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血色复兴 > 第8章 高手
    第八章高手

    随着缓缓的腹式呼吸,方剑的大脑清醒了许多,断断续续站了两年多的桩,从来不得要领,但是这次,很容易就进入了章老师讲的入定状态,真实的感觉到周身真气通过肢体经脉回收到了丹田,原本站一次四十分钟都很困难的无为桩,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收功后觉得神清气爽,全身无比的舒坦,活动一下四肢,方剑决定再练习一下大字桩。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方剑越来越放松,意想着真气从头灌顶,然后顺脊柱,到四肢,然后回到丹田,循环往复,周而复始,渐渐进入了忘我状态,只觉得头顶那个不知名的东西好像又出现了,仿佛是装在头顶的一个吸收器,不断收集着身边的天地元气。

    啊,剑哥!

    看见两个多小时都站着不动的方剑,游韧张着嘴,流着口水崇拜地望着方剑的身影。

    咦,这里有高手!苏雅惊讶的望着方剑所在的帐篷,古武世家出生的她从小就进行内家功法的练习,略有小成,对天地元气的波动非常敏感,此刻她觉得对面帐篷里有一位功夫大成的武术家正在练功,其功力应该不在她爷爷之下。

    对此一窍不通的方剑要是知道了她的想法一定会哭笑不得的。

    天亮了,几个农夫,农妇都起的很早,没有了往日的农活,不知所措地坐在床边,一名农妇好像生病了,蜷缩在床上,像他丈夫模样的男人在床边搓着手唉声叹气。

    学生模样的小姑娘用矿泉水洗漱了半天,油头粉面的小青年和胖子干部还在呼呼大睡,方剑在在床上盘腿而坐,做起了腹式呼吸,一呼一吸,吐出长长的气息,让人爽神清气爽。

    游韧红着眼,手脚不停地在屋里转动着,不时看一眼在床上打坐的方剑,直到方剑睁开了眼,他急忙蹿了过来。

    “哥,哥,原来你是高手啊,教教我吧!”游韧恳求道。

    方剑奇怪地看着游韧:“咦,韧哥,什么事?”

    游韧脸一红,喃喃道:“你才是大哥,我是小弟,他们喜欢叫我得宝,是绰号,嘿嘿,哥,你也叫我得宝吧”

    “得宝,游得宝”方剑微微一笑。

    游韧脆生生地答应道:“哎!剑哥”

    方剑笑道:“我可不是什么高手,就是锻炼身体而已”

    游韧嬉皮笑脸地靠了过来:“不是吧?哥,我也在社会上混过,见过不少号称高手的家伙,还真没见过像你这样能站着几个小时都不动的猛人”

    哦!方剑没再答话,站起身来,走到了帐篷门前。

    “站住,不能随便出去”帐篷外的士兵大声呵斥道。

    方剑皱了皱眉头:“嗯,我想上卫生间”

    士兵指着最外边用简易彩钢板搭建的厕所:“去那边排队”

    方剑排在方便的队伍后面,悄悄的打量周围的情况,厕所外面立着木桩,木桩上用彩色的警戒塑料带划出了隔离区,再外面就是农田,右侧靠着高速路,士兵在路上不停地来回走动着,警惕地四处观望。

    游韧跟在身后悄悄问道:“剑哥,怎么啦?”

    “没什么,随便看看”

    排队的人群里传来各种议论声,有什么叫大家来这是为了征地啊,什么我们村又死了几人啊,什么哪里一家人又发疯了啊,还有说死了的人活过来变成鬼到处咬人的,整个江城都是军队,全城封锁了之类的,各种小道消息相互的传递着,方剑同游韧交换一下眼神,离开了队伍。

    “剑哥,怎么办?”

    游韧跟在方剑身后,脸色有些苍白,他现在好像已经把方剑当成了主心骨。

    方剑小声说道:“没事,再观望一下,我们不要出头,厕所这里也许是条出路”

    游韧不是笨人,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回到帐篷,士兵们发来了早饭,每人两个馒头,一个鸡蛋,一纸杯稀饭,方剑迅速把馒头就着稀饭吞下肚子,拿起鸡蛋又放下,悄悄地放进了衣服口袋里,游韧见状也把鸡蛋放进了口袋。

    “妈的,又让老子吃这个,老子不吃了”

    粉面青年突然暴跳如雷,吼叫着把手里的馒头扔到了地上,冲出帐篷,对着士兵吼叫。

    啊~!

    还没等众人出去看过究竟,粉面青年一声惨叫,跌回了帐篷。

    “进去!”

    一个敦实的士兵一把把他推进了帐篷,再没有理他。

    “啊,啊,去你妈的”

    粉面青年捂着腮帮子在帐篷里一阵咆哮,见没人理他,便无趣的坐在行军床边。

    “傻逼”游韧嘟囔了一句

    “你。。。”

    粉面青年抬头看见游得宝手臂上的纹身,顿时没有了脾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