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魔兽之泰坦传说 > 第26章 烈士暮年
    危险的地方并不适合商量事情,真人投注:但是适合磨炼意志和技术。

    队伍里所有人的等级都基本上满足了斯林尔德最低要求,再来就是团队的配置,原本只有小爱一个治疗的情况下,我就十分担心,本来都做好了打算。

    现在风悯要转治疗,虽然这个手游不是说转就转,技能也需要熟练度,而且装备还是个问题。

    但是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向着斯林尔德进发了,毕竟留给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周围有许许多多的丘陵一直蜿蜒到了,西瘟疫之地和东瘟疫之地的交界处。河水虽然还是默默的流淌着,不过那红褐色的流水,给人一种悲凉的肃杀。

    “我很在意有一个NPC,不知道如今还在这个西瘟疫之地和东瘟疫之地交界的河流旁吗?”

    我们在这个交界的路口停了下来。在这些河流的两旁都有一连串矮土堆,并不是山脉,但是却像山脉一样连在一起。

    “我知道你说的是大元帅雷洛那个NPC吧,基本上是贯穿整个手游线索的NPC,但是你为什么想要过去看看他还在不在呢?”

    在一群人都十分不解的时候,小柜子率先发了话。

    “难道你不觉得他和我们的情况十分相似吗?孩子们都成为某些方面首屈一指的人物,而我们已经烈士暮年。”

    我摸着下巴思索着,将这种近乎诡异的相似解释给了所有人听,我虽然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能够理解,但是我被这种感觉刻下了深深的烙印。

    “正好也可以在野外让风悯熟悉一下治疗的手法。那就让小爱指导一下风悯。”

    大家似乎还是不太理解我的话,每个人都面面相觑,我于是将头转向小爱,转换了一个让大家比较关心的话题。

    “想不到小爱也有当老师的一天。”

    火师兄笑嘿嘿的夸赞着小爱,露出了十分亮白的牙齿,似乎还有些闪闪发光,我也不知道这个手游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包在我身上了。”

    想不到小爱已经能够这么快就可以露出如此自信的笑容,比起之前才遇见她不久的时候,还不断迷茫和总是哭泣的她完全判若两人。

    “我会努力的,争取不拖大家的后腿。”

    有些胆小却着实坚定的回答,能够下定决心转治疗,并以此为道路,本来就是一件困难重重的事情。

    我不经看了一眼小爱,能看到她依旧开心的笑着,并走到风悯的身旁开始讲述着什么。

    代替了火师兄走在最前面的我,已经将所有人带到了溪流旁的一间小屋面前,这是一件简陋的瓦式单间,有着一个破损的烟囱,并没有看到十分黑漆漆的烟囱口,看来并没有在家里开过饭。

    虽然是一件简陋的房屋,但是并没有明显破损或者是蛛网的覆盖,完全不像是建造在这个充满天灾肆虐的地方建筑。

    “勇士,最近家里开不了锅,能不能麻烦你们帮忙去清理下周围的蜘蛛,带一点蜘蛛腿回来,那个东西料理出来的烹饪十分美味。”

    一个长着披肩白发的中年大叔,白色络腮胡子却打理的十分整齐,全身上下透出了一股没落的领导气息,身边的老马不时发出‘斯斯’叫声。

    “正好这个任务也会送一个特别好的治疗装备。不过跨度可能会有点儿长,我们还是稍微加快一下速度。”

    很快我们便将周围丘陵地带的蜘蛛全部清理,一个不剩,带来了NPC需要的蜘蛛腿。

    “勇士,请务必尝尝我的厨艺。”

    中年大叔快速回到了自己的房屋中,然后能看见烟囱升起了两三朵青烟,随后他便从屋中出来了。

    此时他手上已经端着一盘热腾腾的美食,与其说美食,不如说只是用蜘蛛腿烹饪而成,大块鸡腿形状的肉制品,但是黄油油的酱汁覆盖了整个食物,看起来还是很有食欲的,不过一想到是那些受到天灾感染的蜘蛛,就瞬间就又丧失了品尝的欲望。

    中年大叔看着我们吃的很开心,叹了一口气,慢慢的思索着过去。

    “勇士们,谢谢你们能够喜欢我的料理,以前我也经常给我孩子做这些料理,他也十分喜欢。”

    中年大叔似乎有一些伤感,语气也变得有些缓慢了。

    “我的名字叫大元帅雷洛,原本是白银之手的圣骑士,原本和孩子一起无忧无虑的生活在小镇上,因为一次偶然的遭遇,遇到一名隐居的兽人,我们当时厮杀了起来,不料旁边的塔楼废墟发生了崩塌,被碎片砸中的我失去了知觉。。。”

    “外面站着风太大,如果你们有兴趣继续听我的故事,那就到小屋里坐下吧。”

    大元帅雷洛走向了小屋,并示意我们一同进入。

    我们坐在他不宽敞的小屋中,听着他述说起以前的故事,当然这个故事已经听了不止一遍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发现我躺在了自己的床上,我的守卫队长告诉我,搜寻小队几天前发现一匹马驮着昏迷的我回来。我努力整理自己的思绪,惊讶的发现能够从废墟救出自己只有那名兽人。后来我果然找到了他,伊瑞尔。”

    “当晚,我们促膝长谈,伊瑞尔向我讲述了兽人高贵的过去,是燃烧军团侵蚀让他们不得不离开自己的族人。他的高风亮节战胜了仇恨和偏见,与我荣耀高于一切的思想产生了共鸣,我们成为了要好的朋友,并发誓永远不向外界透露他的行踪。然而,仇恨兽人的人类,却因为我的失误知道了伊瑞尔存在,并下达了搜捕迷命令,当我看到了被押解回城的伊瑞尔受到非人道殴打时,我怒不可遏并向自己的部下发动了进攻。”

    “而我则以叛国罪被告上了法庭,当我接受审判的时候,我的朋友,妻子都恳求我把责任推卸到兽人身上,然而法庭上,我看到白银之手的旗帜时,我回想起当年儿子天真纯洁的问题‘爸爸,所有的兽人都是坏人吗?’。我义正言辞的讲述了整个事件经过,深受感触的陪审团无法给我定下叛国罪,但我也无法改变攻击部下的事实,我被白银之手开除。昔日战友乌克萨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亲自主持仪式消除我的圣光之力,我被判处流放。”

    说道这里大元帅雷洛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因为事情并没有结束。

    “之后在得知伊瑞尔被判处死刑的噩耗后,我决定即使付出生命也要拯救伊瑞尔。在斯林尔德的刑场上,没有了圣光之力的我,被人多势众的卫兵制服了。就在此时,一支兽人部队冲了进来,释放了所有兽人战俘。我带着伊瑞尔趁乱突出重围,向城外逃去。但是,饱受折磨的伊瑞尔已经奄奄一息,眼看自己的兽人朋友即将死去,几乎绝望的我举起颤抖的双手向天空呐喊,这时奇迹发生了,一缕圣光从天而降,笼罩伊瑞尔,圣光之力将他从死亡线上挽救回来。那支营救兽人战俘的部队来到我们面前,部落新酋长萨尔玛伸出手,邀请伊瑞尔重回部落。在离开之前,萨尔玛庄重的向我致以了部落勇士礼节。接下来的日子,流放的我过起了隐居生活,直到现在,只有在儿子加入白银之手骑士团,我才悄悄的回过一次家乡,看着自己的儿子已经成为了一个高贵圣骑士。”

    大元帅雷洛苍老的脸庞滑过了一丝欣喜泪水,而这时候,火师兄和小柜子站起身走到了门外。

    只是眼前有些朦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