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血色复兴 > 第9章 暗夜
    第九章暗夜

    营地中央的帐篷里,真人投注:关教授看着忙碌的弟子,心痛道:“小雅,歇歇吧!你又是一夜没有休息了!”

    苏雅理顺吊在额角的一缕头发,抬起头来,脸上满是倦容:“嗯,老师,昨晚对500多份血样初步检查,1/4发现受到了病毒感染,非常危险,超过了以前所有病毒的感染率”

    关教授脸色一变急道:“啊!怎么会有这么多,有什么办法吗?”

    “没有,暂时还不知道潜伏期是多长,或许2-5天,或许20-30天”

    苏雅继续说道:“还有此病毒是人畜共染,具体传播途径还不是很清楚,也许是接触传染,或者饮用水传染,空气传染目前还没有发现,其碱基,分子量,DNA组成等等需要回实验室进一步观察实验,目前应该把感染者同人群分隔离开来,同时控制饮用水来源,加快剩下的人群检查,然后我们以最快速度赶回北京,进行实验,看看能不能开发出疫苗”

    老教授脸色凝重:“你放心,就这么办,我会马上通知这里军队的负责人”

    不一会儿,几十名全副武装的士兵进了东边的帐篷区域,骚动的声音立刻传遍了整个营地。

    “不要啊!妈,你们要带我妈去哪啊?”有人在高喊。

    “我是政府工作人员,我不走,我要见你们领导”

    “打人,你他妈的臭当兵的敢打人,啊。。。”

    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人们开始推搡起来。

    啪!啪

    两声清脆的枪声,一切都安静了,只有军人的喇叭在不停的解释然后就是命令的声音,人群自动分成了两路。

    “哥,我们咋办?”游韧有些不安,悄悄看着方剑。

    “等等看,我们见机行事”

    正午时分,随着士兵的叫号声,检查终于轮到了方剑,方剑被引导到中央的大帐篷里。

    “1156号,姓名?”一名护士模样的姑娘问道。

    “方剑”

    小护士在登记簿上写上了方建,方剑并没有纠正。

    “身份证”护士继续问道。

    “掉了”

    小护士疑惑地望着他,方剑赶紧补充道:“出事的时候,背包掉了,什么都没有了”

    “岁数”

    “三十八”

    方剑略一迟疑,少报了十岁,不过他现在看上去也就三十八也不到的样子。

    在里面的帐篷里,苏雅直起身来,她感觉到异常的震惊,进来的这个人很不简单,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息,让人觉得像是面对着一只恐怖的人形凶兽,昨晚的高手肯定是他,此人最起码已过了练骨阶段,血气最少达到了脏腑,恐怕家里只有爷爷比他稍高一些吧!

    透过帐篷缝隙,苏雅悄悄观察,见是三十左右的彪形大汉,这更让她震撼不已,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年纪就能达到这个高度的高手啊!

    抽血完毕,方剑回到了自己的帐篷,眯着眼睛,思量了半天,在大帐篷里,他总觉得有种被窥探的感觉。

    待方剑离开后,苏雅叫小护士把登记簿拿了过来。

    方建,三十八岁,嘉州人?

    等有机会回家问问爷爷,嘉州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个年轻高手?

    下午5时,从江城方向一辆猛士疾驰而来,来到中央帐篷,一名年轻的少校跳下军车,快步走进了帐篷。

    “报告”

    “进来”

    “首长,这是CD军区急报”少校敬过军礼后,递过了文件。

    军人离开后,关教授叫过了几个专家,相互传阅着文件,然后一把火烧成了灰烬,望着大家,关教授轻声说道:“大家都知道了,全国几个天体落点都发现了病毒,并且快速蔓延,各大军区已经进入了戒备状态,军队开进了城市,现在控制感染已经非常困难,军委决定执行战时三号方案,我们要迅速完成这里的工作,明天一早随CD军区撤离”

    所谓战时三号方案其实是国家最危难的时候,为保住有生力量,放弃城市,向预定的区域和国家避难场撤离的一种方案,可见现在情况有多危急,关教授,苏雅等人都有军方身份,教授是少将军衔,苏雅是中校军衔。

    苏雅有些迟疑:“那这些群众怎么办?”

    关教授叹息一声:“哎!只有交给地方了,听天由命吧!我们把收集的资料,血样带走,早日研究出疫苗就是对人民最大的贡献!”

    帐篷内,方剑沉默不语,游韧还是乐呵呵的样子,一直哼着跑调的歌曲,精神不好的农妇好像病的更加的厉害,蜷缩在床上不住地颤抖。

    哒~哒哒。。。远方仿佛有声音传来。

    “剑哥,好像是枪声啊?”游韧悄悄对方剑说道。

    嗯,方剑哼了一声,其实他早就听见了枪声,他现在的听觉异常的灵敏,刚才送信军人的声音都听的清清楚楚,所以心里有些打鼓。

    “得宝没事,如果有事跟紧我”方剑小声地对游韧说道。

    天空灰蒙蒙的,下着小雨,原本炎热的空气突然让人感觉到阵阵寒意,夜晚的灯光忽明忽暗,把走动的哨兵拉出长长晃动的影子,隐约传来凄厉的叫声和清脆的枪声,让这静悄悄的夜晚显得躁动又诡异。

    夜很深了,帐篷里所有人都没有睡意,仿佛都在静静地等候着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