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我的女神是狐妖 > 第12章 戴上绿帽
    就是不知道自己的装备,能不能给别人戴上。

    早上是自习课,秃顶的物理老师坐在讲台上打着瞌睡,时不时地拿出泡着枸杞的保温杯喝上一口,然后吧唧着嘴。

    杨逸看着物理老师,心里戚戚然,一想到自己人到中年也许会变成这个样子,他都觉得恐怖。

    他觉得自己可以苍老,可以大肚子,可以长褶子,可以一头白发,但万万不能接受秃顶。

    这时的杨逸昏昏欲睡,而蒋飞却课桌里掏出一张带着印花极其精美的纸,开始写情书,他极其认真一字一句都仔细修饰,字字雕琢。

    但至于写给谁,他现在还不知道,等他物色好了再加上名字即可。

    “渣男”本色。

    突然在上面物理老师唾沫横飞时,蒋飞碰了碰杨逸的胳膊,“你前天干嘛去了?打电话不接?”

    杨逸一愣,不过救钟灵进医院的事他不可能告诉蒋飞,随口说道,“打工!”

    蒋飞“哦”了一声,杨逸每个星期发传单的事他是知道的,蒋飞家很有钱,他不缺钱,但他对杨逸每个星期去挣钱打工的事,还是很佩服的。

    “那你知道这两个晚上我住在哪儿吗?”蒋飞突然神神秘秘地说。

    “如家!”

    还不等杨逸回答,蒋飞立马自己接口道。

    杨逸暼了他一眼,“完全不意外!”

    蒋飞皱眉,“你能不能别这样,快问我和谁!”

    杨逸无奈,看着蒋飞期待但眼神,佯装好奇的夸张的问道,“和谁啊?”

    蒋飞眉开眼笑,“一个辣妹,附近专科学院的妹子,身高一米六二,体重九十三斤,前凸后翘,肤白貌美,三围是……”

    杨逸打断他,“我不想知道这么详细。”

    “羡慕吧?”蒋飞挤了挤眼睛。

    杨逸翻了个白眼。

    羡慕?

    我现在可是拥有特异功能的人!

    可是会透视的人!

    可是拥有绿帽子……这个不说了。

    我会羡慕你?

    等等!

    好像还真是挺羡慕啊!

    杨逸又想起钟灵和苏如那令人喷火的身躯。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只能看猪跑,不能吃猪肉。

    这个比喻好像不对。

    那两个大美女,怎么能比做猪呢?

    “怎么勾搭上的?”杨逸问道。

    “俗气,怎么能用勾搭这个词呢?那是一段奇妙又浪漫的缘分,那一天,天光正好,微风拂面,我遇见她,就像一阵小雨吹落我心底……”蒋飞眼神漂浮,小声而深情地,绘声绘色的描绘着。

    “等等,我不要知道这些前奏,说重点。”杨逸打断他。

    蒋飞有些不快,“她前天给我发信息,问我什么时间能抽空和她睡个觉!”

    杨逸愣了,我去。现在约人这么直接的吗?

    “那你怎么回的?”杨逸接着问。

    “我就回了一句,择日不如撞日咯。”

    我擦,这个“日”字用的精妙啊!杨逸目瞪口呆,蒋飞这语文没白学啊,一语双关啊!

    杨逸竖了竖大拇指,让蒋飞很是得意。

    “不过,这姑娘看起来文静瘦弱,当时两个大花臂还是吓到我了,我不喜欢这样的,太狂野了。”蒋飞又补了一句。

    杨逸撇撇嘴,得了便宜还卖乖,真是渣男。

    “你是不知道,她有多狂野,在那我人生中昏暗的两天里,她蹂~躏着我,折磨着我,摧残着我……我还是个孩子啊!”

    蒋飞语气痛苦,但表情却是很回味享受,杨逸毫不犹豫的对他竖起了中指。

    杨逸突然想到啥,说道,“这好像是你这个月第四个女朋友了吧?”

    蒋飞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表情有些沉重,他抱着指头算了算,“好像是的,才第四个,这个月快到月尾了,看样子,指标又达不到了。”

    看着蒋飞遗憾的模样,杨逸暗自捏起了拳头。

    他喵的一个月四个不达标,老子十八年一个都没有算什么?

    杨逸回首自己这十八年的处男生涯,对比蒋飞,他似乎真的觉得渣男是天生的。

    当他喜欢的是学习好的姑娘时,蒋飞已经盯上脸蛋漂亮的了。

    当他开始喜欢脸蛋漂亮的姑娘时,蒋飞已经又说身材苗条的最好看。

    当杨逸终于发现身材苗条的姑娘养眼时,蒋飞又不屑地表示前凸后翘才是实战利器。

    当现在的杨逸青春之火正旺,看见蒋飞说的那种极品丰满的身材直流口水时,蒋飞已经再说吃不消了。

    我靠,处处慢人一步。

    杨逸越想越气,意识在脑海打开装备栏,要是这顶帽子能够戴在蒋飞头上,那一定很解气。

    但也就是那么一想,他也没指望自己的装备能够用在别人身上。

    但在杨逸意念一动的下一秒,却发现,装备栏第二个格子的绿帽子不见了,杨逸睁开眼,发现正在蒋飞头上转着。

    这他妈也可以啊?

    杨逸目瞪口呆。

    蒋飞转头看着杨逸望着自己的头顶一脸吃惊的模样,赶紧摸了一把头发,“我头发很乱吗?”

    杨逸摇了摇头,他好像觉得,蒋飞带上这顶帽子,很合适。

    首先,他确信,除了他,别人是看不见这一顶帽子的。就像他的眼镜一样。

    再有,他也不确定这帽子有什么卵用,在蒋飞身上看看效果,自己只要跟着他,有什么不可控的特殊事件自己可以立马收回来。

    说到底,杨逸对绿帽子先入为主的思想太深,反正,要自己戴着试,杨逸是不愿意的,虽然自己没对象,但玄学的事谁也说不准。

    昨晚的梦让他心有余悸啊!

    ……

    ……

    东海市的CD区,这里是不少官府部门的所在地。

    一个中等个子的小平头,穿着白衬衫,手里提着几份打包的升降餐盒,穿过超市后门,来到一栋破旧的办公楼。

    小平头上楼梯时,一步一步地很有节奏感,仿佛听着某种复古的蓝调歌曲,来到三楼,小平头钻进一个没有门牌号的房间。

    打开房间,这房间大概有一百多个平米,最里面有着一些破旧的办公桌,每台办公桌上有一台并不先进的电脑。

    四处乱糟糟的,看起来不像什么办公的地方,倒像是一间废弃的仓库。

    而在这房间左侧的墙面上,挂着一块牌匾,这牌匾歪歪扭扭,而牌匾上写着三个铿锵有力的大字。

    “特防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