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通灵鬼市 > 第35章 35章:孽镜台前无好人
    我手触轻轻的碰到幻琴,响起清脆的音,手指被被琴弦划破一道口子,一滴血液滴落在琴面,和我手指上的划痕一起消失。

    接着我就看到,这琴中有一个,类似精灵的小东西,闭眼沉睡着。

    当我带着幻琴去找莫忧时,莫忧脸上出现震惊神情,似乎有些不确定开口:“你真的把,幻琴拿到手。”

    我控制不住自己,张嘴就说:“这本来就是属于我的东西。”

    我的话一出口,把我自己吓了一跳,我怎么能会这么说?难道我潜意识,就是这么认为的么。

    莫忧听到我的话,脸色有些不对劲,嘴里说着:“不可能,你怎么会是……”

    我心里本就好奇,听到莫忧这么一说,双眼注视他:“莫忧,你都知道一些什么?”

    莫忧避开我得视线:“没什么,你不是还要,消除魂的怨气么,耽误不少时间,快去吧。”

    莫忧既然不愿意多说,我也不勉强他,更何况,我想要知道什么事情,有的是办法。

    又一次去到那男子的家中客厅,他此时坐在沙发上,看到我突然出现,吓了一跳,过了好一会儿又回过神。

    看到我手中琴,眼中带着疑惑,我笑了下:“别那么紧张,要不要听一首子,放松一下?”

    我手轻抚琴弦,脸上带着温和笑意,没有等他回答,自顾弹奏起来。

    明明没有学过弹琴,确实一点都不觉得生疏,很快一曲缥缈的曲子,响彻了整个客厅。

    开始那些冤魂或是悲鸣,中间哀嚎,一曲尽后确全都安静了。

    在一看他们眼中,和身上怨气消散无踪,我转过头对莫忧说:“他们怨气已散,送他们去轮回吧。”

    莫忧走后,白起走到我跟前,疑惑的问:“你什么时候,学过弹琴了?”

    我耸肩:“若是我说没学过,可是手碰到琴上,就懂得怎么去弹奏你信不信?”

    白起手指着,我肩膀,没有说话。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一条白蛇,卷曲在我肩膀上,眼睛盯着我。

    我跳了起来,尖叫:“啊,有蛇。”

    情急之下一手抓着那蛇身,朝白起丢过去,白起一闪,蛇掉落在地面,可怜兮兮的看着我。

    就在我手离开琴的一瞬间,那琴就消失了。

    那蛇的眼神,有些熟悉,我不禁问句:“你认识我。”当然问完我就后悔了,蛇怎么可能听得懂人话。

    可那蛇却点了点头,我惊一下,对那男子说“你的冤亲债主都轮回去了,我任务完成了,你过会就帖子删了吧,我还有事先走了拜拜?Bye~”

    我忍住心中心中,对软体动物的恐惧,将白蛇从地上捡了起来。

    对白起说,:“白起帅哥,帮我把这白蛇带回好么?”

    白起,从我手上接过白蛇:“既然害怕,为何还要带着?真搞不懂,你心里在想些什么。”

    我并没有跟解释,是因为我自己心里都不清楚,我为何要怎么做,为什么看到那蛇的眼神就不忍心,把它丢下。

    带着内心总总疑惑,我走到存放孽镜台殿中,都说秦广王有一块孽镜台,能照出一生所做过之事。

    孽镜台前上书写着:孽镜台前无好人

    看到一个鬼魂,被鬼差拖到,孽镜台前,一阵白光落在鬼魂身上,他一生所做之事,被孽镜台中显现。

    他哭着忏悔这自己的错误,犯了错,就是犯了错,不是一声忏悔就能勾销的。

    等待他的,真人投注:将是秦广王大叔的制裁,就在秦广王大叔,严厉的说出对他审判结果时。

    我朝着孽镜台走去,白光落在我身上,可是孽镜台却什么都没有显示。

    我看向秦广王大叔:“大叔,这孽镜台该不是坏了吧?怎么什么都没有显示?”

    秦广王刚喝一口茶水,呛住,另一个鬼,被压上孽镜台前,白光下,他一生实际无处遁行。

    秦广王大叔解释:“丫头,你可看见孽镜台前的字了么?”

    我点头表示自己看到了,秦广王大叔,接着说:“孽镜台前无好人,是因为好人没必要来此,你心中有着善念,所以孽镜台对你无效。”

    我明白过来了:“这样啊,那就是说,孽镜台,是专门对心怀恶念的鬼用的,了解了。”

    我转身就要走,秦广王大叔,却起身将我拦下:“丫头,你今天怎么怪怪的?遇到什么事了?还是谁欺负你了?”

    我对大叔说:“没有谁欺负我,只是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心里闷闷的,我想去三生石,前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收获。”

    后面秦广王大叔,还说了什么我没有听清,就离开了。

    走过黄泉路,踏上奈何桥,经过所有人死后要经历的一切。

    看到了传说中,能知道前世,今生,来世。的三生石,心里只希望这一次别再让让我失望。

    我走到三生石前,那些鬼差认得我,没有一个拦我。

    其中只是好奇发问:“玲珑,你这是又是要干什么?”

    我对那个鬼差说:“我只是想看看,传说中的三生石,长什么样而已?怎么你有意见?”

    那鬼差没有在说话,我的脸印在三生石上,等了半天,没有任何变化。

    心里有些失落,莫忧不知何时来到我身边,拍拍我肩膀:“晓玲,这三生石,只对亡魂有用,你还活着,自然看不出来的?”

    我也是这么想过,可总觉得不应该是这个原因:“莫忧,真的只是因为这样?”

    莫忧反问:“不然,你觉得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别的原因么?我实在想不出来。

    莫忧对着说:“晓玲,你遇到什么事,可以说出来,我们一起帮你解决。你这样愁眉苦脸的,让我们这些朋友不放心。”

    我也想像以前一样,开心的笑,可是心中疑惑,没得到解答,实在开心不起来。

    笑不出,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的好吧!

    不想因为我的原因,搞得朋友们,不开心,尽量逼迫自己不去多想。

    对着担忧的莫忧说:“放心吧,我只是有些事情搞不清楚,等我整明白就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