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霸古神尊 > 第2章 少爷,我不能
    成为强者的坚定的信念,扎根在陆秦的心中,他望着搀扶自己的夕罄,询问道:

    “夕罄你找了什么灵药回来呢?”

    “回禀少爷,我找的是炼制‘塑体丹’的几味灵药。”

    说话间,夕罄已然搀扶起陆秦。

    陆秦手臂触碰到夕罄那饱满的柔软处时,顿时传来温热的感觉,让陆秦忍不住心生摇曳之意。

    杂乱念头刚起,陆秦急忙抑制住。

    听到夕罄说的塑体丹,陆秦有些惊讶的望着夕罄。

    “你竟然知道塑体丹?”

    陆秦心中惊疑,因为这“塑体丹”就是他所创造。

    难道,如今的炼丹界,已经昌盛到“塑体丹”丹方都烂大街了吗?

    “回少爷的话,‘塑体丹’的丹方,是我的脑海中,一段记忆告诉我的。”

    听到夕罄的回答,陆秦微微错愕和惊愣,心中不禁想道,这是天意还是巧合,难道夕罄也是某个万年老怪转世重生的存在。

    但为了保险起见,陆秦还是询问了夕罄的丹方,这不问不要紧,一问吓一跳,这塑体丹的丹方,竟然被篡改了三种至关重要的成分。

    少了这三种东西,效果可谓差了十分之一。

    “还好问一下,也不知道哪个王八犊子乱改我的丹方,差点害死我。”陆秦在心中暗暗大骂,他没有怀疑是夕罄要害自己,因为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和夕罄的关系,不寻常。

    “夕罄,麻烦你帮我去找三样东西来。”陆秦看着夕罄吩咐道。

    安妥好陆秦重新躺在穿上,正从怀里掏出灵药的夕罄应诺道。

    “少爷你需要什么尽管吩咐尽管说。”

    “帮我去找铁树碳,锅灰,灵蛛丝。”陆秦不假思索的说道。

    “好的,少爷你先休息,奴婢这就去。”

    夕罄刚走没一会儿,陆秦望着腐朽的兽圈怔怔出神。

    突然

    嘭!

    一声巨响,兽圈的门被踹倒,紧接着,响起了一道阴冷纨绔的声音。

    “夕罄(qing)那个贱人就住在这里?”

    “是的少爷,而且据伙房的下人说,那个废物的尸体,就扔在这个兽圈里,您看咱们还要进去吗?”阴柔的声音,让陆秦听了有种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砰!”爆头的声音响起,随后阴柔的痛呼声着。

    “哎呦喂!”

    阴冷纨绔的声音骂道:

    “码的,你个蠢货,不进去怎么找那个贱人?”

    “是是是,小月太笨了,怎么没想到这茬呢!”阴柔的声音奉承道。

    “去,你给我把那个贱人拽出来,今天我要把她扒光,否则对不起我这条受伤的胳膊。”

    “啊!少爷不要啊,我才不要进去呢!”阴柔的声音满是惊恐。

    “你说什么?”

    兽圈的门早已被踢得散碎,可陆秦望着门口,尽管有说话声,但是却看不见人,他很想喝骂一声。

    陆秦正卯足了劲想骂人的时候,一道身影忽然颤巍巍的迈步走了进来。

    陆秦瞥见那道身影时,有些惊愣了,一个男的却穿着女人裙子,还涂抹了胭脂水粉,陆秦恶寒的闭上了眼睛屏住呼吸。

    当感觉有人靠近自己的时候,陆秦猛然睁开双眼,干嚎一声:

    “还我命来!”

    “啊!有鬼啊!”进来的人惊吼一声,脸色瞬间苍白,吓得只留下一串身影,飞奔出兽圈。

    “少爷,少爷,有鬼,有鬼,有鬼啊!”声音越来越远,好像被吓得不轻。

    “码的,废物,大白天的哪里有鬼。”阴冷纨绔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陆秦注视着门口,四目相对。

    瞬间一道惊惧的呼声响起。

    “啊!有鬼啊!……”

    蹬蹬蹬,再次进来的人,吓得往后连退好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尿裤子了。

    陆秦感觉莫名其妙,他承认只是吓了第一个进门的人,但是这个再次临门的人。

    突然,陆秦眼神一冷,刚刚进来的那个人长相,好像是叫陆煊吧,陆家第一天骄,正是他间接害得这具身体的前主人这么惨,也捎带脚的害了自己现在只能躺在床上。

    仇恨的感觉瞬间笼罩心头,要不是身体不能动弹,陆秦恨不得生撕对方。

    陆秦双眼布满杀意。

    忽然,一道阴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你没死?”

    声音有些狐疑,以及不确定。

    “你都没死我怎么可能死?”陆秦反问道。

    “码的,你这废物没死,还吓唬我,是要找死吗?”陆煊神色异常阴沉,任谁被吓一跳都不会好过。

    “不过你这废物,还真是命大,都这样了还活着,是打算浪费陆家的资源吗?”

    “本来我还不想亲自动手,但怪只怪你,不该吓我,还有你既然顶替了我的罪名,就该早点死,留在世间,只是让我看着难受。”

    陆煊说着,一大一大的走向躺在床上的陆秦。

    走到床前,陆煊握起拳头,准备朝着陆秦的脑袋砸去,这一击要是砸中,陆秦非得脑浆迸裂而死。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娇喝声响起:

    “住手!”

    陆煊猛然回头,陆秦也向门口望去。

    只见门口有道绝美的倩影,正是去拿铁树碳,锅灰,灵蛛丝的夕罄回来了。

    陆煊看到夕罄的那一瞬间,眼中冒着贪婪的邪光,恨不得立刻把夕罄摁倒在地。

    陆煊克制心中的冲动,但眼中淫|光闪烁毫不掩饰,道:

    “不杀这个废物可以,从今以后你乖乖的服侍我,否则这个废物活不过今晚,别试图阻止我,因为在陆家,你只是一个卑贱的侍婢而已。”

    陆秦闻言,脸上布满寒霜,冷然道:

    “哼!你这白痴蠢货,有种杀了我!”

    “啪!”回应陆秦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废物,要不是看在你还有点用处,我现在就可以让你死。”陆煊神色阴冷至极。

    “你这畜生有种就杀了我!今天你不杀我,你就是我养的!”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陆秦心中更加冷意十足,他不希望夕罄牺牲自己,妥协陆煊,那样比杀了他还难受。

    饶是前世身为世人敬仰的十二大丹神之首,陆秦却从来没有遭遇过这种境遇。

    陆煊看到夕罄迟疑的神色,手掌再次握拳,朝着陆秦面门。

    “考虑好了没有,我的耐心可是很有限的。”

    “不要答应他,让他杀了我!”看到夕罄的神情,陆秦双眼赤红。

    夕罄看到陆秦的样子,泪水从眼眶涌出,咬着红唇,挣扎一番后,泣声道:

    “我答应!”

    “不……”陆秦怒吼一声,气的晕过去了!

    “哈哈哈哈哈……”

    得到夕罄的回答,陆煊仰天哈哈大笑道:

    “早知道这么容易,我老早就该用这个办法了!”

    陆煊说着就走向夕罄,伸起手臂就要搂向夕罄的蛮腰。

    夕罄躲了过去,漂亮的星眸带着决然,冷冰冰的说道:

    “你在外面等我,我跟陆秦少爷单独待一会!”

    “哼!别让我等太久了!”陆煊对夕罄的躲避显得很不高兴,但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就走出兽圈。

    带着泪痕的夕罄,走到陆秦的床前,双眼温情的望着昏迷的陆秦,她低头,性感鲜艳的红唇印在了陆秦已经咬出鲜血的嘴唇上。

    “少爷,请恕夕罄今后不能再服侍你了,夕罄相信你一定会成为一个强大的炼丹师。”

    夕罄说着,泪水止不住的流淌,她从怀里掏出了陆秦吩咐的三样东西,随后不舍的看了一眼陆秦,这才转身离去。

    在夕罄转身的那一刻,眼泪从陆秦眼中夺眶而出,陆秦凭借坚定的信念从昏迷中醒来。

    “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陆秦猛然睁开双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