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魔兽之泰坦传说 > 第2章 拾起的光芒
    “就到这里为止了吗?”

    少女看着左上角的血量已经到达了红色区域,似乎做什么都于事无补了。

    于是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个死亡的命运,她原本是打算在旅馆里待到手游世界末日,然而还是无法接受这种等死的折磨,毅然决然的走出了旅馆,向着第一个任务出发。

    然而事与愿违,本来想要将命运握紧在自己手中,然而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对自己开玩笑,又或者是其他的原因,就在前一秒,少女似乎接受了这种放弃的命运。

    “霍格”第一个精英任务,在埃尔文森林的西南边一个小小森林之中,狗头人头领正蚕食着一个个到达这里的冒险者,而这位少女也是其中之一。

    “霍格”拿着他的单手斧,一把看着就非常渗人的武器,上面参差不齐的刀口,似乎是因为砍杀了太多冒险者,显得十分驽钝,而且上面挂着些许血肉模糊的肉体残渣,让这个精英怪物显得异常的恐怖。

    “不,我不要接受这种命运,我要活到这个世界的终结。”

    少女拿起了自己手中的细剑,细剑在感应到剑技动作后,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并向“霍格”刺了过去,然而“霍格”身为精英怪物,轻松挡下了少女的攻击。

    “歘……”一把长剑从“霍格”身后贯穿了它的胸膛,少女看到“霍格”的血条慢慢的归零,并将“霍格”从右上到左下一分为二。伴随着玻璃破碎的声效,变成了一块一块小小的玻璃碎片,消失殆尽。

    少女获救之后,全身突然变得使不上力气,双脚瘫坐在了地上,也许是因为自己从死神的手掌中,挣脱了出来,她双眼望向前方,似乎在努力看清楚什么。

    “霍格”阵亡光芒碎裂后,不到几秒钟的时间,就和这个世界的颜色重合在了一起,少女的眼前出现了一个身影,这就是我,一个路过的玩家。

    “嘿,姑娘,站得起来吗?”

    我将手伸向了这个小姑娘。

    “谢谢你救了我,我差点以为我就要死了。”

    少女眼角带着一丝泪珠,要不是双手无力,肯定就不断的擦着眼泪向我道谢了。

    少女看着我伸出的手,有些迟疑,但是还是边道谢,边将手伸向了我,我轻轻的将少女拉了起来。

    少女好像有些惊惶未定,似乎是那种重来没有接触过其他男性的那种感觉,她站起来过后,立马松开了我的手,两只手慢慢且小心拍着屁股上的灰尘,然而这个手游并没有那么多细节,能够沾上这种名为灰尘的东西,也许是想要化解这种尴尬。

    “这个手游都已经开服了三个多月了,为什么你还在新手村呢?”

    我来到这个手游也就才一天,主要是依靠着多年的经验,加之内测的时候,用自己孩子的账号玩儿过,就因为这个事情,还和我大吵了一架,说什么不要乱动他的东西,真是的,孩子果然不好教育,之前一直都是靠他妈妈在带,真是辛苦老婆了,于是后面我干脆自己买了一台这个VR潜行手游设备,想要弥补多年的亏欠。。。

    少女似乎回忆起了很恐怖的记忆,表情变得有些空洞,但是只是一丝丝,过了几秒钟,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眼神突然就变得坚定起来。

    “那个,我也记不清是多久之前了,但是我清楚的记得那天发生的事情,这个手游才开放的第一天,一万多名玩家都进入到了这个手游之中,大家都到处的感受这个手游带来的魅力,然而不幸很快就降临到了我们身上,那时候我发现没有登出选项,正当十分迷惑的时候,从远处发出了……叮当……叮当……的集合声音,瞬间全身上下发起了强制传送的光芒,进入手游的一万多名玩家,一起被传送到了起始之城‘暴风城’。”

    少女停顿了稍许时间,眉头显得有一些紧锁,然后又继续的说道。

    “突然,天空中,也不算是天空,只是这一层的天花板而已,上面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六边形WARNING的红色符号,瞬间一个接一个的铺满了整个天空,虽然是一个接着一个,但是任然有着一点缝隙,红色的液体从缝隙中倾泻而出,很快就快要下落到地面的时候,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血红色圆球,不到几秒钟的时间,蠕动成了一个巨大的披着红色长袍的人形生物,因为长袍下,看不见他的面孔,只能够听到他的声音,当他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所有人都本以为是什么彩蛋的天真想法,瞬间被扑灭。”

    “各位玩家,欢迎来到我的世界,我的名字是龙文磊,是现在唯一一个能控制这个世界的人。”

    “当时我脑中一片空白,因为我并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但是后来周围的人都在说就是他,就是他开发的手游,于是我一切都明白了,把我们囚禁在这个手游之中的就是这个人,我本以为只是单纯的让我们在这个手游之中多待一会儿时间,真人投注:想不到接下来的话,就让我们都震惊了。”

    “我想各位玩家已经注意到退出按钮从主要选单画面消失的情况,但这并不是手游有什么问题,因为这本来就是‘泰坦传说’的本来版本就是如此。从今之后,各位在到达这座城堡的顶端之前,将无法自己退出这个手游,此外,没有办法从外界的人来停止或解除VR头盔运作,如果有人尝试的话,那头盔所带的信号元件会发出微波将各位大脑破坏,停止各位的生命活动。”

    “呼……”少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像经历了沧海桑田一般。

    “当时,所有玩家都目瞪口呆,盯着上面那个所谓的上帝,因为他们也不知道究竟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但是当这个人将已经有三百二十一人从这个手游世界和现实世界同时退场的新闻报道发送给我们的时候,很多人都已经瘫痪在了地上。不断的说着,不可能,怎么可能,天哪,救救我,放我出去的一些话。当然,这一切都是没办法办到的,当时我也是如此,想要逃,却到处都是囚牢。接下来他说了一段让我们安心怎么都不起来的话。”

    “各位没必要担心放在现实世界的身体,现在所有的电视、广播、网络媒体都不断的重复报道着这个状况,以及有多数牺牲者出现的情形。所以各位头上VR头盔被强制拆下来的危险性,可以说已经降到了相当低的程度了。今后,各位现实世界的身体,应该会带着VR头盔的断线两小时内送到医院或其他设施,然后加以慎重的看护。希望各位可以安心……把精力都放在攻略手游上就可以了。”

    少女在诉说这一段恐怖的记忆时,早已闭上了眼睛,不敢相信这就是真实的世界。

    “希望大家注意,对各位而言,‘泰坦传说’已经不再只是手游,而是另一个现实世界,今后……手游中将取消所有复活机能,所以当HP变成零的瞬间,各位的角色将永远消失,同时……各位的大脑将被VR头盔破坏掉。”

    “还有这么惊险刺激的开幕式哦,感觉错过了几个亿啊。”

    “对了,你说你才进到这个手游,等于说,明知道了这是一个死亡手游,还要来这个冒险,你是有多么没有紧张感啊?真的就和刚开始一群信誓旦旦说要拯救这个手游世界的一群人一模一样。”

    少女对于我这种近乎找死的做法,感到什么不理解,难道还有什么东西比生命还重要的吗?也许也是因为这样,少女感到了一丝滑稽,那一直紧绷的脸,变得缓和了起来,露出了微笑。

    说来也十分的神奇,这个手游的表情系统真是十分逼真,之前就隐约的看到了泪珠,想不到嘴角的微笑也能够如此清晰可见,真是要赞叹现在的手游技术,也许在拼命工作的生活,忘记了真正的生活。

    “对了,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你说是现实里的名字?还是手游中啊?好像也不可能是问现实中的,嘿嘿。”

    少女有些羞涩,似乎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应该是现实中很少和朋友交流的那种,因为这个手游能够抢到内侧资格的真是少之又少,我算是其中之一,买了一套给了孩子,还是很后悔,如果没有把这个手游给他,也就不会被囚禁在这个死亡手游之中,不多想了,攻略掉这个手游不就结了。

    “我叫小爱。”

    少女有些不好意思。

    “小爱?挺好听的嘛,我叫黑猫酷,他们都喜欢叫我裤爷。”

    “裤爷,能不能问你为什么都已经开服了三个月了,还要进入这个死亡手游呢?”

    该不该说呢?我脑中闪出了十分犹豫的想法,因为这个也算是我自己的决定,至于是不是最佳的答案,我至今也没办法验证,也许说了,可以帮助我解答我的疑惑吧。

    “是这样的,这个手游囚禁了我的孩子,我实在坐不住了,所以来到了这个手游世界,准备亲手结束这个手游世界,是不是太自大了?”

    我第一次觉得自己自傲起来,连自己都想吐自己一身。

    “噗噗噗。。。”

    小爱总算忍不住,大声的笑了出来,但是笑了几秒钟过后,又显得有些失落。

    “裤爷,你说我的父母,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小爱的眼神十分的迷离,我也知道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最担心的是什么。

    “小爱,这时候,你父母就跟我老婆一样,都在跟上帝祈祷,祈祷你快快醒来,他们有些辞掉了工作,全身心的照顾着你们现实的躯体,你不用担心,也不用怀疑,没有一个父母不是全心全意对自己孩子好的。”

    我觉得这一套说辞,似乎有那么一点点作用,小爱的表情变得稍微有些缓和了,但是好像有什么情绪突如其来进入了小爱的身体之中。

    “那你说为什么他们不到手游中来拯救我呢?你说为什么?为什么?”

    小爱变得有些急躁,双手抱着自己的头部,拼命的摇晃着。

    男女授受不亲,怎么办呢?怎么办啊?现在懵逼的是我了,照理说这个时候应该是好好安慰下小爱,但是这里手游世界,应该问题不大吧,对不起了,老婆,这是为了救人于水火。

    我一只手轻轻放在了小爱的头上,虽然是手游,但是依旧能感受到头发的顺滑,这个触感和现实世界十分相似,小爱依旧在哭泣,对这个世界无所期望的颤抖慢慢传到我手上,直达我的脑部。这个死亡手游真的对这些孩子未来,会造成深深的影响吧,我们能做的也不是太多。

    “小爱,父母总有他们擅长和不擅长的东西,他们总是在做着力所能及的事情,让你的生活变得多姿多彩,其实他们也愿意替你来接受这个世界的苦楚,你想想我,本来和老婆一起照顾孩子就好了,现在因为我的任性,又可能会多了一个受害者,孩子和我的身体都拜托给了妻子,也不知道这样算不算负责任,至少我们都在做着自己觉得问心无愧的事情。”

    小爱似乎回想起了三个月以来一直窝在旅馆中,不肯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一直慢慢腐烂的身躯,自己既然踏出了第一步,那后面的所作所为都不要再迷茫了。

    我自己都诧异自己,居然还是能够好好的说出一大堆奇奇怪怪的道理,也许在孩子的培养上,我也会一起成长。

    看到小爱变得镇定了,我也放下了手,将长剑收在了背上。

    “咱们走,去拯救世界。我绝对会让你平安回到原来的世界。”

    小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跟在我的后面,一步一步的走向成长的道路。

    也许我才是最不负责任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