一时忘记了,这茬。”

    秦广王拿我没办法,只好怒视着地上的鬼将:“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鬼将颤抖手,指向那小女孩回答道:“小的巡逻,发现有人类女孩,在阴间乱闯,就过去询问……”

    我忍不住开口打断他,接下来色话:“废话那么多,你直接说你要抓我,结果,被我揍一顿得了。”

    莫忧抬眼看我:“你不是说,你被他欺负了?”

    我一时尴尬,居然忘记这茬,不知道要如何,只能假装无辜低头看地。

    小女孩站了出来,眼泪汪汪的替我解释:“阴司大人,这不能怪姐姐。

    我当时也在场,那鬼差要抓我和这姐姐,把要我们关起来,姐姐忍不了才动手的。”

    秦广王神情有些复杂的看向我问,然后问鬼将:“她们说的可是事实。”

    鬼将不死心的说:“她们擅闯阴间,小的也是按照规矩办事。”

    我正在喝着茶,一口茶水喷出来,鄙夷的看着那鬼将:“啧啧啧,我擅闯阴间?你编故事,也不编个好一点的。”

    我看了一眼,秦广王所在的位置:“秦广王大叔,亲口说的,我来阴间不需要令牌,随时都能来,是吧大叔?”

    秦广王似乎在思考着,他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我提醒他一句:“当初我问你你拿令牌,时候,你说过我要来,并不需要这东西的。”

    秦广王当下想起来了,有那么一回事,不过他可没有答应我,我可以随时来阴间。

    他还想说什么,我立刻哭了出来:“原来大叔,只是哄我玩的,巫羽,莫忧,大叔他欺骗我的感情……”

    秦广王大叔一头黑线,瞄一眼巫羽,巫羽只是冷冷看着他。

    秦广王,求助眼神望向莫忧,而莫忧则是似笑非笑的看向秦广王。那意思就是,你惹哭的,自己哄。

    秦广王头疼了,连忙对我说:“本王说的话,那必然是真的,过会儿,本王就传令下去,今后,不论你何时来,任何鬼不得阻拦。”

    这下我止住眼泪,走到鬼将身边:“既然事情解释清楚了,大叔,你打算怎么处理他呐。”

    秦广王大叔,反问我:“你想怎么处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