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血色复兴 > 第66章 晚宴
    第六十四章晚宴

    傍晚时分,还没到饭点,潘福明早早来到小院等候着,方剑决定带着游韧一同前去,其他人则在刘成,刘彬带领下继续训练,只有李萍气鼓鼓的不说话,方剑感到有些奇怪,笑着问道:“怎么啦?生谁的气啦?”

    李萍脸色一红,突然开口道:“我要陪你去”

    方剑一脸愕然:“你去干什么?那种场合你去合适吗?”

    “哼,那种场合,有什么不得了?比他们大的黑社会我都陪我二爸去过”李萍不屑地说道,方剑这才想起这女子家庭背景并不简单。

    “我不去怕你又带个狐狸精回来”

    李萍口无遮拦地补上一句,方剑尴尬的无言以对。

    宋强早早站在院门等候着方剑,晚餐在宋强的餐厅举行,菜式实在简单,除了方剑送的腊肉,火腿肠外就只有土豆,强哥有些不好意思,对着方剑干笑道:“嘿嘿,兄弟,见笑了,哥哥这儿也没有多少好东西,兄弟可不要计较啊!”

    方剑微微一笑,坐了下来,座位上除强哥外,还有个丰满的女子紧挨着他,看来真是如欧阳静所说,剩下就是潘福明在作陪,有个戴着眼镜的陌生男子坐在一旁,见方剑看着他,连忙把手伸了过来。

    “剑哥好,鄙人是郭少的秘书,陈实,请多关照!”眼镜男脸上挤出了热情的笑容。

    李萍坐在方剑的身边,游韧则站在方剑的身后不发一言,强哥异常的热情,酒过三巡,强哥赔着笑脸道:“老弟,听说你是从上个镇子过来的,那边情况怎么样?”

    方剑略一思量,开口说道:“是的,那边的情况…”

    桌子旁的众人都伸长了脖子,静静等待着方剑的下文,门外突然传来喧哗声,接着是强哥手下惊慌的声音:“陈…陈哥”

    呯的一声,门被重重的推开,两个男人从门外走了进来,跟在后面的守卫涨红着脸,不知所措。

    坐在上席的强哥眼中寒光一闪,随即脸上又堆起了笑容:“哎呀,陈大,陈总啊!哪阵风把你吹过来的哦?”

    “呵呵,听说你这儿来了贵客,我过来讨杯酒喝”

    进来的两人,为首的瘦高个子皮笑肉不笑地说道,眼睛却斜斜地盯着方剑。

    方剑眼睛紧盯着自己面前的酒杯,仿佛这一切都跟自己毫无半点关系。

    宋强赶忙起身热情地招呼:“老弟,来来,坐…”

    宋强拉开张椅子,热情邀请着这个叫陈大的男人,男人没有移动,眼睛依然紧紧地盯住方剑的侧脸。

    男人身边满脸横肉的青年突然跨上一步,伸手朝着方剑身边的李萍抓去。

    突然,一支黑洞洞的枪口紧紧指着他的额头,枪口后面一双阴沉沉的小眼睛闪着寒光。

    一瞬间,空气仿佛凝固了,男人伸出去的手也凝固在半空中。

    房间里没人说话,包括方剑也不说话,只是眯着眼睛盯着跟前这个叫陈大的男人。

    “陈老大,真人投注:你不认识,这就是今天的贵客剑哥啊!”潘福明见状赶忙起身打着圆场。

    “哦!原来是剑哥啊!幸会,幸会!”

    陈大满脸堆笑对着方剑拱拱手,然后转头呵斥道:“老二,你干什么?快把手放下!”

    满脸横肉的青年借机放下了手臂,但是游韧的枪口依然纹丝不动指着他的额头。

    方剑看了游韧一眼,点了点头,游韧手中的枪这才慢慢放下,那陈二的额头满是汗水,刚才他是真真实实的感觉到,游韧那浓浓的杀气。

    这也是方剑带游韧来的目的,游韧对自己都可以不要命去尝试晶体,对其他人那更是很角色,这点绝对要超过刘成,就是对付活尸的能力差点。

    “呵呵,大水冲了龙王庙,来陈总这边坐!”强哥笑着说道,话语中隐隐带着一丝喜悦。

    陈氏兄弟心有不甘坐到了方剑的对面,陈老大随即发难道:“听说剑哥从前面镇子过来,是真的吗?”

    “是的,我们是今天才从那里过来的”方剑不温不火地说道。

    “哦,那镇上的怪物呢?都走了吗?”陈大问道。

    “我们都杀了”

    方剑轻声道,脸上波澜不惊,他的话语刚落,座位上每个人脸上立刻呈现出惊愕的表情来。

    “杀了,你们杀了多少?”强哥声音颤抖着问道。

    方剑轻描淡写地说道:“没统计过,大约有一千多只吧!”

    哦!一片惊呼,没人能再故着淡定,不同的表情全都写在了脸上。

    多数人在琢磨着镇上的物资或地盘,郭少的秘书在想着自己的队伍是否能够顺利通过,或者方剑能否为郭少所用,至于强哥则摸着滚圆的脑袋,天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剑,剑哥”

    宋强说话有些结巴,也开始称呼方剑为剑哥了。

    “那镇上是不是就没有怪物了?”宋强满怀希望地问道。

    “不一定,我们经过的时候镇上还有动静,同时我们发现周边的活尸也有向镇上移动的迹象”

    方剑眼光扫视过众人,他并没有藏私,他内心并不希望这些人莽撞去丢掉了性命。

    “哼哼,吹牛谁不会?你们真是从那边过来的?还能杀掉一千活尸?牛皮不要吹破了,你是来忽悠我们的吧?”

    陈二猛地站起身来,恶狠狠地盯着方剑,显然他对刚才的事还耿耿于怀。

    方剑脸色一沉,也站了起来,举起酒杯眼芒环顾一周,在座无人敢与他对视。

    “感谢强哥的盛情款待,我满饮此杯为谢”

    方剑说完举杯酒一饮而尽,旁人赶忙为他倒满了第二杯,他也没有推辞,继续举起酒杯。

    “本人初来乍到,还有许多的事情需要处理,我再满饮此杯向朋友告歉,当然好像也有人不喜欢我的到来,我也只有报歉了!”

    说完手一杨,又一大杯烈酒灌进了喉咙,然后举着空空的玻璃杯,暗用内力。

    啪啪几声脆响,玻璃杯破碎了,先分解成玻璃,然后变成了玻璃渣,最后还有不少变成了粉末,从方剑手中漂落下来,在众人的目瞪口呆的眼神中,方剑一拱手道:“告辞”

    带着李萍,游韧扬长而去,没有人敢出面挽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