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魔兽之泰坦传说 > 第4章 剑士之碑、英雄之碑
    从任务地点前往‘暴风城’需要穿过一个森林,这个森林中树木异常茂盛,有一条宽敞的大道直接到达,沿路有稀稀疏疏的木制栅栏,好像是一条专门为来往贸易的通道。

    路上有一些低级野兽践踏这花草,这种事情是对于我们这个热爱大自然的正义使者,完全无法忍受的,于是我们将这些践踏花草的野兽,主要是的挡了道,挨个清理干净。

    伴随着野兽的惨叫和我们的嬉闹,很快便到达了‘暴风城’大门。

    ‘暴风城’大门是一座巨大的石碶拱门,两扇巨大的蓝绿色浮雕木门,雄伟而庄严的向旁边大大的敞开着,石碶的最上端,印有一面‘狮子’一样的蓝白色纹章。

    大门口整齐的排列着左右各两名守卫,也是穿着同样蓝白色‘狮子’纹章样式的盔甲,手上拿着长矛,显得十分英气,虽然一动不动,但是任然可以看出些许在呼吸时,起伏的胸腔,这些NPC做的也十分的精细。

    “这些守卫NPC,能够提供一些手游相关的指引,我就是被他们忽悠到之前的镇上去完成那个‘霍格’的精英任务,差点儿丢了小命,但是,其他一些新手教程还是值得一看的。”

    小爱叹了一口长长的气,对着我比划着‘暴风城’里大概的城市布局,给我介绍着‘暴风城’分为五个大区域,中心广场,工匠区,住宅区,军事区,贸易区。

    穿过了巨大的石碶拱门,便是一座宽敞石桥,石桥下流淌着一条巨大的池塘,石桥离水面大约有三米多高,池塘的水由两侧高大的山脉流下,汇入到池塘中,池塘零星的漂浮着些许荷叶,在这庄严的城池中,又增添了几分生气。

    石桥的两侧耸立着四座英雄雕塑,分别是,一个拉着弓箭的游侠,一个高举法杖的法师,一个手持盾牌的战士,一个雕塑已经破损不堪,只有半截,好像是一个穿着长袍的形象。

    继续踏着这个宽敞石桥向前走,不一会儿便到达了真正的大门口,门口有个小心中央花园一样的小广场,广场中树立的一个与之前截然不同,非常别致的雕塑。

    一个年轻的冒险者雕塑,背上交织着两把长剑,可以看出是一种十分威严的武器,但是雕塑的双手又感觉十分的纤细,很难想象能够一只手拿起一把这样的长剑,雕塑散发着一种十分强大的亲和力,来源于这个雕塑所刻画的微笑,这种微笑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这个人一定是前面几个雕塑所塑造的主心骨角色。

    越过了这个熟悉的雕塑,很快便来到了‘暴风城’中的第一个大区域,贸易区,这里虽然没有刚开服时候的热闹,任然还是有很多玩家和NPC商人在这里买卖各式各样的商品,但是依旧能够感受到那种,由创造这个世界的男人龙文磊所播种下,死亡阴影的种子萌芽出的沉寂。

    “真的是很奇怪,我也是花了很多时间才下定决心走出这里,有很多玩家和我一样都待在旅馆里,不敢踏出这里一步,靠着系统最开始发放的金币维持生活,我想并不是长久之计,所以反复思考过后,来到了第一层的城镇,开始了任务。”

    “也许是大家都想通了吧,决定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小爱好像放松了许多,可能是因为大家都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而且决心改变,并不是非得一定会死,现实和手游不也是一样的吗。也许哪天遇到了什么事故,突然戛然而止的生命,但是只要每一天过的都问心无愧,不就没有遗憾了吗。

    小爱本就是在前面带路,虽然步伐很慢,但是走的十分坚实,她肯定不后悔自己踏出这里的第一步。突然,她郑重其事的转过身来,我刚刚还在思考着关于这个手游世界的事情,差点儿把我吓来跳起来。

    “裤爷,我还没正式向你道谢呢。”

    “哦,小事儿,只是组个队做个精英任务的样子而已,不用太放在心上。其实我还有很多对这个手游不懂的地方还要麻烦你呢。”

    “在住宅区有一家不错的酒馆,我请你喝一杯,以示谢意。”

    “好吧,但是我们得先去‘剑士之碑’确定下那件事。”

    我有些笃定的神情,让小爱也感到了急躁,脚下的步伐变得稍微快了起来。

    “那我们就先去中心广场的‘剑士之碑’吧。”

    穿过了热闹的贸易区,潺潺流水在街道与街道之间粘连的流淌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差点望不着边际,由无数石板堆砌而成的巨大广场,广场中央有一个欧式风格的喷水池,依旧在不停的吐纳着泉水。

    周围靠近边缘,与其他区域相接的地方,铺设着几个花坛,现在手游中季节设定的是,春夏之交,所以花坛的花依旧盛放着,但相比之前人满为患的广场,已经几乎无人在这里驻留,可能是怕想起那天绝望的记忆。

    ‘剑士之碑’就耸立在中心广场的尽头,一个巨大的长方形黑曜石块,深邃的如同夜空,吞噬着所有玩家的生命,如果之前所讲,无人愿意靠近这座石碑,也没人愿意去细细盘算划去的人数,更不愿意去找到自己熟悉的亲人、朋友被划上那一笔无情的死寂。

    “咦,怎么这里多了一个小型的石碑。”

    小爱显得十分疑惑,这座石碑相比后面的‘剑士之碑’要小很多,而且也薄很多,上面也刻着些许的人名,不过好像是刚开始记录一样,没有几个。

    我靠近石碑用手轻轻的点击了一下,弹出了一个名称“英雄之碑”。

    ——攻略了迷宫BOSS的英雄。

    虽然“英雄之碑”特别的显眼,华丽的底座,金色的镶边,但是依旧有标识死亡的记号,与‘剑士之碑’直接画成横线的凄惨不同,这里标注的是天使符号,一个小翅膀带着一个光圈围绕着玩家的名字,显得稍微有些俏皮。

    “英雄之碑”挡在了‘剑士之碑’前面,但是任然挡不住那一道道悲惨的横线,稍微仔细一数,就已经有大约一千多两千人再也回不到这个世界了,那边的现实世界也是一样吧。

    “裤爷,你知道他们的ID吗?我帮你一起找,这里的数量真的是太庞大了,就凭我们两个也许也要花上一些时间。”

    小爱对着这些寄宿着生命的名字,强忍着心中的悲愤,怀着忧伤抚摸着这些逝去的玩家,在她看来,这些人无论是否与这个世界抗争过,他们都有太多遗憾,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和他们不一样,也或许是拼命挣扎后的悲剧。

    “呃。。。那个我也不知道耶,只是觉得可能看到就会知道,但是这么多名字,比我想象中还要多的太多,真是对不住啊,要不然我们就先找家旅馆住下,再从长计议吧。”

    我也不好意思的挠挠自己的头,无奈的说道,本来就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只是自己想当然的觉得,以为船到桥头自然直,既然找不到他们的,那找找自己的名字总可以吧。

    “啊咧,啊咧咧,真是奇怪,怎么会没有我的名字呢,照理说我是才登陆这个手游,应该在最后面,难道是我漏看了吗?”

    我不禁自言自语道,并快速的从最后一个ID向前寻觅着,拿手指一个一个的向前,仔仔细细的查看着,嘴巴还不停念叨着自己的ID。

    “黑猫酷,黑猫酷,到底你在哪里呢?”

    小爱看到瞬间变作小孩子一般的我,不禁“咯咯”笑出了声。

    “裤爷,既然没名字,就把名字刻上去不就好了,打倒BOSS,将名字刻在‘英雄之碑’上面。”

    我似乎恍然大悟,退到了“英雄之碑”面前,细细的观察这座石碑,也仔细的审视着这些英雄的名字。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我看看有哪些名字。凌异、风伤、贾斯提斯、科瑞琪、藤蒂尔。。。。”

    前面两个是被天使包围的名字,表示已经成为了烈士。

    “贾斯提斯、科瑞琪、藤蒂尔。真是一群会玩儿的孩子,把名字直接翻译成英文变成了ID,真的皮,是他们没错了。”

    我开心的大笑了起来,连小爱都露出了一种完全不明所以的表情,但接着就好像陷入了一段回忆之中,能够看出是那种刺痛人心的回忆。

    “这些人可都是现在攻略组的精英玩家,现在初始之镇‘暴风城’能有现在不萧条的景色,也有他们的一份功劳,初期的时候,大量玩家不知道如何生存下去,一部分像我一样选择了待在旅馆里,成为活着的死人;一部分因为多种多样的失误,导致了死亡;而有少数人则成为了如今的攻略组,一直奋斗在最前线。即使是我这种成天窝在旅馆的人,都能够清楚的知道那些消息。”

    我好想稍微的感觉到一丝自豪,但是转念之间又有些觉得害臊。

    “孩子们都这么努力的战斗了,我怎么能够还在这里浪费时间呢,得赶快想办法追上攻略组。”

    这时候,系统不合时宜的发来贺电:恭喜各位玩家完成第二区域迷宫攻略,请各位玩家有序移动到第三区域,祝所有玩家手游愉快。

    分布在这个‘艾泽拉斯’迷宫一共有一百层,由每十个迷宫组成一个大的层阶区域,每个迷宫都是逐个开放的,只能攻略了上一个迷宫才能攻略下一个。每个大的层阶区域当攻略了该层阶区域相应子迷宫,则会开放一些玩家的自主区域,而当攻略了以十为倍数的守阶迷宫,则可以进入到下一个大的区域,开放新的主城及一系列任务。

    小爱听到了这个系统的消息,身躯激动的无法停止颤抖,语气也变得有些战战巍巍。

    这时候‘英雄之碑’上又再一次浮现出那几个熟悉的ID,而这一次,没有一个ID被挂上天使的残酷。

    “攻略组真是太厉害了,手游才开始的时候,根本没人愿意去攻略这些迷宫,仅仅靠几个人慢慢的探索和攻略,那时候不仅仅是迷宫,就连一般的野外任务区域,死亡率都相当高,短短两个月不到已经有近两千人死亡。攻略掉十层足足花了两个月,而现在攻略完成第二十层,才过了一个月不到。”

    小爱露出了一种渴望,我能明显的感受到,一种对命运抗争的渴望。本来我就打算追上前面的攻略组,正好可以一起组队,风险也要小得多。

    “小爱,有一个问题我早就想问你了,你想快速的升级,然后成为攻略组的一员吗?”

    小爱先是埋头,像是思索了一下什么,接着坚定的抬起头,能清楚的看见下嘴唇有一些向内凹陷,只是轻轻的:

    “嗯”

    了一声。

    “我明白了,那我们先回旅馆吧,我们得好好计划,接下来的旅途,会很辛苦的哟,你要有心理准备。”

    看到小爱如此坚强,我也放心了许多,我得充当好年长者的义务好好保护好这个孩子才行,我暗自给自己做下决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