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血色复兴 > 第26章 人渣
    第二十六章人渣

    中年男人对方剑非常嫉惮,真人投注:他在窗缝里偷看时,瞧见方剑一刀就砍下了活尸的脑袋。

    方剑迟疑片刻,慢慢放下了手中的长刀,然后打开腰间的枪套,两根手指夹出手枪放在地上,躬着腰身,左脚微微弯曲在前,右脚拖在后面,左手慢慢把五四手枪递上前去。

    男人脸上露出了惊喜和贪婪的神情,身体稍一前倾,想空出左手接过方剑递来的手枪,右手的菜刀稍稍的抬了起来,离开了赵军的脖子。

    突然间,说时迟,那时快,方剑的腰身猛地向上一挺,身体微一后倾,半拖着右腿就扫了过去。

    这一腿,势大力沉快如闪电,只有方剑如今这变态的身体才能做到,中年男人刚感到危机,手中的刀向上一杨,啪,一只警用大皮鞋就狠狠地踢在他持刀的手臂上,并且力量不减地撞上了他的额头。

    碰的一声,男人一头栽了出去。

    方剑抢上一步抓起地上的手枪,咔嚓一声子弹上膛,黑洞洞的枪口狠狠地抵在男人的脑袋上,中年男人早已翻着白眼昏迷过去。

    几人抢了进来,扶起地上的赵军,掐着人中摇了摇,赵军这才悠悠醒转。

    游韧提刀朝着地上的男人砍去,方剑一把抓住了他,摇摇头,指指内屋墙上紧闭着的木门。

    推开木门,浓烈的血腥夹杂着排泄物的臭味扑面而来,让人窒息的无法呼吸。

    房间并不是很大,一张书桌上摆着酒杯,碗筷,一个煤油炉上安放着一口不锈钢锅,火锅底料的味道混合着腥臭让人隐隐作呕。

    旁边一张单人床上躺着一个白花花的人影,走到近处,方剑看见了惨绝人寰的一幕,忍不住弯下腰呕吐起来。

    床上躺着一名不作寸缕的年轻姑娘,下身血肉模糊,排泄物,血水以及白色的粘稠物混在一起,散发出难闻的恶臭,胸脯上一只胸胸部被利刃割去,留下一个血淋淋的大洞,女孩两眼无神,整个身体都在神经性的抽动。

    所有人都惊呆了,片刻之后全都弯腰狂吐,直至呕出胃里的黄水,空气中怪味更盛,因为增加了浓烈的酸臭。

    “这不是丽萍,丽萍在哪?”

    赵军呆滞片刻后更加发狂,床上的姑娘不是他要找的小张,他便开始拼命的呐喊起来。

    碰~

    缓过劲的方剑一脚踹开了最后一间房门,透过昏暗的光线,地上躺着两个被绑着手脚的人影,嘴中塞着毛巾,一把扯下毛巾,这两人长长地出了口气。

    “丽萍,丽萍”抢过来的赵军惊喜地抱起地上的女子。

    女子睁开了眼睛:“赵哥,你来啦?我爸呢,小刘怎样了?”

    见众人默然不语,刚放开手脚的青年男子爬了起来,蹒跚着冲出房门,片刻就听到他发出瘆人的惨叫声。

    方剑没有理会房间里的安慰声,哭喊声,他揭开锅盖,双眼欲裂,铁锅中漂浮着半截白花花的胸部,几个女人忍不住第二次呕吐,直至呕出了绿色的胆汁。

    没有顾及蹲在地上的女人们,方剑拿过一张床单轻轻盖在可怜姑娘的身上,姑娘脸如白纸一般没有任何表情,两只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天花板,仿佛天花板上有着什么神奇的事物吸引着她的目光,直到方剑把手轻轻的放在她的头上,这才把头转向了方剑,眼里露出祈求的神情。

    方剑静静地望着她,眼神同姑娘默默地交流,俯下身去在耳边轻声细语,然后双手握住她的脸颊,默默地用力一扳。

    咔嚓,女孩的脖子被扭断,停止了呼吸,眼睛里流露出解脱的神采。

    冰凉的眼泪从方剑眼里悄悄滑落,方剑静静看着这个得到了解脱的姑娘,心中没有愤怒,只有无限的悲凉。

    原本是怪物吃人,现在人也吃人,这世道怎么啦?方剑有种想要嚎叫却又被堵住的感觉,异常地憋屈。

    转过身了拾起地上的长刀,方剑脸色阴沉似水,冷冷的像块寒冰,寒彻透骨的冰冷让房间的温度仿佛都下降了几度。

    女人们看见他的阴寒的眼神,不自主地躲避,杨媚见方剑向她走来,心里寒意更盛,双腿不住的打颤,一股尿意涌上心头。

    方剑从李萍跟前走过,李萍忍不住后退了半步,此刻的方剑冰冷可怕,仿佛要噬人的眼神。

    李萍害怕方剑,更怕这吃人的世道,她甚至觉得躺在床上的是自己,煮在锅里的是自己的胸部,还好这个男人表现出无比的愤怒,让她感到一丝安慰,方剑在她心中的形象更加高大起来。

    方剑哪里知道女人的这些想法?他走到昏迷过去的中年男人跟前,一言不发,抬起大脚,一脚,两脚,三脚,把男人的四肢全部踏断,扭曲的四肢露出刺穿皮肉的断骨,男人在巨痛中惊醒过来,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那被解救的青年默不作声,抓起地上的菜刀就往男人头上砍去,方剑一把抓住了他摇摇头:“别动,这样杀他太便宜了”

    因为他刚才给了那小姑娘承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