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魔兽之泰坦传说 > 第34章 逞强的安排
    将残余的小老鼠和小蟑螂清理完毕过后,出现在眼前的场景让我们如临地狱,成群结队的亡灵怪,来回巡逻的蝙蝠怪,远远就能看见其中一扇硕大的城门下,堆砌着一些由木头箱子做成的路障。

    “我们一波一波的拉过来,在这座城墙边卡一下视野。然后清理掉。”

    小柜子指着长方形通道的一个拐角处,那里大概有两到三个人那么宽,虽然空间不大,但是已经算是最好的处理手段。

    “想不到,你还记得很清楚嘛。不过大家要小心蝙蝠,它会释放恐惧技能,如果打断不了,尽量离外面的怪物群远一点儿。”

    我还是说不出,这个技能能够驱散,因为目前的情况来看,治疗并没有很高等级的神圣系技能,驱散的话,也不知道熟练度是不是已经到达了领悟阶段,再一次说出来可能又会打击到她们。

    “这么多怪物,我们得好久才能清理完啊。”

    风悯像是小孩子一样在兰斯面前撒娇,露出了一种特别不想继续下去的表情。

    “不用担心,就当是刷经验了。”

    兰斯依旧是宠溺着她,我确实很难猜测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父女?情侣?算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目前需要做的就是赶快将这个副本攻略完成。

    “在怪物过来之前,任何人都不要有动作,除了再兴和火师兄。”

    所有人状态都完全恢复了,小爱和风悯的衣服也干了,她们将披在外面的外套脱了下来,并放进了背包。

    手游中一件物品脱离原主人之手,长达十五分钟就会变作公共物品,任何玩家都可以拾取。

    “开怪。”

    隐隐约约中好像忘记交代什么事情。

    火师兄一个冲锋技能直接冲向怪物堆,然后一个雷霆践踏,晃晃悠悠的跑回城门拐角处。

    没错就是这个事情,火师兄将密集的怪物群,足足拉了三堆回来,三只食尸鬼,两只天灾祭师和虚空兽,还有两只地穴蜘蛛。

    不过还好,没有把巡逻的三只蝙蝠给拉过来,不然一定是团灭的节奏。

    现在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吗?

    “小柜子,你无限羊近点的天灾祭师,飞困,你羊远点的天灾祭师,火师兄你拉三只食尸鬼,再兴剩下的两只地穴蜘蛛和虚空兽,都是你的。先全力处理掉地穴蜘蛛。”

    我用极快的语速将任务安排完成,也没有注意到底他们听懂了吗,我已经跑到了其中一只地穴蜘蛛旁边,而兰斯也到了另外一只地穴蜘蛛旁。

    因为这个地穴蜘蛛是远程怪物,每次攻击是丢出三只小蜘蛛,我们兰斯一人先应付一只,我用单手剑将其中一只地穴蜘蛛的攻击抵挡下了三分之二,而兰斯用两把剑轻松抵挡了三分之二。

    “果然回去还是再买一把剑,二刀流,牛皮。”我心里想着。

    一个火球术从我身旁飞过,击中了面前的地穴蜘蛛,我还以为是那两个天灾祭师的法术,但是回想起应该是暗影箭一类的技能。

    一远一近两只绵羊正在地面上爬来爬去,真人投注:‘绵绵绵’断断续续的叫着。

    三只食尸鬼的伤害十分之高,很快就将十分硬朗的火师兄消去了一半血槽,小爱和风悯一动不动的释放着治疗技能,才能勉强将血量维持在相对安全的区域。

    精英怪的血量和防御都特别的高,我们普通剑技对他们造成的伤害并不可观,只有相应法术技能能够造成一定量的伤害。

    我和兰斯将地穴蜘蛛的仇恨建立充分过后,就跑向火师兄面前的三只食尸鬼,对着其中一只食尸鬼使劲输出。

    很快就将其中一只食尸鬼,就变作几段躯体,然后化作光片消失了。

    我们立马切换目标继续输出另外一只食尸鬼,这时候治疗已经轻松了许多,不紧张的时候还能其他成员补上失去血量。

    这时候其中一只天灾祭师变回了人形态,祭师双手闪着黑色的特效,正在释放暗影箭,飞困直接一个沉默,打断了祭师的施法,祭师只好使用普通攻击,跑向了仇恨最高的——风悯。

    “快跑。”

    兰斯大叫着,风悯正在专心的治疗,一听到兰斯着急的叫喊,全身吓耙了一般,慢慢的往后退,但是地穴蜘蛛,不合时宜的丢了一个蛛网,将风悯定在了原地。

    再兴光是应付虚空兽已经无法抽身,虚空兽各种技能夹杂着普通,让再兴为了尽量受到少量的伤害已经疲于应付。

    “去吧。”

    我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有点带一些逞强和装酷,兰斯拔腿就跑,奔向了风悯,两三个剑技就把天灾祭师的仇恨吸引了过去。风悯紧张激动的心情,一下子就得到了平复。

    现在问题来了,两只地穴蜘蛛一次丢出六个小蜘蛛,全部交给我一人应付,幸好两只地穴蜘蛛的攻击频率刚刚完美无缝连接,并且又是远程,我离开了好一段距离,站在和兰斯的一条直线上,依旧是三分之二的攻击被我统统抵挡了下来,不过根本没有任何闲暇的时间,我高度集中,但任然有三分之一的攻击在慢慢消去血量,而且伤害是之前的两倍。

    “先杀掉一只祭师,我可以的。”

    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在小爱面前耍帅一把,之前都是被火师兄和小柜子将风头都抢光了,我身上会时不时的来上一道光芒,就是小爱抽空给我的治疗。

    我一只手拿着长剑不断抵挡着如山体滑坡般的攻击,另外一只手还对着小爱比划出一个没问题的大拇指。

    小爱看到过后觉得又好笑,又为我捏把汗,这个节骨眼上还要装逼。

    很快其中一只天灾祭师被所有人集火解决掉了,剩下来的怪物也各自拉好,并且一只一只按着,地穴蜘蛛,食尸鬼,祭师,虚空兽的顺序,逐个解决掉了。

    “呼。”

    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不止我一个人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目前也不是怪火师兄的时候,是我没有把任务分配好,他从以前玩儿手游的时候就习惯了这种方式,只要我说什么就做什么,绝对是没问题的。

    总是把细节说的十分细致,应对方式也说的十分详尽,不过现在有些上年纪了,装了其他很多现实中的生存技能,不是当年只为手游而生的时代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