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血色复兴 > 第74章 上课
    第七十二章上课

    郭少面无表情的端坐在沙发上,真人投注:认真品着杯中的茶水,仿佛要把杯子里茶水品尝出个味道高下来。

    “郭少”

    站在旁边的陈秘书小心翼翼地叫道。

    “少爷”

    黑衣大汉满脸惭愧也跟着叫了一声。

    “嗯,老穆,说说他比你如何?”郭少依然面无表情。

    “少爷,我不如他,他最少是地级高手”黑衣大汉迟疑片刻,小心翼翼地说道。

    “哦!这么厉害,以前听说过吗?”

    郭少有些动容,他知道世上地级高手寥寥无几,怎么在这儿蹦出来了一个来?

    大汉继续说道:“没有,在武林中就没听说过姓方的高手,不过他很有可能是化名”

    哦!郭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说道:“能收服为我所用吗?”

    黑衣大汉迟疑道:“少爷,我看很难,这么年轻的地级高手,多半是那些隐世世家子弟,孤傲的很,世家能量也庞大的非同一般,我看还是联合为好”

    黑衣大汉出身武林,对于隐世的武林世家多有了解,每个世家都不简单。

    陈秘书小心翼翼地补充道:“对对,郭少,跟踪回来的人报告说,这几人非常厉害,杀活尸轻松异常,那个方总好像是在训练弟子,我觉得我们或许需要同他们联合,才能打通道路”

    郭少皱着眉头:“嗯,知道了,李俊有外心吗?”

    李俊就是那个青年军官,是郭少老爹派来接应他的。

    黑衣大汉倒是光明磊落:“我看不会,他只是对那当兵的惺惺相惜罢了,都一样是大头兵”

    “陈秘书,安排晚宴,请方剑过来叙叙”郭少沉思片刻后吩咐道。

    回到了住地,大家还在兴奋之中,刘彬满脸笑容摸着怀里的步枪,把弹匣装上又拆下,游韧在一旁羡慕不已。

    “高兴吗?很高兴吧!”

    方剑冷冷的声音响起,大家面面相觑,相互望着不敢出声。

    方剑脸色阴沉:“今天是该高兴啊!第一天就搞出这么多事来,上午搜索农房,没有警惕性,协作性更差,有人就差点喂了活尸,很值得高兴吗?”

    大家都低着头,游韧更是满脸通红,不敢直视方剑的眼睛。

    “回来后更好,直接火拼,要拼掉性命,拼成血流成河才高兴吗?”方剑继续说道,声音越来越大。

    “剑哥,那是逃犯…我”刘彬抬起头,不服气地争辩道。

    方剑压抑不住内心的愤怒,声音不自觉的提高:“逃犯?我们现在的敌人是活尸,有什么事不能等我回来吗?没有其他解决的方法吗?你这样鲁莽会把大家都葬送的,知道吗?”

    方剑越说越生气,对刘彬也毫不客气,他虽非常喜欢这个正直的士兵,但是如果不敲打培养,那是不能成气候的。

    “剑哥,我错了!我不该连累大家”

    刘彬低下了头,他觉得抓逃犯追回步枪是自己的责任,不应该牵连到大家。

    见刘彬会错了意,方剑反而笑了起来:“你的事就是大家的事,这不是你的错,错的是你没动脑筋,头脑一热就冲了上去,你做好准备了吗?大家做好准备了吗?你看这几个姐妹们全都奋不顾身的帮助你,但是你却把她们都置于了危险境地,知道吗?以后要多用脑筋”方剑说话放缓了语气。

    “这,我真的错了,知道错在那里了,我谢谢大家”

    刘彬红着脸对大家敬了个军礼,所有人都笑了起来,气氛顿时就轻松不少。

    “来,我再告诉你比武的时候的得失,大家都来听听”

    方剑不再严肃,游韧见机的马上递过一支香烟。

    方剑接过来,没有点燃,只是要求刘彬按比武之时一样,同他对站在一起。

    “你把比武当了真,这是最大的败笔,把对方的话语当成了软语求饶,这是缺少经验,把对方当成你还在管教的犯人,这是致命伤啊!”

    方剑说道:“对方是谁?有命案的亡命徒,你没注意他当时的站位和步法,被他的语言和晃动的双手所迷惑,出手就去擒拿,好像他还在监狱要配合你戴上手铐一样,结果怎样呢?要命的腿来了吧!”

    说着方剑一个虚腿朝着刘彬的小腹踢来,刘彬吓的退后了一步。

    “先机既失,就得承受对方暴风雨般的打击,在防守方面你做的很好,没有乱了方寸,步法也不散乱,这点值得大家学习”方剑说道。

    说着看了刘成一眼,刘成有点不好意思,当时他见刘彬处在下风,只顾着急了,方剑所说他完全没有注意到。

    “最好的是败中求胜,你能迅速抛开杂念打出那一拳,完全不顾对方的攻势,打出了气势,也打出了结果,很好,非常好,很有魄力的一拳,哈哈哈”

    “但是随即又继续犯着错误,哪有那么多话说呢?死掉的敌人才是最好的敌人,本该继续使他失去战斗力,居然还跑过去嘀咕两句,电视剧看多了吗?”

    这话说的刘彬满脸通红,今天要不是方剑,他知道会是怎样的后果。

    方剑挥挥手:“好了,以后大家都记住,我们的敌人是活尸,但是更危险的敌人可能是我们的同类。今后要多增加对抗性练习”

    方剑借着跟刘彬讲解的机会给大家上了一课,二十多年的工作经历,他经过了不知多少的明枪暗箭,他要让这些年轻人更多了解人性的复杂,这对他们的将来会有所帮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