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霸古神尊 > 第11章 要,就狠一点!
    “夕罄,怎么回事?”陆秦走上前来,询问道。

    “少爷……”

    夕罄刚要回答,拣药的小伙计眼尖,看到陆秦的装扮,就知道他是刚入天丹协会的,还没有考取丹师铭牌,这样的人,可以狠狠敲诈一笔。

    这个拣药的小胖子,当即抢先一步,朝着陆秦怒喊道:

    “就是你这杂碎,胡乱写个丹方,到我们药铺堂来闹事?你可知道,我们药铺堂是什么地方吗?”

    拣药的小伙子发出的声音很大,让很多人都朝他看来,而拣药的管事,也闻声而来。

    “小朱,怎么回事?”

    小胖子小眼睛滴溜溜一转,对着来人哭诉道:

    “柳管事,你可来了啊,再不来我可要被折磨死了!”

    被叫做柳管事的中年人一听,眼睛一瞪,忙问小胖子缘由。

    而他们的神情举止,怎么看都像是串通一气的同伙。

    只听小胖子指着陆秦,一通指责道:

    “就是这个人,胡乱写个丹方,让他的助理来着拿药,我看纯粹就是一个瞎溜子,不知靠什么途径,混进我们天丹协会的,您得好好查查啊,不然以后这样的人多了,随便写个丹方,就要苦了我们这些拣药的伙计了啊!”被叫做小朱的青年,甩着满身肥肉,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好像被谁欺负一样,受了天大的委屈。

    随着小胖子的哭诉,四周响起了窃窃私语的声音。

    “这两个挨千刀的混账,又要敲诈新来的弟子了!”

    “嘘,小点声,别让柳秃子听到,不然我们下个月的灵药卖不出去了。”

    “哎!这柳秃子,福分不浅,靠着他表姨这棵杨柳树,挂上了九长老这个大脖树,不然这药铺堂哪有他的地位。”

    有人当即打趣道:

    “嘿嘿,你要不服,可以随便认一个表姐什么的,兴许就能成为下一个柳秃子了!”

    只见柳管事,是一个头发稀疏,浓眉小眼的中年人,他一来到,就看到夕罄的美色,双眼顿时冒邪光。

    夕罄被他火辣辣的目光看的不自在,立即闪躲到了陆秦身后。

    柳管事被夕罄的身影,牵引着目光,直到夕罄躲到了陆秦身后,才看到陆秦,当即皱着浓眉,瞪着小眼睛,很不高兴的看着陆秦,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可知道前来药铺堂闹事的结果,念你是初犯,我就不去报告赏罚堂了,你赶紧交出200枚下品源晶,然后滚蛋!”

    柳管事的话,让四周看热闹的人,瞬间发出抽冷气的声音。

    “好黑,这柳管事看来今天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逮着一个愣头青死命的敲诈!”

    “嘿嘿,不知道这个家伙有没有200下品源晶,要是没有……想想就兴奋!”

    “我靠,你兴奋就兴奋,你他么的摸我做什么?我跟你很熟吗?”

    “额,抱歉,抱歉,自然反应!”

    “死基佬…”

    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他们有的是天丹协会内,炼丹师的助理,或是童子,有的更是情妇。还有一种是前来天丹协会购买灵药的宗门,或是家族。

    每天,光一个药铺堂,就能给天丹协会带来七八百万源晶的财富,还不包括其他几个堂口,可见天丹协会赚钱的恐怖之处。

    而源晶,是玄灵大陆通用货币,可以用来供武道修炼者吸收。

    面对柳管事的嘴脸,陆秦冷漠开口道:

    “你……”

    陆秦刚说了一个字,真人投注:人群中忽然响起一道嘲讽的声音。

    “呦,这不是,那个,那个谁来着,哦对了,是陆家的那个小瘪犊子废物吗,听说非礼了陈家的天之娇女陈瑶琳,而被打的半死,怎么,现在就好了?你说你好了就好了,还干嘛犯贱,跑来天丹协会这么神圣的地方,来作死呢?”

    陆秦看向说话之人,他面容苍白,身体瘦弱,衣服却穿的异常鲜艳华丽,在他身旁,还有两个妙龄少女,年龄在十五六岁左右,看起来是大家闺秀。

    两名少女满脸狐疑的望向陆秦,见陆秦看向她们,不禁皱眉。

    然而,陆秦却是在翻阅这具身体,前主人的记忆,瞬间知晓了,开口嘲讽自己的人的身份。

    这面容苍白的少年,乃是同为三大炼丹世家,付家第一天骄付晖的弟弟,名叫付昭。

    他仗着其哥哥的光芒,平时没少侮辱折磨陆秦。

    而他欺负陆秦之前,总是喜欢先嘲讽陆秦一遍,然后等陆秦愤怒上前,他就大展手脚,把陆秦打的遍体鳞伤。

    不过,付昭大展手脚的时刻,需要有美女跟随,否则他平时看都不看陆秦一眼。眼下,正好有两个美女跟随,他瞬间跟打了鸡血一般,超长发挥,只见怼着陆秦骂。

    陆秦知晓了对方的特性后,暂时没有还嘴的打算,不是陆秦害怕,也不是无动于衷,而是等着付昭露出更疯狂的举动,那样可以直接彻底的让他长记性。

    这就是心性的不同,处理方式也不一样,此刻的陆秦,此刻是活了几万年的存在,不会给自己留下祸根,那一切胆敢挑衅辱骂自己的人,他都会用特别的方式来报复。

    而付昭的这一通话下来,惹得众人目瞪口呆,纷纷看向他,反观柳管事,一看到付昭,顿时换了副嘴脸,满脸笑容的走上前去,笑着道:

    “付少,您怎么有空,大驾光临,这简直让我这药铺堂蓬荜生辉啊!”

    柳管事先是马屁一通,然后则是在他身后左右张望,好像在寻找什么人。

    陆秦就站在一边,饶有兴致的看着柳管事和付昭两个人。

    只见柳管事没有看到想看的人,当即堆笑着看着付昭道:

    “付少,您哥哥怎么没来呀,都好长时间没看到他的身影了,怪想念他的!”

    “哦,我哥啊,他忙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沧州城一年一度的炼丹大赛,即将来临,他自从拜了顾长老为师后,每天只顾得上炼丹了,连饭都没时间吃,可谓忙的不可开交啊!”

    “哦,也是,顾长老可是我们沧州城天丹协会第三号人物,他向来对徒弟很严厉,不过正所谓严师出高徒嘛!你说是不是啊,哈哈哈!”

    柳管事打趣道,随后他又笑着问道:

    “付少今天来我这,是要购买什么东西吗?要是买东西,正好我在这,给您打八折!”

    “嗯,本来不打算买什么东西,不过今天看到这瘪犊子的陆家废物在这里,我突然想起来,我哥好像让我买几株,三百年以上的龙阳草回去。”

    付昭说着,嘲讽着望向陆秦。

    “哈哈,正好,我这里刚好收购了两株五百年份的龙阳草和一株上千年份的龙神草,我这就给你拿去。”

    柳管事的话音刚落下,躲在陆秦身后额夕罄,顿时瞪着大眼睛,看着柳管事,随后更是伸出白皙的秀手,气恼的指拣药的小胖子,呵斥道:

    “你们,你不是说没有龙阳草吗?怎么又有了?还说我家少爷写的丹方是狗屁!”

    陆秦听着身后夕罄的话,双眼冷冽的看着拣药的小朱。

    而小朱被夕罄当场指责,顿时脸色不好看起来,连忙扯着嗓子吼道:

    “我看你们存心找茬,敢在天丹协会闹事,简直不知死活,我这就去找赏罚堂的人前来。”

    小朱说着,就准备前往赏罚堂。

    刚迈开两步,就有一只胳膊拦着他了,而这胳膊的主人,不是陆秦,而是付昭。

    只见付昭一副纨绔子弟嘴脸,对着小朱道:

    “小胖子,不用去麻烦赏罚堂的兄弟了,我直接替你们解决了这个废物,不过这死人的罪责,我付昭可不承担哦!”

    PS: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打赏,卖萌求。

    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打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