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血色复兴 > 第10章 炸营
    第十章炸营

    站住,站住,不准动,再过来开枪啦。。。

    士兵的吼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营地里响起了急促混乱的脚步声,短促而急切的哨声响起,方剑一跃而起,脑袋探出帐篷的缝隙观望着外面的状况。

    只见最远端的隔离区里人影晃动,士兵在大声呵斥,突然间一串火光伴随着刺耳的枪声响起,帐篷开始摇晃起来。

    哒哒哒…

    凄厉的枪声震动着人们的耳膜,也震惊了人们的神经。

    “啊!怎么打不死?”士兵惊恐的声音走了调。

    “妈呀,鬼啊,不要咬我啊!”有人在恐怖地高声叫喊。

    突然间一处帐篷被扯倒了,露出一群摇摇晃晃的人影,动作怪异,喉咙里发出嘶哑恐怖的声音,几名士兵迅速被淹没在这群人中,发出了惊天的惨叫。

    年轻的少尉脸色惨白颤抖着发出了命令:“快快,围住他们,不准他们再过来”

    “啊呀,我的妈啊!”

    靠在方剑身边的游韧颤抖着嘴里嘣出了一句,方剑立刻想到了山村里的那个农妇,也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呜~!啊,老婆你咋咬我啊?”

    方剑身后突然传来了恐怖的叫声,回头一看,床上的农妇不知何时站起身来,一口咬住她老公的肩膀不松口。

    “哦~,啊!”

    农妇一甩头,从她老公的肩上咬下一块拳头大小的血肉,大口咀嚼着,嘴里,脸上全是通红通红的鲜血,两只眼睛红彤彤的直盯着帐篷里的几人。

    啊…

    高分贝的尖叫从小姑娘的喉咙里发出,吓傻了的姑娘不住地抖动,不停地发出颤音,仿佛要用尖叫声吓退农妇一般。

    剩下几人不知所措地站立着,仿佛脚在地上生了根一般,眼睁睁的看着农妇朝他们扑来。

    啪,方剑跨步上前一脚把农妇踹出去好几米远,回头叫了一声:“得宝,走”

    拉上游韧跑出了帐篷,营地里已经是一遍混乱,士兵还在极力维持秩序,发了疯和没有发疯的人四处乱窜,刺耳的枪声也无法让这场面稍为平静一点。

    “跟我来”

    方剑一弯腰朝着白天观察过的厕所蹿了过去,游韧紧紧地跟在他身后,刚闪进厕所,一个黑影摇晃着向他扑来,方剑一闪身,抬起右脚,把黑影踹进了满满的临时粪坑,然后用力把薄薄的彩钢板踹变了形,露出一个大洞,钻了出去。

    “得宝,快出来”方剑回头喊道。

    回头一看,游韧正傻傻地呆站着,直到方剑大吼一声,游韧这才回过神来,紧跟着钻了出来。

    “你怎么了?”方剑轻声吼道。

    “没,没为什么,剑哥”游韧小声回了句。

    其实刚才他被吓傻了,跟在方剑的后面,游韧清楚看见扑过来的是一个怪物,血红的眼,面无表情,张开的大嘴流着绿色的液体,黑色的手上长着长长的指甲,闪着怪异的黑光,就算怪物被方剑踹进了粪坑,游韧也是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两人刚跑出十几步,公路上的探照灯射了过来。

    “站住,不要跑”

    哒哒哒。。。

    话音刚落子弹就扫了过来。

    “趴下”方剑低声吼道。

    两个人趴在田陇间的浅沟里,不敢动弹,探照灯从两人头顶照了过去。

    汪,汪,汪

    风中传来小狗的叫声,方剑小声呼唤道:“小威”

    然后爬起身来朝着黑暗深处拼命狂奔。

    两人奔跑了一百多米来到田边,有条深一些的水沟,立刻跳了进去,趴在水沟里抬起头悄悄观望,这时候游韧喘着粗气如烂泥一般趴在地上。

    “哥,歇会吧!我实在跑不动了”游韧哀求道。

    方剑没有理他,只是望着远处的营地,那里已是火光冲天。

    刺耳的枪声响个不停,不时有射击头部的声音传来,公路上的士兵好像在进行无差别的射击,惨叫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半个多小时之后,枪声停止了,幸存的士兵把尸体集中起来,浇上油,点起了一把大火,然后保护着两辆特种车离开了,两人呆呆地望着冲天的大火,眼睛里满是不相信的眼神。

    游韧回过神不相信地问道:“哥,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方剑眯着眼面无表情:“因为我们是传染源”

    汪汪…黑夜中传来小狗的叫声。

    “小威”

    方剑欣喜地叫了一声,远处一道黑影快速蹿了过来,一下扑到方剑的怀里,舌头不停的在方剑脸上舔来舔去,嘴里发出委屈的呜呜声。

    “剑哥,这是?”

    “这是我的狗,叫小威”

    “哦,小威”游韧靠过来也想亲近一下。

    “呜,汪”

    小威毫不留情,转过头露出牙齿咬了过来,还好是方剑抱着,不然他娃就惨了。

    “小威,别闹,得宝是朋友”方剑轻声呵斥,小狗这才没有继续对他保持敌意。

    “走吧!”

    方剑站起身来,游韧跟着他走进了沉沉夜色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