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霸古神尊 > 第6章 龙暮青青
    “陆煊,你卑鄙无耻!”夕罄的声音透着愤怒。

    “嘿嘿,夕罄小贱货,别着急,等我宠幸你哦,待会你可要好好配合我,兴许我一高兴,就让你回到那个废物的身边去。”

    不带夕罄回答

    “嘭!”

    房门被陆秦一脚踹开。

    入眼一幕,让陆秦眼中带着杀意。

    只见夕罄全身被花式捆绑着,身材被勒的更加诱人,雪白的藕臂被绑在床檐两侧,绝美的脸蛋透着很疲惫之意,同时嘴角溢出殷红的血液。

    房间中,三个人惊异的看向破门而入的陆秦。

    夕罄看到陆秦的到来,双眸一滞,眼角有泪痕滑落。

    不男不女之人小月看到陆秦,惊恐的躲进被窝里瑟瑟发抖。

    陆煊看到陆秦的到来,脸上微微一愣,双眼有着惊骇之色闪动,毕竟陆秦的伤势没人比他更了解,但随后的陆煊,满脸阴鸷的看着陆秦,开口道:

    “你这废物竟然还没死,而且看样子身体好像还恢复了,不过废物就是废物,既然身体恢复了还不赶紧逃出陆家,反而跑我这来,难道活着不好吗?真搞不懂你这废物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看来,今天你是死定了。”

    陆煊说着,脚步一动,朝着陆秦而去。

    在他看来,陆秦废物一个,杀他犹如捏死一只兽蝇那么简单,虽然不知道陆秦是怎么恢复身体的,当今天的陆秦必死无疑。

    不为别的,要怪就怪今天他不该闯进自己的禁忌之地。

    面对陆煊的行动,陆秦冰冷的双眼看了一眼陆煊,寒声道:

    “我死不死不用你操心,但是你,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陆秦丝毫没有耽搁,用尽全力去沟动地源之气。

    陆煊被誉为陆家炼丹天赋第一人,六岁就觉醒“魂炎排行榜”第二十六位的“玄冥地火”,炼出二道源纹的“破境丹”,晋级为最具天赋的小丹师,因此名动沧州城。

    陆煊炼丹天赋牛逼,同样武道天赋也不赖,年仅十五岁,就达到了武体境五重初期的修为。

    能够在十五岁的年纪,就修炼到了武体境第五重,在沧州城也是天赋最好的天骄了。

    此刻的陆秦,动用武体境三重大圆满的修为,用自身源气为引,带动乳白色的地源之气,从陆煊脚底穴位上灌进陆煊身体中。

    陆秦有些高估自己了,在体内源气剧烈消耗的过程中,一种被抽空的感觉涌上心头,地源之气不断被沟动上来,冲进陆煊身体中,却有种泥入大海的感觉。

    地品功法被武体境三重修为的人施展,犹如一把冲锋枪被一个小屁孩端拿,虽然威力巨大,但是也危险。

    “这是怎么回事?”陆秦开始感到心里发毛了。

    这样下去,自己非得被抽干不可。

    可又不能停下,只能硬着头皮全力施展《神源封印术》。

    心无杂念,同样有着坚定的执念,突然

    在陆秦的感知下沉中,地底的地源之气,竟然冒出一股淡金色的气体,这是一种和乳白色地源之气截然相反的地源之气。

    淡金色的地源之气一出现,直接让乳白色地源之气向四周溃散。

    但淡金色的地源之气被引入陆煊的身体中时,瞬间封印了陆煊的全身源气。

    陆煊迈着自认为很优雅的步伐,神色洋洋得意,他故意放缓步子,想再次听到夕罄妥协的声音,那样今晚就可以爽一整晚了,想想都发笑。

    可是,接下来……

    “怎么回事?”

    陆煊突然愣在原地,他感觉自己身体内的源气不动了,他运转武道功法,但身体内的源气却不听使唤了,他内心没来由的一阵恐慌,急忙颤巍巍的引动“魂炎排行榜”第二十六位的“玄冥地火”。

    呲呲呲!

    一股股白色雾气从他头顶天灵盖沸腾而起,陆秦眼看不对劲,使出了全身刚刚积蓄的源气,分开来封印陆煊身体中的“玄冥地火”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只见,陆秦根本没有给陆煊丝毫喘息的时间。

    不过由于透支严重,感觉身体被掏空,一丝源气都没了,站都站不稳,双眼看事物有些模糊,好在天地之间的源气不一会儿就直接自动进入他的身体中,才让他不至于太难受。

    而被封印住的陆煊,此刻傻眼了,他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他不可置信的想要挥动手臂,却感觉手臂也不听使唤了。

    就在这时,稍微恢复了些源气的陆秦,迈步走到陆煊跟前。

    陆煊发觉不对劲,他神情惊骇的望向陆秦。

    “你对我做了什么?”

    陆秦带着杀意的双眼看了一眼陆煊,并没有说话。

    没有理会被封印住的陆煊,陆秦径直朝着被捆绑着的夕罄而去,走到夕罄身边,替她解开束缚在曼妙勾火的身上的绳子。

    失去束缚的夕罄,直接身体一软,整个人顺势倒在了陆秦的怀里,眼角流着泪,直接昏迷了过去。

    陆秦望着近在咫尺,满脸憔悴,已经昏睡过去的夕罄,心中很疼,他不知道这段时间,陆煊用了什么方法折磨了她。

    想到这,陆秦眼中寒光浮现,他拦腰抱起夕罄,随后走到陆煊身边。

    “你……你要对我做什么?我警告你,我爷爷可是大长老,我劝你还是赶紧解了我身上的法咒,真人投注:然后再把夕罄放在床上,脱光衣服,跪在地上等着我临幸完夕罄,我在……啊!”

    陆煊叨叨哔哔的还没说完,陆秦直接一脚踹向陆煊的柔弱处。

    一道凄厉的惨嗷嗷的叫声,响彻半个陆家宅府。

    听到声音的人,都忍不住浑身一颤,由于声音太过于尖细,并没有人知道声音的主人是谁。

    疼痛,让陆煊脸上青筋暴起,整个人也倒在了地上,抽搐着,他用仇恨的目光盯着陆秦,声音尖细的说道:

    “该死的废物,你……你竟然敢这样对付我,我要让我的爷爷把你阉了,让后卖到风月之地,让你生不如死。”

    “你找死!”陆秦本想过后,在收拾这种小人物,可是看陆煊的样子,这让陆秦不得不怀疑,陆煊的爹妈是不是死的早,生了儿子不教,任由他胡作非为。

    “既然这样,那就怪不得我了。”

    抱着夕罄已经走过去的陆秦,再次转身走到陆煊的跟前,在陆煊惊恐的目光下,再次一脚踢向他的中间。

    这一击过后,陆煊直接痛晕过去了。

    陆秦看着昏迷过去的陆煊,他很想直接杀了他,但是转念一想,这样杀了陆煊,只能是便宜他,甚至还没办法实行接下来的复仇计划。

    为了驱除身体原主人留下来的怨念,陆秦不得不再次沟动地源之气,封住了陆煊说话的能力和全身知觉能力,此刻的陆煊就像一个植物人,即使醒过来也动弹不得。

    这一切都是复仇的第一步。

    封印完陆煊,陆秦望着躲在被窝里的人,他直接封印了不男不女之人小月,把陆煊跟他一块压身而封印一起。

    做完这一切,陆秦有些脚步不稳,但依旧抱着夕罄离去,再次回到兽圈,陆秦把夕罄放在床上。

    他没想到这“神源封印术”这么损耗体内源气,要不是奇怪的体质,兴许还要晕在陆煊那里。

    身为陆家少主,陆秦也拥有自己的住宅,怎奈自身是家族第一废物,因此住宅,在陆览外出的两年时间内,就被家族剥夺了。

    陆秦知道,想要搬回去,眼下只有提升自己的武道实力。

    因为在武道实力面前,炼丹天赋可有可无。

    如今的玄灵大陆,武道盛行,而丹道已经沦为了武道之路的辅助之道。

    在强者为尊的世界中,没有实力就没有人权,弱者注定是被强者欺压和剥削的低等生物。

    陆秦凝视着夕罄,他手上没有灵药,不然可以喂给夕罄吃,那样夕罄很快就会恢复精神和气力。

    “陆煊被我封了源气,又被我弄昏了过去,应该没有那么快醒,看来今晚要出去一趟了,不然陆鸣那个老家伙指不定会找上门来,到时候没有实力,后果不敢想象。”

    陆秦心中想着,便起身离开,他要去厨房弄点吃的给夕罄,不然夕罄很难恢复气力,今晚他要带着夕罄一块出门一趟。

    去往厨房的路上,在陆家下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