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血色复兴 > 第2章 怎么了
    第二章怎么了?

    啊,这是怎么啦?

    挣扎着走出矿洞的方剑呆滞地望着眼前的一切,满目是残垣断壁,崩塌的山岩,倒塌的建筑,扭曲的钢筋,翻滚的汽车,歪倒的设备,难道这里经历了一场战火还是其他什么浩劫,矿区上的人呢,怎么都不见踪影?

    多数建筑基本都已倒塌,只有那栋豪华办公楼身上爬满了蜘蛛网一样的裂痕,还顽强地矗立着,停车场里的汽车东倒西歪撞在一起,上面覆盖着厚厚的尘土,山坡上的树木全部朝着一个方向倒伏,折断,没有了树叶,只剩下光秃秃渗人的枝桠。

    头顶的天空露出诡异的血红色彩,天空中飘浮着灰白色的飞絮,四周一遍寂静,只有风声在空中发出低鸣。

    方剑用力的揪了一把自己的脸庞,自己这是在梦境还是到了世界末日?

    脸上的皮肤被自己揪的生痛,方剑努力平复心情,犹豫中慢慢地来到了未倒塌的大楼前,观察了很长时间,确定没有危险,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大楼。

    “有人吗?有人吗?”

    方剑大声地叫喊,空荡荡大楼只有自己的声音在回响,没有其他一丝的声响,方剑心中一紧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空旷的大厅里,墙上欢迎光临的标语还在有气无力地飘动着,如今标语犹在,可参加会议的人呢?人都倒哪里去了?难道都凭空消失了吗?

    桌上和地上散落着许多水果,糖果,方剑剥了颗橘子放进嘴了,有些干涩,没有多少水分,几瓣橘子下肚,胃子里火烧的感觉轻了少许。

    方剑胡乱地吃了些奶糖,水果,喝了两盒饮料,体力感觉好了些许,再次起身对整个楼房进行巡查,希望能找到些什么,或者发现一点有用的线索。

    楼道上盖着厚厚的尘土,尘土上有许多杂乱的脚印,仿佛是人慌乱逃命时留下的痕迹。

    小心翼翼地上了三楼,走廊的尽头一对雕花实木大门虚掩着,是这矿山土豪老板的办公室,推开大门走进房间,拉开厚厚的窗帘,光线照射进来,房间里的情况映入眼帘。

    屋子里非常宽敞,分隔出接待区,办公区和休息区,漂亮的红木家具上覆盖着厚厚的灰尘,博古架上摆放着一些不知真伪的古董,方剑拿起书架上一本书,掸去灰尘,无聊地翻动几下。

    哗啦啦,声音入耳,方剑一惊,这不是翻书的声音?是卫生间传来的声响,方剑悄悄靠近卫生间,猛地一把拉开了卫生间的木门。

    门开了,一股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角落里一团黑黑的东西在蠕动,发出呜呜的叫声,仔细看去,真人投注:原来角落里蜷缩着一只黑色的小狗,已是奄奄一息了。

    方剑用脚小心地拂了拂。

    “汪,汪。。呜呜…”

    小狗低叫了两声,睁开了眼睛,无助地望着他。

    方剑呆呆地看着这只灰扑扑的小狗,小狗用嘴小心地咬着他的裤脚,无助的眼神凄凉地望着他。

    方剑按捺住心里的激动,这是他见到的第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他蹲了下去,小心地摸了摸小狗的脑袋,小狗也乖巧地舔舔他的手掌,方剑一把将小狗抱了起来。

    回到会议室,将桌上的花生奶倒在盘子里,喂着小狗吃了起来,吃了奶的小狗来了精神,围在他身边打着转。

    哎~!

    方剑叹了口气:“小狗啊小狗,你又不能开口说话,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的主人在哪里?其他的人都到哪儿去了啊?”

    看着全身泥污的小狗,方剑抱着它来到水槽边,水管里还有少许余水,就着水管里的水清洗起来。

    小狗洗净之后,毛皮黝黑发亮,长着藏獒一般的头型,短粗的尾巴,方剑有些吃惊,他认识这不是一般的宠物犬,这是一只罗威纳幼犬,是被誉为最好警犬的罗威纳犬,看这身形,应该是来自欧洲的纯种,想到这煤矿的主人喜好打猎,方剑有些释然。

    “小威,你就跟着我了吧!”

    小狗回应地叫了两声,好似听懂了他的话语一般。

    再没有了其他的收获,方剑带着小狗离开了大楼,沿着矿山的道路继续搜寻,希望能找到些更有用的线索。

    天空好像越来越红,不知名的射线刺激着皮肤,痛痒难忍,方剑心中茫然,漫无目的地走着,眼珠渐渐变得有些血红,小狗一直乖乖的跟在他身后。

    脑袋越来越沉重,思绪渐渐的迷糊,茫然地来到矿区边的小溪旁,喉咙似火烧一般,疼痛难耐,蹲下身去想要喝上一口清凉的溪水,扑通,方剑站立不稳,一头栽进了溪水之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