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血色复兴 > 第123章 还有两个人
    第一百二十章还有两个人

    方剑一刻不停的忙碌,龚正却一直在偷偷的关注着他,龚正在政府混迹多年,见过不少的人物,当方剑到李萍房间时,龚正的心悬了起来,他以为方剑也是酒色之徒,成不了气候。

    龚正并不像他的长相一样简单,也是博览群书,胸中颇有沟壑,苦于农村出身,奋斗多年也仅到副科,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有着远大抱负,平日里只是隐忍而已。

    此刻他已从被解救的喜悦中清醒过来,已经知道局势非他的能力可以应对,不过要他随便认主,纳头便拜绝对不可能,如果这是一群乌合之众,那么他最多是再一次的隐忍而已,所以他才偷偷观察着方剑的一举一动。

    随后的一切就颠覆了他的认识,方剑在那生病的女子房间里并未停留多久,接着又是找人谈话,好像是在安排工作,再后来那个英武的青年前来领命,这一切方剑安排的井井有条,再往后按常理方剑该回到那女子身边休息了吧?可是他却又练开了把式。

    看来这人很不简单,有大局观,不好色,不懈怠,只是哪有这么好的身体?已经忙了一天,还要练武,难道真是铁打的人?

    哈~噗

    就在龚正胡思乱想之际,院子中方剑拳脚打到兴奋处,纵身一跃,跳起两三米高,一声长啸,口中一米多长的白色气息划破夜空,在微弱的火光中格外刺眼,真人投注:方剑满意地看着自己现在的身体,现在的体质已经超过以前太多,方剑总觉得还有着很大的潜力在等待着自己去开发。

    啊呀!房间里的龚正倒吸一口凉气,不由得叫出声来,这…这确定不是魔术?这也太强了吧,这还是人吗?

    这一刻龚正决定紧紧跟随在方剑身边,方剑有号召力,组织能力,非常的勤勉,还有这么高的武力值,这就是天生的领袖,在这乱世中龚正想要生存下去,一定要找个大腿抱住,不然以他自己这点能力,天知道还能蹦跶几天?现在看来,到哪里去找比方剑更粗的大腿呢?

    练习一番后方剑也觉得时间不早了,担心影响他人休息,便在大厅里的椅子上坐下,长刀放在身旁,端坐着打起坐来。

    黑暗中的龚正心潮澎湃,崇拜地望着方剑,内心已经认定,方剑绝非平常之辈,自己跟定他一定会有很大的前程。

    天色刚亮,龙洞村驻地已经热闹起来,早早吃过了早饭,所有人就排队等候在车旁,等待出发的命令。

    十多辆汽车装满了各种物资,大家都知道现在没地方再生产这些物资了,所以一切都没有放过,其中还有三辆农用卡车,一辆双桥车,还好社会早已进入了汽车时代,并不缺少驾驶员,不少女人的驾驶技术都不错,现在这些被解救了的女子居然最有组织性,刘成又在这批人中挑出了三个胆子大的加入了搜索队,在先前那个名叫王英的粗壮女子带领下自成一组,专门负责女人群的警戒和管理工作。

    就在方剑准备命令出发的时候,潘老七悄悄的站在了他的身边,神情有些奇怪,小声对方剑说道.:“剑哥,还有两个人,你看能不能也带走?”

    “什么人?”

    方剑奇怪道,人事都是潘老七在管理,怎么现在还来问自己?

    潘老七小声道:“是,是被彬哥打伤的尚金刚”

    潘老七的声音非常小,听到方剑的询问,回答的更没有底气。

    “是他?为什么?”

    方剑心头火起,恶狠狠地盯着潘老七,他可不想在自己的队伍里安进一颗钉子,出现不稳定因素。

    “是这样的,自从同彬哥交手以后郭少就没有管他,只是以前号子里的王小三在偷偷的照料,郭少走的时候也没带走他俩,昨天王小三来求我,我于心不忍,以前都是在一起混的,所以…我来征求您的意见”

    潘老七说完后埋下了脑袋,眼睛死死盯着自己的脚尖,好像自己的脚上有着什么宝贝似的。

    “你不知道他同刘彬有仇吗?你不知道他是杀人犯吗?”方剑厉声问道,表情严厉。

    潘老七他是看好的,刘彬是他的兄弟,他不希望内部有人拉帮结派,置团体利益于不顾。

    “剑哥,尚金刚他…”

    潘老七涨红了脸分辨道,心中充满了懊悔,早知道就不去管这劳什子事了,还是自己心软了架不住王小三的哀求,哎!

    方剑瞧见了他的囧态,心想自己是不是太过了,想多了,示意潘老七慢慢把情况说清楚。

    现在已无退路,潘老七现在只好硬着头皮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个明白,原来并不是尚金刚来求他,是跟在尚金刚身边的王小三找到了潘福民,王小三是个农村学生,因为农村拆迁闹事被冤枉入狱,在监狱里总是受到其他犯人的欺负,是尚金刚站出来护着他,这才少受了许多的侮辱,病毒爆发后,王小三逃到这里遇见了尚金刚,两人又混在了一起。

    “哦,按你说的,这家伙还很耿直有正义感的啊?”方剑紧盯着潘老七问道。

    潘老七尴尬道:“剑哥,在道上尚金刚还算一条好汉,为人耿直,就是脑筋不转弯,他杀人那是道上的恩怨,不是欺负老百姓,原本强哥想招揽他,他说是郭少的人救了他,不能过来,所以才跟着郭少的,我昨天去看他了,他只求我把王小三带走,自己并没有要跟我们走的意思,他还说不怪彬哥,反而很佩服,他说彬哥讲的是道理和责任”,潘老七心一横把一切都说了出来。

    方剑眨了眨眼睛,哦!这人还不简单嘛,在我这儿搞欲擒故纵,我倒要去看看他打的什么主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