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最穷大明星 > 第16章 蒋老现身,收徒的念头
    “对!让他们跪下!”

    “跪下!”

    被这一句话惊醒的众人都开始大声的高呼起来。

    本来以为今天华国人就要在纪念碑前被大日国人羞辱!没想到最后却是眼前这名被大家厌恶的少年力挽了狂澜。

    “八嘎!我们滴!没输!”和服男人眼神挣扎的说。

    “没输,你们还有谁能打?有的话我不介意在打一场!”

    唐小祥指了指和服男人身后最后的两名鬼子说。

    “武斗,我们滴输啦!可是还有文斗!你们滴人文斗也输了!我们最多算是平局!”

    和服男人辩解的说,现在他就想弄成平局收场,不然自己这些人一旦在纪念碑前给华国人跪下那就真的没脸回国了。

    “文斗?”唐小祥眉头一皱!

    “就是比做诗和对联!”和服男人见唐小祥皱眉就解释说。

    唐小祥犹豫了,诗他是记住一些但也不多,而且作诗肯定要有个题目,万一出的题目是自己也没背过的那不就完蛋了,对联的随机性就更强了,这回可不好应付了,难道还要在开一项技能?

    这让唐小祥心中有些抗拒,他怕再被系统坑了,貌似诗人也挺赚钱的…

    正当他犹豫的时候,开始输掉的学生里走出了一个人来到和服男人和唐小祥的面前。他先对唐小祥笑了一下,表示感谢。然后对和服男人说:

    “文斗我们还有人!刚才我们已经有人去请我们文学院的院长过来了,再过一会他们就能过来!所以我们不接受平局!”

    “你们文学院的院长是?”宋非尘好奇的问。

    “我们院长就是华国硕果仅存的国学大师蒋修同,蒋老!”

    说完这名学生自豪的挺直了腰板。

    “天哪!是蒋老!国家文联的主席,华国国学教育的缔造者!真正的大师呀!”人群里一声惊呼。

    “那可是真正的国学大师呀!是咱们国家的一面旗帜啊!没想到蒋老退休后竟然回到了他的家乡来做牡丹大学的院长!”

    人群里开始了热烈的讨论。

    米洛也起了问萧凌雪:“小姨!那个蒋老很厉害吗?”

    萧凌雪面带尊重的说:“何止厉害呀!你们高中的语文教材都是蒋老带头编撰整理的!”

    米洛一听他们的的课本都是'这蒋老编的突然不明觉厉起来。

    和服男人现在深皱褶眉头,他是知道这蒋老的,没想到这场比试竟然会闹成这样,连蒋老都要被惊动过来了。

    不过他又想到从大日国带来的那几条大日国无人能对上的对联和那几首古风浓郁的古诗觉得在短时间里即使蒋老也未必能赢。

    如果把蒋老赢了!即是不磕头,也绝对能让华国人脸上无光了。

    想到这种可能,真人投注:和服男人面色通红的起来,说道:“好滴!我们等蒋老来,在一绝胜负!”

    “不用等了!老头子我已经来了!”

    人群中一位被一名年轻女孩搀扶着的老人,在众人的注视下走了出来。

    老人个子不高,头发花白,饱风霜的脸上,刻满了岁月留下的皱纹。那双温和的眼睛闪烁着慈祥和睿智的光芒。

    “蒋院长!”“蒋老!”人们见到老人后纷纷礼貌的打招呼道。

    蒋老也面带微笑的一一点头致谢后他来到先前输掉的那群学生面前:“你们呀!年轻气盛,被那群鬼子设套阴了都不自知!学艺未精就敢和人家比试文学武功!谁给你们的自信?返校后都给我写一封检讨!”

    之后他就将目光移到了唐小祥的身上:

    “谢谢你!小伙子!”

    蒋老说完,在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时就朝唐小祥鞠了一躬:

    “这一躬,我不是为了我这些学生鞠的!我是为了在这纪念碑中安眠的烈士鞠的,感谢你维护了他们拼了命才树立起来的民族尊严!”

    “不,不用!蒋老你客气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唐小祥被蒋老的一躬,弄得惊慌失措,他敢忙摆手说道。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蒋老听到这句话后眼中精光一闪,忙对唐小祥问道:

    “这句话出自哪位大师的口中?这么精辟的句子可不是一般人能说出来的呀?”

    唐小祥被这么一问面部一僵,他总不能说这句话是我原来世界上一名叫顾炎武的《日知录·正始》中提出的概念,原句是:“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后被梁启超归纳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八个字的吧!那还不把他弄精神病院去捡肥皂呀!

    “呃,蒋老!这是小子一时兴起的随手之作!不足挂齿!”

    唐小祥说完这话,自己都觉得自己脸上发热!唉!看来自己的脸皮还是没有练就到那些穿越的前辈境界呀!

    “以后还要努力!”唐小祥心中给自己暗暗打气。

    蒋老听到唐小祥说这句话是他所做后,看着眼前的唐小祥愈发的欣赏起来。

    这少年不得了呀!是个文武全才!

    蒋老动了惜才之意,他试探的问唐小祥:“小友的恩师是何人?”

    唐小祥一听纳闷了,这怎么还问起我老师是谁了?

    他如实的说道:“呃,我的老师,田富海,田老师!江湖绰号田大脑袋!”

    田大脑袋?

    蒋老绞尽脑汁也没想出来文化界有这么一号大师,莫非是那种隐于市的大能?

    “呵呵!”

    这时扶着蒋老的年轻女孩见蒋老思索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白了一眼唐小祥后就低声在蒋老耳边嘀咕着。

    唐小祥见那女孩用白眼白愣他,心想这姑娘什么毛病,用白眼看人真没礼貌!

    想到这他不禁的打量起眼前的女孩,雪白的肌肤,凹凸有致的身材配着鹅蛋般的脸盘,黑密的蛾眉下一双雾蒙蒙的大眼睛此时充满笑意。

    “哦!小友说的是学校的老师呀!除了学校的老师,你还有其他老师吗?”

    “没有了!”唐小样摇头到。

    “那你可愿找一名师指导一下吗?就凭你刚才那句话,我相信再加名师点拨一下,以后的文人界必将有你的一席之地!”蒋老急切的说。

    唐小祥听傻了,他啥时候要混文人界了,就自己那两把刀子不迟早要露馅呀!

    那年轻女孩以为唐小样没有听懂蒋老的话,她娇声的说道:

    “傻小子,还愣着干什么,我爷爷这是起了爱才之意想收你为徒呀!你还不赶快答应?”

    “额,这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