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血色复兴 > 第18章 大叔
    第十八章大叔

    夜深了,真人投注:几名女子面露倦容,倒是游韧一直都兴奋异常,东蹿西跳,不时讲一些黄色笑话,方剑笑了笑,看来得宝这个绰号绝不会是得到了宝贝,应该是得到了宝器才对呀!

    方剑看着几人:“上半夜我守夜,你们都去休息吧!”

    守在院子里的方剑摆起了桩功的架式,随着站桩次数的增加,方剑对气息运行的方法越发娴熟,腹部一起一伏,感觉天地元气从头顶灌入,流向四肢,内脏,最后沉淀在丹田之处,一个循环下来,全身仿佛有使不完的力量,轻喝一声打起了24式陈式太极拳。

    起势,左右野马分鬃,白鹤亮翅,左右搂膝拗步。。。

    一招一式有些生疏,方剑努力的回忆着以前老师讲的要领比划起来。

    几个女人早已分配好了房间,杨媚带着两个姑娘住到了楼上,游得宝同小丫住在楼下,不过楼上中间那间主卧室杨媚刻意留给了方剑,被褥收拾的干干净净。

    老实的张彩霞蜷缩在床上,二楼阳台上却站着个女人出神地盯着院子里的方剑。

    杨媚默默地看着比划着招式的方剑,心中盘算着该如何靠近才能让他接纳自己。

    这个男人无疑是非常优秀的,从目前的情形来看,这是自己能抓到的强大靠山,只是该如何抓住他呢,或者说如何才能上他的床呢?

    再说他是这样的英俊潇洒,想到这里,杨媚不由得夹紧了双腿,脸上飞起了一片的红霞。

    楼道的另一边,李萍也痴痴地看着龙行虎步的方剑,眼睛里闪现出迷茫和游离的神情。

    二十出头的李萍,出生在一个富有的中产家庭,从小就是家里的宝贝公主,能歌善舞的她在同龄人中广受瞩目,娇好的面容,修长的身材,发育非常成功的胸部,美白的肌肤这都是她骄傲的资本,身边从来就没有缺少过追求的男生,可今天,这个迷一样的男人,却从没有正眼瞧过自己一眼,这让她有了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他是如此的霸道却又不失温柔,如此的果敢却又不失睿智,他那明亮而又深邃的眼神深深吸引了自己的目光,他处变不惊的神态仿佛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少女是崇拜英雄的,此刻方剑就是她的英雄。

    望着方剑那线条刚毅的下巴,轮廓分明的肌肉,古铜色的皮肤,处处散发的刚毅的气味。

    上帝啊!真想被那条肌肉胳膊紧紧箍在那美好的胸肌前面!

    此刻的李萍心中有一个大叔在奔跑,两片红云飞上了少女的脸颊。

    杨媚发现了李萍的异状,心中一惊,冷哼一声,李萍惊醒过来,低着头,如同小偷被捉住了现场一般,赶忙悄悄溜进了房间。

    沉迷于状态中的方剑哪里知道楼上发生的一切?只见他沉腰挺胸,一招一式慢慢地打出了太极拳的真谛,慢如处子,动如突兔,轻柔时春风拂面,快捷时雷霆万钧,拳头过处,空气被压缩发出呼呼的声响,一趟拳下来,头顶冒出阵阵的热气。

    方剑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深深吸了一口气,看来太极不只是用来养生,只可惜自己知道的太少,以前听章老师讲过陈式太极拳应该还有一种五十六式的招数,可惜自己不会啊!

    现在应该加紧发掘自己这变得奇怪的身体,或许才能在这末世里生存下去,才能更早回到自己的家乡。

    汪~汪汪

    急促的狗叫声把方剑从睡梦中惊醒,然后就听见游得宝的吼声,方剑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抓起身边的钢筋冲出了院子。

    方剑昨夜婉拒了杨媚准备好的房间,一是不放心游韧一人守夜,二是不想跟女人发生什么瓜葛,装着没看见杨媚那哀怨地眼神,在客厅沙发上简单的将就了一夜。

    来到院外,其他几个人也跟了出来,眼前的场景让大家感到惊奇,黑毛竖立的小威正同一只硕大的老鼠对持,而老鼠脚边却躺着一条约一米多长的菜花蛇,脑袋已经被咬的稀烂,蛇血在地上画出一道道红色的痕迹,大老鼠嘴边的胡须被蛇血染成了血红的色彩。

    这是什么状况?什么时候猎物变成了捕猎者,而捕猎者则成了食物?

    见到众人的到来,老鼠有些惊慌,发出了威胁的尖叫,身体一动,转身就要逃跑。

    呜~汪,小威一声怒吼,身型一动,闪电般的扑了上去,爪子一挥,把老鼠打的翻了个跟头,老鼠立刻翻过身凶狠地咬来,小威退后半步,再挥利爪,抓在老鼠身上,老鼠皮毛上顿时露出了几条血痕,血珠立刻渗透了出来。

    方剑担心小威受到伤害,原本想上前帮忙,见此情形便放下心的来欣赏,几个小女人则在旁兴奋的加油呐喊。

    小威在加油声中越战越勇,时不时用爪子把老鼠拍翻,不一会老鼠已经全身鲜血淋淋,不断地发出痛苦绝望的嘶吼。

    “够了,小威!”

    方剑一声吆喝,上前用钢筋把老鼠抽翻,小威撒娇忖着方剑的小腿,嘴里发出不甘心的声音。

    方剑掂量着挑在钢筋头上的老鼠,心中诧异,这么沉,怕有四五斤吧!这还算是老鼠吗?

    转头看着小威,发现才几天没有关注,这家伙已经长的如普通农家土狗般大小,一身如绸缎般的黑毛,油光水滑,粗壮的四肢长出锋利的爪子,站在地上颇有点威风凛凛的感觉,难道它是把老鼠当成补品在享受,这条爱管闲事的色狗,上辈子老鼠跟你有仇吗?

    心中突然一动,难道变异动物有强身健体的作用?方剑望着死鼠怔怔地出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