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超级特种兵王 > 第25章 破绽
    包厢比较豪华,足有二三十个平方,一张大圆桌,旁边是一张柔软的豪华沙发,窗户是一整片落地窗,可以看见外面的车水马龙。

    宋哲自然是发挥了自己富家公子的一面,不断的在唐语彤面前没话找话,时不时说一些宋氏集团最近又有大资金进入。

    股票又涨了多少个点。

    宋氏集团的董事长,他老爹又当上了燕京市商业工会会长之类的。

    殊不知在秦风眼里却很是不屑,宋氏集团多牛逼,那也只是你老爹牛逼,和你却没什么关系,有必要骄傲的日天一般吗?

    他点燃了一根香烟,目光在落地窗外四处看了看,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那家伙恐怕早就跟着他们一起混入了这家餐厅。

    只是不知道这名货真价实的B级杀手到底会以什么方式接近唐语彤。

    他在一旁抽烟,让宋哲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本想出声呵斥,但见唐语彤都没有说什么,他一个外人怎么说?

    这让他心里不禁一阵疑惑,唐语彤到底与这个家伙什么关系?

    他的人查过秦风,只查到对方是最近才成为唐语彤司机的,说白了也只是一个司机而已,怎么感觉唐语彤对这个司机未免有些太好了吧?

    过了好一会儿,包厢的门才再次打开,两名服务员推着一个小推车走进来,上面摆放着好几个山珍海味。

    把菜全部端上去了,两名服务员才先后离开了包厢。

    从始至终秦风的目光都在那两名服务员身上,直到他们离开。

    不过这两名服务员刚离开,包厢门又打开了,走进包厢的是一名身穿旗袍的女服务员,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是一瓶红酒,以及三个高脚玻璃杯。

    从那服务员走进来的一瞬间,秦风就眼前一亮,嘴角微微浮出一丝笑意来。

    这名服务员其实不算漂亮,一身旗袍带着苗条的身段,身材高挑,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

    来到圆桌前,放下托盘,把红酒放在了桌子上,并且把三个高脚玻璃杯以此摆放在三人的桌面上。

    不过当这名服务员端着最后一个玻璃杯准备放在秦风身前时,一只手却突然抓在了服务员的手腕上。

    服务员微微一愣,唐语彤也愣住了,连对面的宋哲也目瞪口呆,但反应过来后便是嗤笑一声:“唐小姐,你的员工真的是一点素养都没有,遇到一个女的就抓住人家的手,真的是一个流氓!”

    唐语彤脸色有些尴尬,不过却用询问的眼神看向秦风,她知道秦风平时的确很流氓,甚至经常用有色眼镜看其他的女的,就连自己也没少被这家伙偷窥过,但却从来没有直接动手动脚的时候啊?

    而那名服务员却在秦风抓住她手腕时,忍不住挣脱了一下,却没挣脱开来,眸子深处闪过一道凌厉的目光,但很快变成了楚楚可怜的样子。

    “知道我怎么看出来的吗?”秦风咧嘴一笑。

    那名服务员脸色明显有些变化,但依然没有说话。

    “你的化妆技术不错,身材也很符合女人,可以说,你的伪装能骗过很多人,但你其实破绽挺多的!

    这里的服务员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就连走路都有独特的气质,这一点你短短时间是学不会的!”

    秦风说到这里微微一笑,在唐语彤和宋哲疑惑不解的目光中,随即继续道:“走路的姿势,身上的气味,还有你手掌有老茧,以及你屁股没有女人那么翘,都是破绽!还有更重要的一点!”

    “就是你有喉结!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有喉结呢?”秦风嘴角微微上扬,说出了最重要的破绽。

    或者说他前面说的都是屁话,只有最后一句才是破绽。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唐语彤和宋哲下意识的便看向那名身穿旗袍的服务员,果然发现这个女的有喉结,如果不注意看,根本不可能注意到。

    这个世界上伪娘很多,一个男人可以通过化妆,打扮,以及各种学习女人的形态,哪怕声音都能模仿成为一个女人。

    但只有一样东西是一个男人无论如何也会暴露的破绽,那就是喉结!

    望着秦风那玩味的笑容,那名服务员终于脸色难看起来,眼神中闪过一道杀意,用力的挣脱出秦风的手,当即掀开自己面前的托盘,下方则是出现了一把匕首。

    握住匕首的瞬间,服务员当即朝着离自己最近的唐语彤刺去。

    这果然是一名伪装成服务员的杀手!

    匕首刺出去的一瞬间,秦风便搂住了唐语彤的身子向后偏移,另一只手则是直接抓在了杀手的手腕上,用力向桌面拍去。

    匕首从对方的手掌中脱落,而那名杀手也向后退了几步。

    “秦风!”唐语彤这才反应过来,这名女服务员居然是来刺杀她的杀手,刚刚若不是秦风把她拉开,那把匕首恐怕会瞬间刺入她的胸膛。

    “放心吧,有我在,没事的!”秦风自信一笑,玩味的看向这名杀手。

    这种伪装以及对刺杀目标的果断和速度,也只有B级杀手才能做到了。看来这就是这批进入华夏的三合杀手组织的十一人中的一个。

    那名杀手后退之后,真人投注:并没有立即逃走,他穿的是一身旗袍,左边的摆尾有一条岔口。此刻他手往岔口的地方摸去,很快就从旗袍中取出一柄长刀。

    “嗯?裆里藏刀?怎么做到的!”秦风看的一愣,这家伙厉害啊,旗袍里面还能藏一把刀,这绝活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你的,究竟是谁!”杀手咬牙沉声道,很明显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而且从声音也能听出来,这是一名岛国人。

    这便是琥珀所说的这十一个人中唯一的B级杀手,好像叫川田一郎来着。

    “我是谁不重要,但我想说的是,在我华夏的土地上行凶,你嫌命很长是吧?”秦风撇了撇嘴道。

    “你,死啦死啦地!”川田一郎一听,便挥刀冲了上来。

    秦风把唐语彤护在身后,随即身子向旁边偏移开来。对方的那柄武士刀直接劈向了圆桌,那张桌子瞬间被一分为二。

    借着这个机会,秦风一脚踹出,正中川田一郎的胸口,直接把对方踹飞,砸在了墙壁上。

    当桌子被一分为二时,菜盘子纷纷滑落。

    其中有不少直接落在了宋哲的身上,这家伙才反应过来,大叫的拍着身上滚烫的菜汤,再一看那锋利的武士刀和被劈成两半的桌子,瞬间脸色苍白起来。

    川田一郎挣扎的站了起来,他发现自己的确不是对方的对手,当即想到了什么,直接冲向宋哲。

    “秦,秦风救我!”宋大公子吓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