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血色复兴 > 第1章 矿难
    引子

    天地不仁,万物兼为刍狗,人间有情,独留几分残红。

    山崩地裂,原野遍生鬼魅,枯木逢春,拼出几分丹心。

    青山不再,大江依然东逝去,山河破碎,吾辈慨然洒热血。

    旌旗所指,儿郎奋勇争先,漫天黑雾,文明之火不灭。

    复兴,复兴

    挽狂澜,重整六合待何时。

    沧海横流,英雄本色独显。

    初秋的清晨,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薄雾,方剑慵懒地望着空旷的公路,耳朵里听着沧桑的《老男孩》,歌声中心情不好不坏。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

    或许吧,儿子上大学去了,自己的青春真如身边的长江一路东去,望着自己渐渐发福的肚子方剑暗自感叹,时光荏苒青春不在,不知不觉中岁月已老。

    今天有个公司负责的工程项目在江城同云南交界处竣工验收,原本作为老总的他是不会出席这样的场合,不过这是个矿山项目,老板是个纯土豪,看在金钱的份上,同时还可以同江城的同学聚会聊天,方剑决定亲自跑一趟。

    美丽的江城,是长江的起点,距方剑所在的嘉州城也就一个多小时的车程,经过江城时,天刚蒙蒙亮,整个江城笼罩在一层薄薄的轻雾中,神秘又美丽。

    高速路绕过江城左转进入山林地带,这是方剑此行的目的地,一个叫土富的县城,此县已经出了SC省界,进入了云南省的范围。

    土富是以农业为主,没有江城那般的繁华,但是却有着另类的美丽,清澈的江水绕着山脚流淌,层叠的山林五彩斑斓,如同彩笔粘着油彩不经意地在山间划过,山林中时而传来的鸟鸣让人心情愉悦,颇有点天上人间的感觉。

    在轻缓的音乐声中,汽车在山林中回回转转,方剑慢慢欣赏着美丽的风景,体会着自然的美丽,一小时后目的地到了,大山深处的大丰煤矿。

    这里的大山下埋藏着大量的优质煤炭,煤炭埋藏浅,开采面大,热值高,不少有些门路的人在这里开矿挖煤,今天这个老板很不简单,在全国压缩煤炭产能的大形式下居然还能办到手续,修建这么大的煤矿,不过这些都不是方剑想要关心的,他只希望没有安全质量问题,早一些完成验收,然后到江城与老同学会合。

    矿山很有规模,号称能年产50万吨标准煤,不过煤矿的建设使原本多彩的山林被切被切割出了一个几百米的断面,光秃秃的,显得极其丑陋,几栋建筑参差其间,无论如何装饰,都像是长在美丽山林脸上的癞疮,丑陋不堪。

    第一章矿难

    矿主在当地很有影响,各种大小官员,权贵和土豪把矿洞前部不大的广场塞的满满当当,方剑同各方寒暄之后,实在不想周旋于权贵和土豪之间,找个理由想下井看看,带着几个技术人员一同进入了高大的矿井。

    现在的矿井已经是非常现代化,双井道,5米多高,双矿车轨道,没有丝毫的压迫感,风机在不停的转动,发出嗡嗡的声音,不停地置换来新鲜的空气。

    方剑一行五个人坐着矿车缓缓地下到了矿井底部,已经到达煤层开采处,阴暗潮湿,岩石上滴着水滴,水滴通过水沟流入集水井中被水泵集中抽走,方剑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登山表上显示此处海拔560米,也就是他们从洞口的800米海拔下降了约240米垂直高度到达此处。

    方剑带着几人在矿洞里边走边看,看看排水沟的情况,检查下风机送风的状态,普通照明和应急照明是否正常,慢慢地检查着往洞口走去,其实这些设施技术人员早已经检查过多次,方剑这次也只是例行公事罢了,心闲下来的方剑同身边的技术员小韩开起了玩笑。

    “小韩啊!这回矿洞竣工了,你为老板立下了汗马功劳,应该会奖励不少钱吧?看来这回可以娶上媳妇了哦!”

    “哎!方总,也没多少钱,还是,还是结不了婚啊!”小韩欲言又止,情绪不是很高。

    “怎么啦?”方剑觉得有些奇怪,顺口问道。

    小韩叹息一声:“哎!还不是自己太穷了,在这里干了两年,省吃俭用加上这回的奖金,攒了不到十五万,可她妈说房子都没有你就想要媳妇,没门…我不知何年才能买的起房子啊?”

    方剑一阵黯然,是啊!在江城没有五六十万哪里买的起房子?可苦了这年轻人了,青梅竹马的同学,现在的社会怎么就这样现实呢?没房子难道就不能结婚吗?

    方剑找不出理由来安慰失落的小韩,只好用手抚摸着矿洞壁,感受着洞壁的湿润,慢慢地往上行走,心中却在想着在外求学的儿子,不知道这小子在做什么?将来会怎样?

    忽然脚下有些抖动,地底深处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如同一列火车在地底从远方奔来又呼啸而过,随即地面剧烈地震动起来,人如同在波峰浪谷一般站立不稳,方剑一下摔倒在地。

    “糟了,地震啦!”方剑惊呼一声,隧道里的灯突然熄灭了。

    哐当一声,头一痛,方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滴滴哒,滴滴哒。。。

    洞顶的水珠不断的溅落在地,水滴溅到了方剑的脸上,水流顺着脸颊流进了他的嘴里,迷糊中他张开干裂的嘴唇,舌头舔上那么一点点…

    啊~!一声痛苦嘶哑的呻吟,方剑慢慢睁开了眼睛,头痛欲裂,头盔早就被掉落的岩石砸掉了,费劲地抬手一摸,头上的血已经干枯成了血伽。

    喉咙干痛,如同吃了烧炭一样,胃也是一样,四肢冰冷麻木,动一下都觉得困难。

    转过头努力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矿洞顶灯早已熄灭,只有应急照明还发出点幽幽的光亮,风机的轰隆声已经停歇,只有滴哒的水滴声异常的清脆…

    迷糊中看见不远处一个躺着的身影,方剑拼命爬了过去,是小韩,他抓住小韩的肩膀,拼命地摇晃,声音嘶哑地喊道:“小韩,小韩,醒醒…”

    没有回答,只有方剑自己的声音在洞里回响,伸手一探鼻息,小韩已经没有了呼吸。

    “张工,老王,小刘…”

    方剑疯了一般的叫喊,无人人回答,只有滴哒,滴哒的水滴声烦人地坚持着,配合着方剑沙哑的声音一道在矿洞里回响。

    这是怎么了,怎么了?

    方剑只觉得天旋地转,站立不稳摔倒在地,大脑中一片空白。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缓过神来慢慢地开始思考,难道是地震吗?或者是发生了瓦斯爆炸,为什么没人来救援,难道就没有人生存下来了吗?矿上现在是什么状况?

    发呆片刻后,方剑渐渐地冷静下来,长年工程师生涯早就让他变成了一个无比理性,冷静的人。

    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一定要自救,我要活着出去。

    方剑慢慢爬起身来,嘴唇凑近滴水的岩石,舔上了几小口,头脑感觉清醒了一些,找了顶好的头盔,头盔顶上的矿灯还完好无缺,方剑提在手上,翻了翻小韩的口袋,找到了两颗奶糖,应该是验收会上发的,放在嘴里含着,慢慢融化的奶糖如一股暖流流进空空的胃里,胃里感觉有了些许的温暖。

    伸手扶着洞壁,一步一步地朝矿洞口挪动,费力地走到一盏还在发着微光的应急灯前,抬手看了看手表,方剑顿时呆住了,什么?

    手表上的日历是9月12号,难道自己昏迷了四天?整整四天啊!为什么都没人来救援,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大事啊?

    借助微弱的灯光,真人投注:方剑把矿洞的情况看了个大概,洞里到处是落石残渣,电线被扯的七零八落,无力地垂在洞壁上,幸好矿洞修建质量还好,没有坍塌。

    洞里再没有其他声音,没有一点,哪怕一点的声音传来,只有那水滴声永不疲倦。

    我要出去,活下去,活下去,回到亲人的身边,家里还有年迈的父母,还有兄妹,儿子…

    方剑下定决心,拖着疲惫的身躯,慢慢地朝着洞口挪动,两百多米的落差,水平距离估计至少有三四公里,累了,就靠近岩壁舔上几小口石头里渗出的水珠,蹒跚着继续向前,因为他知道,不能休息,只要一躺下就很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

    三四公里的路程,艰难地走了三四个小时,快了,快到洞口了,外面刺眼的光线已经照进洞里。

    方剑拼尽最后的力气,朝着洞口奔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