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血色复兴 > 第3章 毒蛇
    第三章毒蛇

    这是条蜿蜒山间的无名小溪,溪水很浅,刚好没过方剑的嘴巴,方剑挣扎了两下就一动不动地躺在了水中。

    汪,汪,呜呜。。。

    小狗疯狂地叫着,小嘴咬着他的裤脚,拼命想往岸上拉动,奈何它那瘦小身板,咬烂了裤脚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溪水中一条细长的影子在快速游动,仿佛是在寻找猎物,突然影子朝着水中的方剑快速冲了过来。

    嗖,这是条一米多长绿色的怪蛇,一口咬在了方剑的脖子上死死不放。

    汪,呜~汪。。。

    蹲在一旁的小狗狂吠着暴怒而起,蹿入水中一口凶猛地咬在怪蛇的七寸处,死死地咬住不放,毒蛇拼命地翻滚挣扎,细长的蛇身死死地缠在小狗身上。

    殷红色的鲜血顺着狗嘴滴到了小溪里,转眼间又迅速地消失在水流中。

    怪蛇拼命挣扎,奈何命门被制,渐渐地怪蛇无力继续挣扎,身体瘫软下来,小狗大口咬烂蛇身,吞下了肚子。

    躺在水中的方剑呼吸越发急促,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呻吟,脸庞浮肿,整个头部如同被火烧一般红的吓人。

    方剑脖子以下全是恐怖的青黑色,脖子上却是腥红的色彩,身体仿佛膨胀了好几分,红黑两种色彩以他的身体为战场,进行着殊死的搏斗,红黑不断交替变换着色彩。

    两天过去了,真人投注:方剑依然躺在水里,一动不动,小狗蹲在他身旁,眼神焦急地望着水中的身影。

    不过方剑红色的头部,黑色的身体仿佛是渐渐消散的云彩,逐步恢复了正常,口鼻处微微颤动的水波说明他还有微弱的呼吸,好像只是陷入了沉睡之中。

    方剑做了一个长长的梦,仿佛回到了家乡,家里亲人齐聚,父母,兄弟姐妹,儿子,侄女,还有早已逝去的祖母都在,一家人其乐融融。

    家里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仿佛是重大的节日,父母在忙碌张罗着,热腾腾的饭菜已经端上了餐桌,方剑同孩子们一起嘻笑着燃放鞭炮。。。

    碰,碰,碰

    焰火冲天而起在空中绽放出美丽的花朵,硝烟笼罩着整个院子,方剑高兴地仰望着夜空,硝烟散尽,一切突然变的静悄悄,突然间亲人全都没了,只剩下空空荡荡的房子。

    方剑慌了,到处寻找,拼命地呼喊着,没有人回答。

    啊~!方剑拼命呼喊,嚎啕大哭,泪水断线一般的涌出了眼眶。

    天空下起了瓢泼大雨,雨越下越急,溪水急速上涨越来越高,小狗急切地叫唤着,拼命用嘴咬着方剑的裤腿,使劲地朝着岸上拖拽,粗大的雨滴打在方剑脸上溅起大大的水花。

    啊~!

    一声痛苦的呻吟,方剑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小狗兴奋地跳了过来,舌头不停地舔着方剑的脸庞。

    方剑努力坐直起身子,抹一把脸庞,迷糊中看着兴奋的小狗,四顾茫然有些不知所措。

    呆坐了半响渐渐想起了一些往事,抱起小狗,挣扎着朝矿区走去。

    回到矿区大楼,肚子难受的厉害,仿佛是多年没有吃饭的感觉,来到会议室,不管是水果,还是奶糖,饮料还是牛奶,方剑一鼓脑的塞进嘴里,大口咀嚼起来。

    小狗却啥都没吃,转眼间不知从哪里抓来了一只肥大的老鼠,津津有味地啃了起来,只是方剑没有在意,这老鼠大的有些离谱。

    吃了个半饱方剑才发现自己赤裸着上身,身上的体恤早已不知去向,裤子破烂的成了条状,并且好像还短了一大截。

    咦,是裤子缩水了还是自己长高了?方剑有些奇怪,还好,在矿主的办公室里找到了两件体恤和一条运动短裤,就在矿主卫生间里淋浴清洗起来。

    哎呦。。。

    刚一清洗,方剑痛的叫了起来,身上脏成黑色的皮肤同泥浆一起掉了下来,包括所有的毛发,转眼间方剑就变成了个光头无眉的大和尚。

    方剑望着玻璃镜中奇怪的躯体,这真是自己吗?新的皮肤呈现出古铜般色彩,原本肥胖的腹部,仿佛经过了这几天的能量消耗已经不见踪影,露出了久违的几块腹肌。

    穿好衣服,来到杂乱的停车场,找到自己的汽车,车头被一块巨石击中,已经烂的不成样子,打开尾箱,找到里面平时放在车上的运动鞋,背包,还有一根登山杖,拿着背包,方剑来到会议室装满了食物,虽然都是些糖果,水果之类,不过,有总比没有的好。

    山路被毁坏的不成样子,开车显然是不可能的,看来只有步行下山了,方剑做好准备,带着小威,踏上了崎岖不平的山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