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血色复兴 > 第110章 杀意
    第一百零七章杀意

    方剑还在沉思,对面楼上却有了新的动静,几个人推出了两个白花花的人来,方剑现在的眼力能清楚地看出那是两位年轻女子,身上满是伤痕,脸上全是眼泪,挣扎着在不停地哭泣。

    女子被粗暴的按在拦杆上,两腿被分开,身后两个猥琐的男人拉开拉链,趴了上去,身体不断地耸动,喉咙里发出了淫荡的笑声。

    “是丽娘”

    身后刘彬喉咙里发出了压抑的吼声,潘老七眼睛也红了起来,方剑知道对方是挑了这边关键人物的相好出来挑衅。

    “你们别动,冲动会伤害到人质的!”

    方剑制止了队员的骚动,准备继续喊话,期望能化解这危机,他觉得跟这批人既没有深仇大恨,也没有利益冲突,相互妥协应该是可能的。

    啊!

    就在这时,女子凄厉的叫声冲击着所有人的耳膜,趴在女人身上的男人好像得到了释放,兴奋之余咬下了女子肩上一大块皮肉,血淋淋的含在嘴里,另一个见状也不甘示弱,一刀割下了女子的半个胸部,拿在手里也咬了一口,两个血淋淋的女人顿时晕了过去。

    刘彬看的双眼欲裂,提着枪就要冲过去,方剑一把拉住他,瞪了一眼说道:“站住,我去,你们谁都不准动!”

    方剑走出了队伍,心中异常恼怒,原本以为对面是为了生存而有些手段的豪强或者泼皮,不料却是被末世扭曲了人性的疯狂暴徒,这种人面对活尸时软弱无比,对于同类却残暴异常,就是人类中的毒瘤,败类,行为已经严重越过了方剑的底线,此刻的方剑脸色阴沉,冷若冰霜,心中充满了浓浓的杀意。

    方剑左手提着军刺,右手提着一把短的藏刀,快步地朝着村委会大楼走去,队员们站在原地目送方剑的背影,目光中没有担心只有兴奋,他们对方剑充满着无限的信任。

    楼上的人群看着方剑只身前来更加的疯狂,肆无忌惮大笑着,手枪对着方剑的身影开始射击,旋转着飞行的子弹在方剑眼中变成了慢动作,方剑看了看被杂物堵住的楼梯口开始跑动,在对方呆若木鸡的眼神中躲过了所有的子弹,转眼间扑到了村委会楼下。

    在惊诧的眼神中方剑轻轻一跃,真人投注:左手就吊住了二楼的拦杆,随即一个翻身就站在了不宽的走道上,直接面对着那个割下女人半个胸部的暴徒,那人微一愣神,举起刀嚎叫着朝方剑冲来,方剑也迎着他直冲过去。

    啊~!

    一声惨叫,举着的刀掉在地上,对手双手捂着肋间倒了下去,就在交错之间,方剑左手的军刺闪电般的刺向了对手的左肋,狠狠地搅了两下,抽了出来。

    旁边按住女子那人惊叫一声,就欲起身,身下的女子突然一个转身一把他紧紧抱住,情急中,这家伙把手中的刀狠狠刺向了女子的胸膛,方剑救之不及。

    方剑大怒,猛地蹿了过去,右手的藏刀在那人脖子上一划,人就闪了过去,闪过后对手轰然倒地,头颅滚出老远,一直滚到拿着手枪的王老幺脚下。

    看着踏着血水而来的方剑,王老幺和他身边的人已经吓的慌了神,身体不住的颤抖。

    “别,别过来,我要开枪啦!”

    王老幺颤抖着说道,手中的枪不住地晃动,方剑内心一声叹息,就这样的胆量,就这能力,怎么对付起自己的同类来就这么狠呢?

    呯~!

    枪口冒出火焰,方剑轻轻一晃,子弹射向了空处,还没等王老幺从方剑躲避子弹的状况中惊醒过来,方剑已经来到他面前,挥刀打掉了他的手枪,他身后的两个喽啰吓的跪倒在地,手中的砍刀早已掉在了地上,人颤抖着不住地磕头。

    方剑目光冰凉,鄙夷地盯着王老幺,这就是个混混,泼皮都算不上,此刻脸色像一张白纸,眼睛极力地回避着方剑愤怒的眼神,嘴唇张合着想要说些什么。

    方剑厌恶地看着眼前这张丑陋的脸,不想与他有任何交接,一伸手抓着他的脖子,手臂一用力,把他整个身子提了起来翻出了拦杆。

    王老幺惊慌失措,挣扎着扑腾着双臂,脚下就是被他悬挂着的三具尸体,他想说话,想要求饶,可是脖子被铁钳一般的大手紧紧掐住,任他脸色涨红也发不出一点声响。

    王老幺心中绝望,身后的杀神没有给他一点机会,手上的劲道在收紧,任由他四肢胡乱拼命挣扎,自由呼吸的空气已经离他远去。

    呯~!

    方剑把王老幺用力朝着楼下一砸,肮脏的脑袋在水泥地上像西瓜一样破裂了,血溅起老远。

    “剑哥,他们怎么办?”

    刘彬已经带着队员搬开了堵住楼道的杂物来到了楼上,看着跪在地上磕头的几人问道。

    “杀了吧!”

    方剑此刻心情很糟,心中充满了杀意,话语刚落,身后的砍刀,长矛就朝着几人身上招呼,听着刀枪刺入人体的声音,方剑默默走下楼去。

    “剑哥,还剩下差不多四十人,十五个男人,二十多个女人,每个女人都有不同的伤病,包括被割了胸部的那个,剑哥你看怎么办?”潘老七问道。

    方剑回头一看,十多个猥琐的男人蹲在楼下看着王老幺的尸体发抖,心里更觉厌恶。

    “查一下,凡是领头的,沾有血腥的都杀了,剩下的都罚作苦役,要敢逃跑,杀无赦!”

    方剑恶狠狠地说道,潘福民听着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