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血色复兴 > 第59章 你吃了吗
    第五十七章你吃了吗

    “谢谢剑哥”游韧接过晶体转身就走。

    “哎,得宝…”

    看着游韧的背影,方剑觉得他今天怪怪的,刚想喊住,游韧已经返回房间去了。

    方剑摇了摇头,转过来继续指导着刘成几人训练。

    院子深处旮旯里的杂物间内,游韧神情复杂地来回走动着,手里握着喝了一半的白酒瓶,脸上透出一股很戾,又狠狠地灌了一口白酒,摸出口袋里的两颗白色晶体,两颗晶体早被他用矿泉水清洗了多道,头一仰晶体吞进了肚里,然后拿出一付手铐,把自己铐在房间里的凳子上。

    清晨,天色还没放亮,方剑就被院子里哭闹的声音吵醒了,立刻翻身起床,冲出了房门。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方剑大声问道。

    小丫抽泣着说道:“得宝哥不见了!”

    方剑一愣着急道:“怎么会不见了?昨晚谁值班?”

    “剑哥,我和小张值班,没见游韧出去啊?”赵军立在一旁,疑惑地说道。

    “那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呢?”方剑对小丫呵斥道,真人投注:游韧不见了他心里也异常着急。

    “剑哥,得宝哥昨晚就没有回屋睡觉”小丫说道,胖护士在一旁连忙点头。

    方剑愣住了,没回屋,昨晚他还找过我啊?

    糟糕,出事了,两颗晶体?方剑打了个冷颤,这游得宝该不会…方剑不敢往下想了。

    “把狗带过来”方剑黑着脸吼道。

    威仔嗅了嗅游韧的衣服,转身就往院子深处跑去,众人赶忙跟在它身后,威仔来到角落里的杂物室门前,嘴里不停地吼叫着,爪子使劲地抓挠着木门。

    呯,房门被方剑一脚踢开,房间里黑漆漆的满是灰尘,久不住人的霉味夹杂着酒气,还有难闻的腥臭扑面而来,角落里一个黑黑的人影,坐在一把木椅上一动不动。

    “得宝哥”

    小丫哭喊着就要扑过去,方剑赶忙一把抓住了她。

    “别动,别慌,我去看看”方剑说道。

    众人呆立在门口不敢动弹,方剑慢慢走了过去,心中暗自防备。

    是游韧,人没有动静,也没有尸变的样子,头发耷拉在脑门上,全身被汗水湿透,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腥臭,一只胳膊被铐在了木椅上。

    方剑伸手探了探鼻息,呼吸正常,还活着,方剑松了口气也放下心来。

    啪~啪

    方剑在游韧的脸上拍了几下,游韧慢慢地清醒过来,瞪着眼睛茫然地望着方剑。

    “剑,剑哥,我还活着?”游韧有气无力地问道。

    “你是祸害,死不了”方剑没好气地说道。

    “水,水,渴死了”

    游韧呻吟道,一瓶水下肚,游韧神智才慢慢清醒过来。

    “谁把你铐上的?”方剑问道。

    游韧面带愧色说道:“剑哥,是我自己铐上的”

    方剑面色一寒恶狠狠地瞪着游韧:“说,你吃了吗?”

    “嗯,我想试一下”

    游韧声如蚊蝇,低下头不敢直视方剑的眼睛。

    “你,你混蛋!”

    方剑扬起手掌,片刻之后又放了下来,转身走出了房间。

    方剑丢下喧哗的众人,独自一人回到了房间,内心对游韧的行为虽然恼怒,但未尝没有另一种欣慰在怀,游得宝解决了他自己都不敢尝试的问题,不只是自己不敢,就是让别人尝试他也不敢,受过的教育让他在生命面前充满着敬畏,他本来就不是一个视人命如草芥的枭雄。

    一小时后,早训的时间到了,所有人都自觉的在院子里排好了队列,包括换好衣服的游韧,都在等候着方剑的到来。

    方剑穿着休闲的服装出现在大家面前,众人心中一楞,今天不训练吗?

    方剑依然脸色阴沉,恶狠狠地吼道:“游韧,出列”

    游韧怯生生的站出了队列,方剑居高临下恶狠狠地盯着他:“游得宝,得宝哥,你能啊!”

    “剑哥…我,我只是想试一试…”游韧喃喃说道,不敢直视方剑的眼睛。

    “哼,试一下?你知道后果吗?你知道我们的担心吗?你知道对大家的责任,对你自己负责了吗?”

    方剑说的气急,突然飞起一脚朝着游韧踹去。

    游韧身形一闪,瞬间原地跳起一米多高,贴着方剑的脚尖躲了过去,方剑虽然用力不大,但是以他现在的运动速度,想要躲避,普通人基本是没有可能,众人眼里还真以为游韧是被方剑一脚踢了出去。

    咦~,方剑叫了一声。

    方剑顿感奇怪,目光狐疑地盯着游韧:“游得宝,你给我跳上去”方剑指着农家的围墙,围墙估摸有2米多高。

    “剑哥…不是吧?”游得宝愁眉苦脸地望着方剑。

    “威仔,过去咬他”方剑对围在身边打酱油的小狗命令道。

    黑狗嗖的一下对着游韧就蹿了过去,这狗对游韧从来就不待见,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恶狠狠的就想要咬他,仿佛他俩前世就是冤家,现在能明目张胆的欺负游韧,别提这狗心里有多么的痛快了。

    游韧吓的转身就跑,不过他的两条腿哪里是四条腿的对手?转眼间狗嘴就快要咬住他的裤腿,就在这时,他一声怪叫,双手在围墙的凸起处一按,人就翻上了两米多高的围墙,抱着大门的立柱不住的颤抖,嘴里不停地告饶。

    “威哥,威哥…我给你捉老鼠,你放过我吧!”

    完全没有注意到围墙下的众人正以怪异的眼光看着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