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血色复兴 > 第14章 杨媚
    第十四章杨媚

    “大哥,真人投注:大、大爷,已经没有坏人了”

    一个娇媚的声音,身穿职业装的女子走到方剑两人跟前,职业装女子还算镇定,没有像角落里的几个丫头一样的哭爹喊娘,此刻款款地走上前来。

    “怎么回事?”方剑眉头一皱,不动声色地问道。

    女子微笑着上前一步:“大哥,我叫杨媚,是江城古文化传媒公司的营销总监,那边几个是我的同事,这个景点是我们公司修建的项目”

    “我们是昨天下午从江城逃过来的,楼上还关着几个其他地方逃过来的老乡”。

    方剑嘴角微微一翘,游韧赶忙快步跑上楼去,片刻之后就押着几个人走下楼来。

    两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还有三个本地农妇,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方剑没有理会,示意杨媚继续往下说,在杨媚的介绍下,情况了解了个大概。

    原来昨天上午江城就陷入了一遍混乱,军队开进了城区,到了下午,情况已经变得无法收拾,到处都是咬人的怪物,怪物同人群已经无法分开,被咬了的又变成怪物继续咬人,军队无能为力,政府已成瘫痪状态,除了怪物外到处都是打砸抢的暴力事件,在这种情况下,杨媚带着几个同事开车逃向了郊外。

    直到昨天晚上,这几个男人来到这里,听说是从检查站逃出来的,路上还杀了个警察,到这把保安杀了,然后就霸占了这里,包括这几名女子。

    至于游韧救的那个姑娘好像也是检查站逃出来的,因为不配合他们的玩弄才被绑了起来。

    屋子里的其他人,见方剑两人并不像是穷凶极恶的坏人,也渐渐恢复了自然,相互哭述着感受,只有杨媚一直挂着职业的笑容,小心翼翼地站在方剑身旁。

    “爷,要吃饭吗?”杨媚小心地问道。

    方剑这才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三十岁左右,五官长的很有轮廓,化着浅浅的淡妆,一身得体的职业装把前凸后翘的身材展示的大大方方,这是个精致性感而又不简单的女人。

    杨媚对自己的姿色一向充满自信,对自己看人的眼光更是感觉高人一筹,此刻见方剑询问自己,顿时觉得有机会攀上大腿,俯身上前,充分地展示着自己丰满的事业线。

    方剑眉头皱了皱,身体自然地往后微微一闪动,杨媚看在眼里,心中一凉,没敢再靠上前。

    方剑掏出支香烟,啪的一声,杨媚不知从哪里拿出个打火机给方剑把烟点上,方剑深深地吸了一口,半响才吐出一缕青烟,望着暗红的烟头,沉默不语,看来事情比原想的要复杂许多,之前的计划暂时是行不通了,要活下来且还不容易,更别说匆匆踏上回家的路。

    沉思一会叫过游韧:“得宝,收拾东西,上路”

    “好嘞”沉迷在快乐中的游韧兴奋地回答道。

    杨媚躬着腰小声说道:“大哥,能不能带我们走啊?”

    方剑阴冷着脸冰冷地说道:“不行”

    “求求你带我们走吧,求求你了”

    杨媚一幅梨花带雨人见犹怜的样子继续哀求道。

    方剑视而不见,收拾起地上的砍刀,游韧则拿起两根磨尖的钢筋放到了车上。

    “不要求他,媚姐”

    一名刚才还在哭泣的小姑娘现在却来了精神,方剑冷哼一声,游韧翻着白眼看向姑娘:“跟我们走,你们能做什么?”

    “我们,我们。。。会做饭,会。。。”小姑娘喃喃地说道。

    “哈哈哈,只要是女人都会做饭,还会陪人睡觉,你很稀罕吗?”游韧放肆地大笑起来。

    “哎呦呦”

    游韧冷不防耳朵被他刚救的女子揪着不放,痛的直叫唤。

    杨媚狠狠地瞪着说话的女孩,小姑娘涨红着脸不敢再有言语。

    方剑皱着眉头:“好了,别闹了,得宝,去车上拿一件干粮下来,我们走”

    见此情景,杨媚脸上露出了失望之色,片刻之后仿佛下定了决心似的神情坚定起来。

    一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跳了出来:“你,你们不能走,出了人命你们不能一走了之”

    游韧眼睛一翻忍不住恐吓道:“草泥马,你是哪根葱?是不是还想多你一条人命?”

    游韧怒骂着,杨媚则以很弱智的眼光看着眼镜男子,中年男人再也不敢说话。

    坐上路虎,方剑让游韧到后座去陪着小丫,游韧有些不愿,结果姑娘倒是同小威打的火热,游韧吃味地骂道:“你这色狗”

    临走之前,方剑还是善意的对屋里人告知了一声:“这里不安全,你们最好还是离开,另找地方躲藏吧!”

    继续开车上路,游韧回过头去:“剑哥,那几个娘们跟在后面”

    嗯~,方剑哼了一声,其实他早已看见,杨媚不知从哪里开出一辆宝马X5,带着两个姑娘,跟在了后面。

    “哥,为啥不带上她呢?我看这娘们够劲,你看那咪咪,那屁股,啧啧…肯定很有弹性啊!”

    方剑冷哼道:“哼哼,你很有想法吧?”

    “哈哈,我哪敢啊,看那娘们对你有意思,那是哥的菜哦!”游韧发浪地笑道。

    方剑朝后座嚕嚕嘴:“哼,得宝哥,现在很拽了吧?饱暖思**,现在活命都还困难,就想着要包二奶了?”

    游韧干笑道:“嘿嘿,说着玩的,小丫不是我女朋友,我们是邻居,一起长大的,小时常在一起玩,只有她才会喊我得宝哥”

    游韧转过头同小丫倾诉着分别之情,方剑静静地开着车,思考着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