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通灵鬼市 > 第30章 30章:接下委托
    犹豫了一下,还是将那本书还给了巫羽,然而巫羽并不收,只说了句:“给了你,那就是你的。”

    只一眨眼时间,就被巫羽送到家门口,看了一眼已经暗沉的天色,小心翼翼色打开房门。

    看到父母脸上的怒气,老妈皮笑肉不笑说句:“你还知道回来?”

    我迅速冲回房间,直接把门反锁上,回了句:“爸,妈我先去做作业了。”

    第二天,林若又跑到我家来串门,在出去的路上有些紧张的问我:“晓玲姐,你说,那个神棍真的能帮我开眼么。”

    我安抚她:“那就要看他,是否愿意帮你了。”

    到了那算命的摊位,他的徒弟正坐在他旁边,一直到我走近。

    他这才站起来:“你就说玲珑吧?我叫欧阳卜落,会占卜,算卦,测吉凶……”

    我和林若看他那严谨的样子,同时就笑了出来,林若忍不住问:“卜落小哥哥,你这样是跟我们炫耀你的能力么?”

    卜落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不,不是的,我只想说,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尽管开口。”

    我心里清楚,这都是巫羽,让他做的事情,没多说什么。

    我走到带着林若,走到算命跟前停下问:“你想的怎么样了?要不要帮她开眼。”

    老头有些为难看了我们两一眼:“你应该清楚,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

    林若看了我一眼,又看了那算命的说:“若是让你们为难的话,那就算了,我知道阿白一直陪着我就好。”

    那算命似乎想到什么,一把抓住林若的手:“小丫头,有没兴趣当我的徒弟。”

    林若眼睛发光了:“当你的徒弟,你就能帮我开眼了?”

    算命的点头:“那是当然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林若就笑着回答:“那,好啊,我同意。”

    这就行了?我准备好一堆劝说的话都没来的急说哎……

    我和卜落互看一眼,对这结果有些不敢置信。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三都一起玩闹。直到初中,他们两个同时默契,和我报同一所学校。

    而奇迹般的我们在同一个班级,课间时间,林若,卜落和我聚在一起。

    我拿出手机,指手着论坛上,一个网名麟祁家伙,所发出的一条求助帖。

    上面写着,真人投注:他家中,没到晚上家里客厅到处都是奇怪响声,有一次看好奇,去客厅一看,家具什么的,乱动。

    他怀疑惹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所以上论坛来求助。

    我将询问眼神,看向他们:“对这事你们怎么看。”

    林若回答:“啧啧啧,遇到这种事情,不想着搬家,还能再论坛上发帖,一定假的,鉴定完毕。”

    卜落再林若说完后,也发表自己看法:“林若,你说的有些片面了,不搬屋子,可能是对方经济有压力,无法搬。”

    听完他们的分析,我随手给那楼主,回复一句:楼主,给你点建议,黑曜石,以及玉石都有辟邪当然作用,你可以买个来戴戴。

    回复完之后没多久,就收到了对方的私聊:谢谢你了,可惜我现在被缠的家破人亡,吃饭都是问题,买不起这些。

    我想了下,回一句:那就红绳子带手上,也行。不过这些都是暂时压制,你早点找当地能人去帮你吧。

    之后我就把手机收好了,不打算去管他的事情,可是耳边却传来巫羽的声音:“玲珑帮他。”

    我转过头,并没有发现巫羽的身影,我就问他们俩:“你们刚刚有没有听到,有人跟我说话。”

    他们好奇同时摇头,林若说:“晓玲姐,你是不是听到什么?怎么会突然这么问?”

    我有些不解:可我刚刚明明很清楚听到,巫羽的声音啊,难道是我出现幻听了不成?

    白起了过来,在我耳边小声提醒:“就在刚才,我感应到了,有谁给你传音。”

    看来还真是巫羽找我,虽然不清楚为何他让我帮那个人,不过他命令我只要执行就好。

    想明白后对卜落说:“卜落,今晚有空帮我卜一卦,这事会不会很棘手。”

    卜落看了一眼后,回答一个字:“好,这事交给我了。”

    林若则是睁大眼睛看向我:“玲珑姐,你该不是打算出手,帮这个人吧。”

    我轻笑:“怎么?不行么?”

    林若忍不住好奇:“啧啧啧,玲珑姐类似这样的贴子,在论坛上的帖子没有一万,也有上千吧。平时你都只是看看,这次怎么?”

    我轻轻点了她的鼻子,玩笑的说:“那你就当他是,运气逆天好了。”

    我心里却在想:能让巫羽出声说,要帮他。呵,他这运气,可不就是逆天了么?

    林若脸上有着兴奋:“玲珑姐,你去的时候,可不可以带上我,让我也长长见识。”

    卜落也接着发表意见:“我也要去,我是男生要保护好你们。”

    林若听了他的话反驳:“我有阿白保护就够了,不需要你保护。”

    其实本来我也想说,我不需要他保护的,不过为了不打击他,所以什么都没有说。

    而我也不打算带他们两个去,对于这种事情,我自己一个就可以解决到底。

    林若是知道我打算,假装出一副可怜兮兮样子,摇晃我得胳膊:“晓玲姐,你就带我去吧,好不好。”

    我有些头疼,找了个借口:“我能力有限,目前我瞬移还带不了人一起去。等什么时候,能带人在带上你们两。”

    林若听我这么一说,泄气了:“那好吧,晓玲姐,下次在有这些好玩的事情,你可一定要带上我。”

    我笑着答应,然而心里想的却是:下次再有这种事情,我一定不会在跟你说。

    上课铃一响,他们两个就回到自己位置上,而我拿起课本放在桌子上。

    弄了一个小障眼法,后拿出手机,和那位发帖的楼主继续聊。

    对方问:你知道那么多,你一定可以帮我的是不是?

    虽然已经绝对接下他委托,不过并没有立刻答应他,反问一句:我为什么一定帮你。

    过了许久收到回复:不知道为什么,和你聊天觉得很愉快,而且不自觉流眼泪,我心里有个想法,你能帮我,只有你能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