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超级特种兵王 > 第17章 这绝对是挑衅
    挑衅,这绝对是挑衅!

    许薇薇一脸羞恼,这家伙居然敢调戏自己?

    谁给你这么自信的?

    “我说什么了?”秦风假装一脸茫然,然后耸了耸肩道:“我这比喻难道有错吗?每个人都有隐私,你有,我也有,就好比说,我问你今天穿的什么颜色的内内,你能告诉我吗?”

    年轻警察冷汗直冒,不禁转过头扶着自己的心口,这货比以往的犯人要牛逼很多啊!

    整个警局,谁不知道他们队长是出了名的霸王花,虽然刚来他们警局不到半个月,但局里上上下下都刻意与她保持局里。

    虽说许薇薇是个美女,嗯,身材火爆,身段迷人,是整个警局几乎所有男性梦中意淫的对象,但现实中,谁敢多看她两眼?

    据说他们队长许薇薇是京都那边的分局调过来的,而且据说曾在京都那边的分局就是个火爆脾气,一些犯人如果惹恼了她,那简直惨不忍睹。

    这是他们警局的一朵花,但却是一朵霸王花!

    此刻许薇薇抓紧了茶杯,像是要抓碎一般,一旁的年轻警察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因为他知道,他们头儿要发飙了。

    哥们儿,虽然你很强悍!

    很牛逼!

    我服!

    但我现在也只能祈祷你自求多福了!

    “臭流氓,你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

    许薇薇咬牙切齿,抬手就把别在腰间的配枪拿了出来,重重的拍在桌面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秦风眨了眨眼睛,一脸茫然!

    这妞的脾气居然如此之暴躁?动不动就拔枪么?

    不过瞅着许薇薇因为气愤,深深呼吸时,而带动着那傲人之处一阵抖动时,秦风不禁暗自吞了吞口水,论身材,他见过身材好的。

    但身材既完美,傲人之处又携带者超强杀伤力的女人,却真正的没有几个。这妞身材真是火爆的一塌糊涂,只是脾气有点差啊。

    就如一头森林中的母狮,并不是什么人都能驯服的!

    这家伙终于规矩?许薇薇见自己掏出枪之后,对面那家伙吓得不说话了,顿时心里一阵得意!

    而就在她得意的时候,真人投注:眼睛却瞥到这家伙眼神不对!

    “混蛋!看什么看!”许薇薇顺着对方眼睛的视线,居然发现这家伙居然在看自己的胸!

    审讯的实木桌被敲得嘣嘣作响,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的话,许薇薇恨不得把对方千刀万剐。

    此刻她已经从审讯桌走了下来,拳头捏的咯咯作响,在警局里开枪是不可能的,她就算再生气,也能留点理智不是?

    但若是就这么算了,那她许薇薇绝对办不到。

    忽然审讯室的门推开了!

    “头儿,局长找你!”一个男警察探出头来,说完就果断闪身走人了,因为他已经看到许薇薇要暴走的模样。

    虽然很想收拾这个混蛋,但局长这时候找她,她就算再不情愿也得去一趟!

    “小马,看着他,等我回来再继续!”

    局长办公室中,比较意外的是,除了局长王长军之外,还有一个陌生女子,或者说是一个女孩。

    这个女孩儿看样子也就不到二十岁的样子,嘴里含着一根棒棒糖,看那纯洁的样子,似乎还是个学生。

    这女孩儿该不会是局长的什么亲戚吧?

    “局长,你叫我?”许薇薇开口问道。

    王局长点了点头,随即笑着道:“小许啊,听说刚才你抓了一些打架斗殴的人回来?里面是不是有一个叫秦风的!”

    “怎么了,是有这么一个人,不过……”

    许薇薇还没说完,就被王局长抬手打断了:“马上把人给放了吧,这毕竟只是一次寻常的打架斗殴,现在有人来保释他,你把人给带出来吧!”

    “不行!”许薇薇犹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坚决的摇头道:“局长,什么人都可以放,唯独秦风不可以!他有重大嫌疑,资料也不明不白,绝对不能放他离开。”

    一直喊着棒棒糖的女孩儿没有说话,只是满脸微笑望着王长军。

    王长军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脸色阴沉了起来,沉声道:“胡闹!我们是警局,讲究的是公平、公正,一切都只能用证据说话!”

    “可是!”许薇薇有些不甘心。

    望着局长那坚定的眼神,许薇薇最后还是离开了办公室,局长已经这么说了,那不放人肯定不行了。

    证据是吧?那我总有一天会找到证据的!

    许薇薇心里想起那家伙欠揍的嘴脸,一阵咬牙切齿!

    推门!

    走进审讯室!

    里面乌烟瘴气,烟雾缭绕,让她忍不住难受的掩住鼻子。

    却看到那个臭流氓正叼着一根烟,十分享受的坐在那儿抽着。

    谁给他的烟?许薇薇看向自己的助手,那名年轻警察立刻站了起来,尴尬而又紧张的支支吾吾:“头儿,我…我……”

    小马终究只是一个刚刚警校毕业的实习警察,可以说根本没有经手什么案子。哪里是秦风这个老油条的对手?

    三两句话,秦风就把他兜里的半包玉溪香烟给骗走了。

    秦风吐出一个烟圈,笑眯眯的望着许薇薇:“美女警官,火气别那么大嘛!夜深比较疲劳,抽支烟提提神,不为过吧?”

    看着这家伙就烦,许薇薇看都不看这家伙一眼,就直接对着年轻警察道:“小马,给这家伙办手续,让他走!”

    “什么?这就放我走了?”秦风有些不敢相信,刚才不还说要继续来着?

    “怎么?不走还打算留着过夜?”许薇薇咬着牙瞪了他一眼。

    “额,其实,都这么晚了,留下来过夜也没什么……”

    “小马,让他滚!”许薇薇丢下这句话,立刻转身就走,她怕她再不走,再和这家伙多呆哪怕一分钟,她会气得大姨妈失调。

    五分钟后。

    警局外的马路上,一辆白色甲壳虫模样的车横在路边,瞥了一眼,嘴里含着棒棒糖的琥珀正招手。

    秦风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但脸上却有些不爽。

    “好啦,我给你道歉好不好?”琥珀坐在驾驶室,嘻嘻一笑:“其实,我只是试探你来着,但我现在保证,我再也不会整你了,以后我们就是老铁关系,怎么样?”

    如果说琥珀真的是被人调戏,秦风看在红玫瑰的面子上,帮对方教训一下对方,这也是人之常情。

    谁知道这妮子看似天真纯洁,居然是个古灵精怪的家伙,自己好心帮他,居然整了自己一次,秦风有怨气是自然的。

    当然,如果他要是知道,今天那个报警电话也是琥珀打的,他一定会更加生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