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血色复兴 > 第13章 秒杀
    第十三章秒杀

    秋风呼啸,吹动着枯叶漫天飞舞,两旁建筑物上未关闭的仿古木窗被秋风吹动着,发出啪啪的声响,发动机轻轻地抖动,汽车在街道上缓慢地前行。

    眼前是一处转角,方剑心中一紧,右手一抖,瞬间换到倒车档,就欲倒退出去。

    前面道路被人用钢管箱架等杂物设置了障碍,车辆显然是无法通行。

    就在这时,车后扔出了几个钢架子,两侧的房屋里钻出了三个染着黄色,绿色头发的青年,一人手中提着把砍刀,另外两人则拿着磨尖了的螺纹钢筋,对着方剑两人嚣张地狂叫道:“下车,快下来!啧啧,这么好的车!”

    方剑,游韧两人对望了一下,游韧悄悄把军刺藏进了怀里,两人打开车门,慢吞吞地走下了汽车。

    “进去”

    持刀汉子上前推了方剑一把,指着旁边一间虚掩的房门说道,方剑斜着看了他一眼,然后同游韧一起磨磨蹭蹭地走进了房间。

    房间很大,方剑的眼睛慢慢地适应着光线的变化,正中安放着一张农村常见的方桌,桌上摆着几副碗筷,几块肥腻滴油的腊肉装在盘子里,一个脸上有道长长刀疤的汉子端着酒杯,眯着眼瞧着方剑两人,一个满脸横肉的光头大汉站在一旁。

    “嘿嘿,平哥,两只肥羊,车上还有不少好东西呢!”持刀青年快步上前,对坐着的汉子献媚地说道。

    刀疤脸大刺刺地盯着方剑:“哦,不错!嘿嘿,兄弟对不住啦,东西我笑纳,不是遇到这年头我还看不上呢,你说呢?”

    “平哥好!”

    方剑一拱手:“我们兄弟俩路过此地,打扰平哥了,东西都孝敬诸位大哥,只是这车我们还要赶路啊!”

    站立着的汉子立刻变了脸色:“去你妈的,给脸不要脸,你还要车?”

    “大哥,消消气,消消气,车我们不要了”游韧赶忙上前一步,躬着腰说道。

    就在这当口,方剑看清了屋里的全部情况,角落上蜷缩着几名年轻女子,头上,身上粘着白色的粘稠物,发出腥臭的味道,一道没有完全关闭的木门朝外淌着血水,一只惨白的手耷拉在血水里,一名三十左右穿职业装的少妇,端着盛满菜的盘子怔怔地望着方剑两人。

    坐着的汉子突然站起身来,手里赫然拿着一把手枪。

    对,就是手枪,警察用的左轮手枪。

    男人挥舞着手枪瞧着方剑:“你很拽嘛,有钱人啊?开路虎,哼哼,今天落到我的手里。通通的…”

    黑洞洞的枪口在方剑眼前晃动,汉子嘴里唾沫四下飞溅。方剑神经紧绷,不敢乱动。

    隔壁房间传来一声女子微弱的叫声:“得宝哥,救我!”

    方剑心说要糟,眼睛余光扫过,只见游韧的小眼睛眼角跳了跳。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小威愤怒的咆哮,有个男人心悸地大叫:“妈啊!有狗啊!”

    屋子里众人一楞神,方剑一把抓过光头大汉的肩膀,左腿用力蹬地,右肩顶住大汉的后背,隔着方桌就向疤脸大汉撞去。

    呯~呯,呯

    三声枪响,火光闪过,两颗子弹正中光头大汉胸口,一颗子弹从方剑耳边擦过。

    噼里啪啦,轰~

    几个人倒在了一起,方桌和椅子在剧烈的撞击下变成了木材四下飞溅,刀疤脸手中的枪摔了出去。

    手枪摔到了几人眼前,拿刀的青年呆住了,刚要弯腰去捡手枪,游韧眉头一皱,小眼睛猛地睁圆,从怀里抽出军刺,跨步上前,一下,两下,嘴里喘着粗气,军刺朝小青年的肚子狠狠扎了下去。

    一切发生在转瞬之间,真人投注:最多不超过几秒,光头大汉睁着不相信的眼睛死不瞑目,疤脸大汉胸口则被巨大的力量撞塌下去,嘴里吐着血沫,眼见是不能活了。

    门外蹿进来的小青年见这场景,举着手里的钢筋,双腿不停地打颤,方剑一把扯过钢筋,举过头顶就要砸下去,小青年吓的跪倒在地,裤裆里出现一大片让人恶心的黄色的水迹,方剑一脚把他踢翻,弯腰捡起手枪,走了出去。

    门外,汽车后门敞开着,小威恶狠狠地站在后座上,凶狠地咆哮,染着绿色头发的小青年瘫软在地,不停地告饶,这原来是一个外强中干的家伙,一只小狗就把他吓破了胆。

    游韧满身鲜血,冲进房间抱出一个满身是伤的姑娘,嘴里不停地呼唤着:“小丫,小丫,你怎么啦?”

    姑娘睁开眼,对他露出一个艰难的笑脸:“得宝哥”

    方剑眉头一皱:“得宝,注意搜查”

    游韧神情一凛,赶紧把人放下,紧握着军刺,在屋子里四处搜索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