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正在修葺的巨大木制轮船,耸立在这宽敞的地下洞窟之中,很难想象这是一个人工开凿出来的巨型地下椭圆堡垒,周围岩壁上嶙峋的镶嵌着一个个巨大石块,应该是开凿过后剩下的,眼看就要坠落下来。

    远远就能望见木制轮船周围架立着层层叠叠的维修甲板,木制的甲板像是一张张破布,打着银白色的钢铁补丁。一些炮台架设在这些甲板之上,旁边堆成锥形的黑色炮弹堆。

    无缝连接的木板桥,从进入的狭小洞口伸向到大船边,开凿的地下矿坑,或许是挖到了地下水渠,积水漫过了支撑木板桥的木桩,粗壮木桩上一圈一圈年轮因长年浸水变得灰暗许多,虽然夹杂些许的青苔,也显不出任何的生气。

    下面潺潺的死水根本不会流动,但波光粼粼的参数效果让它十分动感,差一点就要到达木板桥的底面,下面的积水已经固定了水位,所以可以放心的从板桥上行走,板桥断断续续连接着一些小丘陵般的陆地,作为支撑点。

    尽头的最后一块木板桥向上四十度连接着轮船的边缘甲板。这是一个中世纪常见的巨型木制热动力轮船,并没有一块风帆,或许它并不想遨游在大海上,这就是最终BOSS自己给自己建造的理想宫殿,攻略这个迷宫区已经过了一个多月,所以已经被清的干干净净,没有一丝的灰尘。

    我们缓缓走在这些看着挺不牢靠的木板上,踏上去后还咯咯直响,火师兄总是在最前面游乐,他似乎很享受着手游的乐趣,木板被他激动的心情摇晃更加厉害。我和小柜子都紧随其后,不过看的出来小柜子还是很不待见我,可能是因为让她女儿身处险境的罪魁祸首虽然不是我,但是让她战斗在最前线的就是我家那个宝器。

    小爱则是被我们像孩子一样保护好好的,让她走在最后面,因为除了她之外,全都是异性,让她感觉到特别的不自在。

    “哇。隔着显示器看这个巨型轮船,完全没有直接进入到手游世界中牛掰啊。设计这个手游的人真是个天才啊。”

    “天才?我觉得他完全是一个疯子吧。把这么多人的性命当做儿戏一般,任他玩弄。”

    “不管他是天才还是疯子,能让我们重新聚齐在这个崭新的手游之中,也不见得不能打出一个happy end吧。”

    其实我心里想的,小柜子在现实里面,作为一个商人,还不是经常将很多人的价值分为三六九等,但是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很多人之间的东西不过是利益驱使,如果没有了这种明码标价,可能此时此刻也显现不出我们之间的羁绊吧。

    当时小柜子本来是打算把公司变卖了,花大价钱请人进入到‘泰坦传说’中去拯救自己的女儿,但是无论花多少钱,始终未果,后面经火师兄提点,决定自己亲自采取措施,而火师兄则毫无推辞,一起随同他进入手游世界之中。

    这座巨大的轮船形建筑,就是最终BOSS的战斗场所了,在这座轮船的顶部,已经没有了最终BOSS,就连一般的迷宫怪物也基本上荡然无存。

    围绕着巨型轮船周围的圆弧甲板,形成了一条天然的通道,像是一个学校操场一样椭圆。而面向我们进入这个地下堡垒的地方,则稀稀疏疏搭建着许多连接着上升的木板栈道。

    我们还是直接沿着主路,上升到了位于最顶端的最终BOSS战斗场所,这里是轮船的指挥舱室,也就是一个巨大的平台,左边巨大的桅杆像是一个坦克一样,右边则是一个黑漆漆的舱室。

    “这里什么也没有,我们来这里干嘛?不是说隐藏BOSS吗?”

    “你们怕是得了老年痴呆症吧。”

    火师兄已经摆好了战斗的架势,对着黑漆漆的舱室,有点儿把头向前倾斜进去,像是观察的样子,不过很快便发现根本没有任何怪物在这个最顶层的平台上,所以我们又是扑空了,果然要攻略整个副本,基本上就要把所有的地方都搜索一遍,我很难想象最后能不能发现并击杀隐藏BOSS,不过我们还是得去看一看,用自己的眼睛确定这个情况。

    “其实我们只是来这里观光一下,表示对逝去BOSS的尊重。”

    我也仔细观察了一下,不过我能够清楚的记得,几十年前的死亡矿井,那个所谓的隐藏BOSS厨师鱼人‘曲奇’,应该就是在下方的甲板上,但是并不能确定之前的攻略者是否已经将他击杀了。

    “我记得好像在最下层甲板的边缘,应该是出副本的地方,但是副本的出口我并没有看到。”

    小柜子将所有人的目光引向了边缘下方尽头,他指着下面说着,同时望向了远方的石壁上,这个说是石壁,其实是开凿过后石壁有些滑坡而形成的泥土斜坡,但是并没有发现哪儿有明显的洞穴。

    仔细往下面观察,周围有很多大块石头杂乱的滚落下来,有些甚至滑落到了水池之中,年代或许已经有些时日,上面都滋生了绿油油的苔藓植物。环视了最底层一周,并没有能够找到出去迷宫区的地方,难道说只能原路返回,那将是很漫长的一段路程。

    “那只有走原路返回从甲板的另外一侧绕到后面去。”

    小爱看着高高的像是悬崖般甲板隔断,有些发抖的提出建议,确实要按原路返回肯定要花上一些时间,而且也是因为我的失误,其实我确实记得要从另外一侧到达隐藏BOSS处,真人投注:不过出于对整个迷宫区的好奇,这个完全潜行的手游技术真是今非昔比。

    “你们过来看一下,这里好像看的到下面甲板。”

    火师兄几个健步走到了旁边,向下望了一望,我能够清晰的看见,他嘴角似乎浮现了一股善意的微笑。

    原本就是在悬崖样式甲板旁观察的小柜子和我,一把被火师兄整个手臂搂住,像是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的样子,直接拉着我们一起跳了下去。

    “哇哇哇。。。”

    在空中我们发出了凄惨的尖叫,虽然说这个高度并不是太高,但是因为和真实的跳崖感觉差不多,虽然我没有跳过,但是有一种蹦极的感觉,只有十米不到的高度,但是没有任何防护措施,显得真实而可怕。

    耳旁呼呼的风声,伴随着火师兄爽朗的小声,不知道这一跃,到达底部会不会还有命来吐槽火师兄,所以此时不说,以后我怕没有机会了。

    “妈的智障。。。瞧你吗的火师兄。。。啊。。。啊。。。”

    我感觉虽然只有短短的十米,用公式计算 H=1/2gt^2,时间不到两秒,却感觉到像是过了几年,人生跑马灯不断闪现着以前的记忆,原来火师兄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岁月不仅在他的身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就连思维的方式上,也没有留下任何的武装。想不到我居然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我的一生。

    在上面看着我们坠落的小爱,用一只手不忍心的捂着眼睛,并发出难为情的表情。也许她心里正想着,这群人真是已经有孩子的人吗?而且还要把这个手游世界解放出来的人吗?她不经疑惑交织在内心深处,不过一种愉悦心情陡然将这些疑惑掩盖的无影无踪,变成了忍俊不禁的微笑。

    “哎哟。。。”

    火师兄半蹲着安全着陆了,但是好像有些站不稳的感觉,摇摇晃晃的立直了身体。甲板上木头好像也被他的重力加速度压来深陷了不少。他似乎花了不少力气去平衡左右两边的两个人,真是有点儿辛苦他的作死了。

    “总算知道了,原来最危险的不是裤爷家的孩子,真希望不要遗传的这么完全。”

    小柜子很快的就回复了镇定,完全不像前几秒钟才从那么高的地方,怀疑人生的信仰之跃。还是很爱干净一般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虽然身上并没有什么弄脏或者弄破的地方,只是很快速的下落而已,而已。

    而我则还在惊恐之中,原本这个手游从那么高地方掉落下来也没什么大的问题,坠落伤害仅仅和敏捷数值有关,也不会损失太多的血量,但是如同蹦极的一般,即使是知道保护措施完全没问题,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也会给人造成极大的心理负担。

    “你们没事儿吧。”

    小爱在上面看着这一出闹剧,看到我们安全着陆了也放下了心,她两只手合十,并在中间开了一个洞,用来传播声音,像扩音喇叭一样向我们吼着。游离的眼神告诉我们两个字:才怪。

    这时候她像一个好奇的小老鼠一般,到处搜索着什么,不一会儿就发现了甲板上有一根粗粗的亚麻绳子,直拖拖延伸到我们的跟前,这根绳子好像还向我们在点头一样,真是嘲讽到极限的手游设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