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血色复兴 > 第11章 回营
    第十一章回营

    两人坐在离高速路不远的山岗上,游韧摸出包里皱巴巴的纸烟,一人一支燃了起来,深吸了一口后吐出长长的烟雾,仿佛想把这一切的不真实都随着这口轻烟吹走,让一切回到正常。

    方剑望着夜空随口问道:“兄弟,你打算咋办?”

    游韧也呆呆望着夜空神情落寞:“哥,我不知道”

    方剑也是神情黯然:“兄弟,我要回家,回家去看看,我们明天就分手吧!”

    游韧失神地望着方剑:“哥,我想跟你一起走,反正我在这也没有亲人了,你不会嫌弃我吧?”

    方剑笑了笑,按以前的心态他是不会接受的,自由自在惯了,生活经历让他对人心失望多于美好,但是今天,遇到这莫名其妙的混乱,山里几天一个人挣扎让他感到心慌和孤独,况且这小子还算不坏。

    “先打个盹吧!把体力补起来,不要直接睡在地上”方剑没有直接回答。

    哎!游韧还算勤快,一会儿就拔了些干草,铺在地上,两人躺了下来,小狗也趴在旁边睡着了。

    秋天的夜晚有了些寒意,白色的薄雾飘在山坳,在植物的叶子上凝结成晶莹的水珠,方剑觉得有些发冷,干脆坐了起来,没有摆出站桩的架势,舌头顶着口腔上部,挺直着脊梁,用腹部呼吸的方式打起坐来。

    腹部一涨,吸气,然后冥想着把气息运送到脏腑和四肢,腹部一收,呼气,把自身产生的废气排出体外,其实这就是先天呼吸的方法,人在婴孩时候隔肌还未发育全面就是这样呼吸的,内家功法这样要求是为了暗合天道。

    打坐约一个小时后,方剑只觉得全身暖洋洋的的,忍不住想仰天长啸。

    啊。。。

    一声长啸,随着长啸声,一股肉眼可见的白练从口中飞出,长达五六十公分,方剑呆住了。

    “怎么了哥?”游韧被惊醒,迷迷糊糊地问道。

    方剑搪塞道:“没事,起来活动一下,准备好今天的事”

    没有早餐,把昨天藏起来的鸡蛋就着唾沫慢慢的咽下,胃里稍稍有了点温暖的感觉。

    方剑站起身来:“我们走吧”

    “去哪?”游韧一脸的疑惑。

    方剑看了他一眼:“去为远行做好准备,我们就这样肯定是不行的,不过我想先回营地去看看”

    啊?游韧吃惊地看着方剑,昨晚已经把他吓坏了,今天哪里还有胆子回去看看?

    游韧无奈地跟在方剑身后,两人小心翼翼地接近还在冒烟的营地,小威跑在前面,不停地用鼻子嗅来嗅去,空气中弥漫着烤肉一样的香味和烤糊了的焦臭味,两人不由自主地咽下了口中的唾液。

    营地里,烧焦的尸体摞在一起堆成一座小山,游韧弯下腰狂吐起来,其实他已经没有什么可吐的了,只是不断的把胃液和胆汁呕吐了出来而已。

    方剑强忍着恶臭,小心地来到中央帐篷处,他并不清楚想要找些什么,只是希望这里能有解开他疑惑的发现,望着纸张烧过后的灰烬,方剑一筹莫展。

    “哥,找到线索吗?”

    游韧躲着没烧净的尸体堆靠了过来,从尸堆的规模来看,最少有四五百人,看来昨晚应该还跑出去了不少人,那些士兵还是手下留情了。

    方剑皱了皱眉头:“没有”

    呕吐过的游韧好像来了精神,两眼放光:“哥,看看能不能找到武器,能找到把枪多好啊!”

    方剑诧异地看着这恢复很快的家伙,这个怪物。

    两人继续搜寻,不过只看到满地的子弹壳,哪里有半点枪的影子?

    汪~汪汪。。。

    不远处传来小狗急切的叫声,两人赶忙冲了过去,只见两个摇摇晃晃的身影朝着他们走来,一个是平民装扮,身上的衣服已经看不出是什么颜色,喉咙里发出怪异的嘶叫声,绿色的唾液顺着嘴角向下流淌,另一个则穿着迷彩军服,身上挂着武装带,手里还握着军用工兵楸,显然是在这里警戒的士兵,只是脖子上都有个巨大发黑的伤口。

    方剑没有闪避,朝着身影迎了上去。

    呜~哇,变异士兵一张嘴,露出黑色的牙齿,嚎叫着朝着方剑咬了过来。

    方剑快速往右一闪,起左脚横着狠狠扫去,咔嚓一声,士兵的腿骨断了,栽倒在地上,两只手还在不停地折腾。

    咔嚓,方剑抬起大脚狠狠地踩了下去,把剩下的手脚都分别踩断。

    嗖的一声,身边小威蹿了出去,一口咬住另一个怪物的小腿,往旁一拽,怪物失去平衡扑通一声栽倒在地,挣扎着想要爬起,方剑赶到了,咔嚓几声,也分别把四肢全都踏断了。

    “得宝,过来”

    方剑朝脸色惨白的游韧喊道:“把他的头砍下来”

    方剑把从士兵手里夺过的工兵锹递给了他,工兵锹半边被打磨的异常锋利,砍起东西可比寻常的刀还锋利。

    “哥,我不敢”游韧颤抖着没有伸过手来。

    方剑面无表情:“那随你,这世道你自己看着办吧!”

    方剑没有理会脸色难看的游韧,转身来到还在吼叫挣扎的变异士兵跟前,轻声说道:“兄弟,我送你回家吧!”说完举起工兵锹,狠狠地砍下。

    噗嗤,头从士兵脖子上蹦了出去,落到了两米开外,面目也不再狰狞,脸上仿佛有了解脱的神情。

    “哥,我来下一个吧!”

    方剑一回头,游韧一脸戾气的站在他身后。

    “好吧!给你”方剑递过了工兵锹。

    接过工兵锹,游韧犹豫片刻仰头怪叫,提起工兵锹胡乱地向另一个怪物砍去,十几下过去了,地上红的,黄的,黑的,什么颜色都有,怪物的脑袋和脖子早就分不清了。

    “得宝,一会就好了!”

    方剑拍了拍呕吐中游韧的后背,拿过了工兵锹,走向滚落的士兵头颅,游韧疑惑地看着他。

    “对不住啦,兄弟”

    方剑微微一欠身,然后用力劈开头盖骨,只见原本白色的脑髓已经变成了黑灰色,并且枯萎了不少,拨了拨,没有什么发现,方剑站起身来。

    方剑把士兵身上挂着的军刺取了下来,回身对游韧说道:“我们走吧!”

    却见游韧以看怪物似的眼神怔怔地看着他,啪,方剑伸手在他头上一拍,游韧这才回过神来。

    “得找辆车,把这些都装上”

    方剑指着路边一个未被火焰波及的帐篷角落,几个纸箱上写着:单兵压缩干粮,还有好几件矿泉水。

    “得嘞”

    游韧高叫一声翻身上了公路,一会儿汽车声音响起,一辆黑色的本田轿车出现在眼前。

    方剑疑惑地看着游韧:“你~你,这么多好车你就整个烂本田啊?”

    游韧不好意思低声道:“不是啊哥,只有这日本车玻璃质量差些,容易打破”

    方剑鄙视地看着他:“去你的,我去看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