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我的女神是狐妖 > 第9章 夏冰清
    晚上七点,杨逸从王姐手里接过来今天一天的工资,但意外的是,今天多了几十块,杨逸有些疑惑。

    王姐笑着说看他工作最认真,一点也没有偷懒,所以加了几百。

    杨逸道了谢,点点头拿着钱回家,看着杨逸离开的背影,王姐有些微微叹气,那几十块钱根本就是她补贴上的,杨逸和她儿子同岁,但是更她儿子相比,杨逸在本该享受父母关爱,专心学习,享受青春的年纪,却要独自赚钱养活自己,让她很是唏嘘。

    杨逸坐上了回家的公交,和以往相比,今天的他似乎一点都不累,他带着耳机,感觉今日推送的音乐都轻快些。

    他能感觉到身体里那股“气”在身上游走着,也能感觉到那里面的能量。

    他现在确信,那晚上三个混混的事情,和这一股能量有关,它似乎在保护着自己。

    但这股能量似乎是完全靠本能在身体游动,保护着自己身体不受伤害。

    但自己完全不会控制和运用啊!

    公交车上人越来越多,杨逸看见老人让了个座,又收下了5点善意值。

    看着窗外飞驰的景物,形形色色的行人,杨逸突然觉得有些恍惚,是不是在这些匆忙而不起眼的人群'中,也有一个如他一般的人,拥有着不敢公诸于世的异能,在小心谨慎的隐藏着?

    明天又要上学了,高三,很快又到了高中决定命运的时刻了,高考。

    等等!

    我都有透视眼了我还担心高考吗?

    杨逸心里突然激动了起来。

    天啊,之前怎么没想到它有这么大的用途了?

    杨逸心潮澎湃,忍不住跟着耳机哼起歌来,一想到自己有这么大的作弊器,高中的学业好像没那么繁重了。

    如果自己能考个好成绩,也一定要选本地的大学,万一父母哪天出现,家里也不至于满是灰尘。杨逸这样想着,激动的情绪才缓和了几分。

    与杨逸此刻激动亢奋的情绪不同,离他不远处的女人夏冰清心里却是“砰砰”直跳。

    因为她左边一个满脸胡渣的大汉,手正偷偷摸摸往她右边一个职场小青年的兜里探。

    夏冰清想叫,但旁边这个满脸胡须的虬髯客实在太高大了,一看就吓人,她不敢。

    但她作为一个老师,碰到这种事装作没看到又让她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就在胡须男快要得手时,车子一晃,夏冰清灵机一动,顺势往前一个趔趄,靠到那小青年背上……

    “不好意思啊!”夏冰清道着歉,小青年摇摇头表示没事,而胡须男的手也抽了回来。

    没多久,胡须男又将手伸了进去。

    夏冰清心里一急,真人投注:只得故伎重演,又是一个趔趄……

    “哎呀!”

    夏冰清故意配音道。

    接着她发现,所有人都看着她。

    胡须男转头看着这个女人,瞪着眼晴,满眼怒气。

    他知道夏冰清是故意坏他的事,第一次往前倒还说的过去。

    第二次车子在红灯前,动都没动,你也往前扑?

    你当我傻子吗?

    看着胡须男居高临下看着自己,手放在兜里,仿佛握着什么东西。

    而两边似乎还有人朝她围了过来,夏冰清心里吓坏了,她现在才想起来,一般情况这种人,都是一个团伙干的。

    夏冰清抱着头,车上人这么挤,说不定下一站就被他们几个弄下车……

    就在夏冰清害怕焦躁得快要哭出来时,突然,耳朵里多了一只耳机。

    耳机里放的是张学友的《李香兰》,婉转抒情,优美动听。

    夏冰清回头,看见自己背后站着一个青涩干净的男孩儿,另一只耳机,就在他耳朵里。

    杨逸抓着吊环,又往夏冰清身上靠了靠,装出情侣的样子。

    而刚才的一幕,杨逸都看在眼里,通过眼睛的透视,杨逸看到,此刻那胡须男兜里的手中,还抓着一把弹簧刀。

    胡须男看见杨逸走过来,慢慢又挪开了几步,而他另外两个同伙,也转过身子,看着窗外,默契的仿佛不认识。

    见危机解除,夏冰清长呼出一口气,就在刚才,再晚一步,她就叫出来了。

    “下一站后门下车,前门再上。”就在夏冰清心态稍定时,耳边突然传来一个极低的声音。

    夏冰清扭头,看见那胡须男果然依旧用余光盯着自己。

    她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到站了,夏冰清深吸一口气,一个箭步下了车。

    胡须男和周围几个男人对视一眼,陆陆续续也跟着下了车。

    一共六个!

    下车后夏冰清心砰砰跳着,就在人全部下来后,按着杨逸说的,夏冰清迅速跑到前门,在车门即将关闭的那一刻,抢着重新上了车。

    车门重新关上,夏冰清看着车外胡须男几人愤恨的看着开动的车子,抓着扶手大口的喘着气。

    实在吓得不轻。

    好一会儿,夏冰清终于感觉平静了些,抬头看向那个少年,准备道个谢,但那小伙子抓着扶手,两只耳朵挂着耳机,闭着眼睛,似乎听歌听得挺入迷。

    夏冰清没太好打扰他。

    善意值+10

    杨逸微微一笑,原来他脑海中的异能和姑娘一样,善于给他发好人卡。

    到了学校附近的站台。

    杨逸下车了。

    “哎,小哥!”

    杨逸突然听到有人叫他,这称呼还挺别致。

    杨逸回头,取下耳机,是刚才公交车上的美女。

    “刚才……谢谢你啊!”夏冰清追上杨逸说道。

    “你心地挺好,胆子很大,就是演得太差!”杨逸手里甩着耳机,笑着说道。

    夏冰清脸一红,知道他是指自己在车上为了阻止扒手假摔的事。

    “当时也是没办法……,你是住在这附近吗?”

    夏冰清问道。

    杨逸摊了摊手,“不够明显吗?”

    夏冰清指了指杨逸高中的校门口,说道,“我就住这里面,有时间请你吃饭。”

    杨逸有些好奇,“职工家属?”

    夏冰清笑了,“什么呀,我是老师!”

    “老师?”这次轮到杨逸惊讶了。

    “对啊,不像吗?”夏冰清问道。

    杨逸摇摇头,“眼拙,没看出来,你看起来像学生。”

    杨逸只是说了一句实话,但夏冰清很受用,她今年二十六岁,但她天生丽质,又是一副娃娃脸,确实不像一个老师。

    走到校门口,夏冰清在进校门之前,向杨逸询问手机号码,称有机会一定要请他吃饭,表示感谢。

    杨逸让她记下手机号,笑着说,“尊敬的老师,有机会的话,学校里会经常碰面。”

    夏冰清愣了,似乎不相信地说,“你不会还是个学生吧?”

    杨逸一脸无语,“对啊!怎么,我很显老吗?”

    夏冰清摆手,如实说道,“相貌很嫩,做派很老成。”

    杨逸笑了笑,也不知道是褒是贬,道了别转身走了。

    和杨逸分开,夏冰清一边走一边回忆之前公交车上的事,她依旧有些后怕。

    “好险啊!”

    如果没有杨逸解围,真不知道那些人怎么报复自己。

    她打心里觉得杨逸之前那老道的反应,根本不像是一个学生,倒像是一个久经世事的老油条。

    其实也没错,这么些年,杨逸暑假和寒假基本上都在打工,各式各样的工作,接触各种人,相对于这些温室里花朵,杨逸就显得见多识广。

    你所有的经历,都会刻在你的脸上,所以杨逸比同龄人,显得更成熟些。

    快回到家时,杨逸取下耳机,在他正准备开门时,忽然在楼道里听到了一丝丝呜咽声。

    既像婴儿的抽泣,又像小动物的悲鸣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