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魔兽之泰坦传说 > 第20章 施法练习
    既然答应的事情,就一定要完成,这便是小柜子做人的宗旨。

    无奸不商,这或许是所有商人的通病,但是总是在这种大环境下,诚信往往是最难能可贵的东西,我和小柜子相识了几十年,从学生时代就和他读同一所中学,后来因为机缘巧合,又上了同一所大学。

    我是一幕幕看到小柜子从一名勤勤恳恳的销售员,成长为一个名震一方的企业老板,虽然我们选择的道路不同,但是有一点是没有变的,那就是诚信。

    他事业繁忙,不仅仅是我们都很难见上他一面,就连他的家人都很少有时间和他在一起,他的处所,除了公司,就是公司,还有公司。

    不过说来也缘分,他女儿和我儿子就读于一个中学,兴趣爱好或许是遗传吧,都对手游有着很深的喜爱。

    因为泰坦传说的问世,都向我们索要了这款手游,当时我们一看,这不就是当年的魔兽世界吗,于是我们也多买了一份儿。

    想不到将我们孩子囚禁的监牢,竟然也成了我们的救命稻草,更成了我们将羁绊延续的锁链。

    小柜子和已经开始打呼噜的火师兄有明显不同,他似乎并没有什么睡意,又好像是习惯了这样的作息。

    当小爱来到房间的时候,敲门声还没有响起,他已经站到了门边,警惕性超高的他,在确认门外是小爱的时候,大致已经猜到了小爱来访的原因。

    很快两人便消失在了门外。

    我十分不放心小爱和小柜子,原因其实很简单,最了解我的人有两个,一个是小柜子,一个是火师兄,最大的威胁已经熟睡,而另外一个威胁正在发声。

    我悄悄的跟在小柜子和小爱的后面。

    他们来到了铁炉堡后山的一个平台上。这里是许多玩家喜爱PK的地方,很适合作为练习技能的场所。

    因为已经夜深人静的缘由,几乎所有的玩家,都有着和现实一样的作息时间,都在每个相应的城镇休息区休息了。

    夜晚铁炉堡格外的灯火辉明,然而没人能享受到这个美好的夜景,因为这里的玩家都在为了活下去,和怪物,和自己,做着斗争。

    夜空中星星成为了雪地上照明的光点,这里有两个身影正常不断升起不同魔法光芒特效。

    “哎,又失败了。还是掌握不好释放的时机。”

    小爱释放到一半,突然光效消失后,她瘫坐在地上,感觉已经有些筋疲力尽。

    “你要记住,释放技能最多只能快速三次,第四次则需要重新选定。”

    小柜子连续而快速的释放了三个火球术,在地上出现了三处烧焦的痕迹。

    “哇,每次看到这种快速的施法,都惊叹不已,你们真的是太厉害了。”

    小爱不住的夸奖着小柜子,然而他还是继续认真的释放着技能。

    “再给你讲一遍,这个手游中,施法的时候会有符文围绕,而必须要选中相应的符文,然后配合你的技能,才能成功释放,也就是说,你必须要释放对的技能,而如何才能对呢,就是得看清楚,看仔细,那几个符文代表的意思。”

    小柜子做出了释放技能的动作。

    “火”

    一个像火一样的符文文字定格在了他的面前。

    “球”

    一个圆圆的符文又定格在了他的面前。

    “术”

    三个符文拼凑成一个完整的法术,一个技能火球术,飞向了地面。

    伴随着一股强大的热气流,火星四溅过后留下了烧焦的印记。

    随后又有两发特别迅速且连续的火球术砸向了地面,并留下了两痕烧焦的印记。

    “手游会自动记录你上次选择过后的符文,但是每次重新施法过后会有一点点小的偏差,你只需要在下一次施法开始的一瞬间,立即锁定符文,就可以快速释放魔法,但是最多经过三次施法过后,这种偏差就会变成下一个符文,所以每三次施法过后,你要重新选定一次,才能又连点三下,这种感觉。明白吗?”

    小柜子语速故意放的很慢,而且十分认真,像是教育自己女儿一般的语重心长。

    “不是太懂。”

    小爱发出了十分尴尬的笑容,真人投注:但是手中的施法练习已经没有停止,她用勤奋来弥补自己某些方面的不足。

    “你就把选择一个符文当做一次点击,第一次需要一次一次点,后面的就直接点三下。”

    小柜子用手比划着。

    我躲在身后的岩石旁边,静静的看着小柜子装逼,然后手中浮现了符文,就是遇到小爱时候最先给我演示的那个技能。

    “圣”

    “光”

    “术”

    一次缓慢的施法,完成了圣光术,一个沐浴般的光辉闪现在身上。

    “圣光术”

    “圣光术”

    连续释放了三次快速的圣光术,果然法术方面还是小柜子特别擅长。

    “还是挺简单的嘛。”

    “铁炉堡好像放烟花了。”

    “应该是电力不稳吧。”

    我立马趴在了地面上,圣光术的特效多次闪现着,差点儿被他们逮个正着。

    我像一个伏地魔的样子,慢慢的蠕动着身躯,想要快速逃离这个事发现场。

    “小爱先坐下休息一下吧,一口气没办法吃成胖子的。”

    小柜子叹着气,似乎表情由之前的和蔼变成了一个怅然遥相望。

    “是哦,嘿嘿。”

    小爱只是累的慢慢坐到了地上,不住的拿手指在雪地上画着,戳着。

    “对了,其实,魏。。。裤爷他人总是把什么事都想的那么美好,总是冲在我们所有人的最前面,这次的事情也是这样,明明叫我们都不要进入手游,自己却一个人承担起所有的责任。”

    小柜子眼眶好像有些温润,像极了喝醉的时候。

    “手游里提起现实世界中的事情,好像是禁止的吧,不过我确实是把你当做自己的女儿,感觉还是有点占你的便宜了,呵呵。”

    我立马愣在了原地。

    他接着啄着嘴说道。

    “还记得许多年前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家里没什么钱,孩子也刚刚出生,很苦,很苦,我也知道裤爷他家里只是还行,还行,反正还没来得及让我张口,已经把五万块钱的卡放在了我的包里,密码就是咱们寝室的门牌号。这么一去就是二十多年,从来没催过债,也没找我还利息,有时候公司不景气,他就说当入股了,如今已经成就了大半江山,然而又遇到了这个事,也不知道何时还有机会。。。”

    我深呼吸一口气,揉了揉眼睛,再也听不下去了,缩手缩脚的回到旅馆。

    雪太大,大的我有些发抖,雪太大,大的我听不见后面的话。

    小爱又在他的故事中继续练习到了深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