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我的女神是狐妖 > 第16章 医院检查
    杨逸依旧不为所动,拖着她就往校外走。

    “你在这样,我生气了!”夏冰清继续威胁道,而且越发的用力反抗。

    还好这会儿是上课,要是下课时间,让学生看到这一幕,她还怎么教书啊!

    平时庄重优雅的在课堂前板书的她,居然被一个学生拖着走?

    就像拉着耍小性子的女朋友一样?

    杨逸听到夏冰清的话,突然转身,看着她,大声说道,“你别叫了,今天就算硬拖,我也要拖你到医院去,你要怪我骂我,等从医院回来再说。”

    夏冰清愣住了,被杨逸说的有些呆了,杨逸的表情眼神跟坚定,而且很诚恳。他说完继续牵着夏冰清往校外走去。

    这次,她没有反抗,她盯着杨逸的后脑勺,看着这个比自己还小几岁的男孩儿,总感觉有一种不符合其年龄的成熟感。

    自己在他面前,仿佛不是老师,而是被保护的学妹一样。

    想到这里,夏冰清有些脸红,她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都当人家老师,还学妹?脸皮真厚。

    坐上出租车,往医院开去,杨逸将头扭到一边,看着窗外。

    夏冰清很有些无奈,就算着是搭讪,献殷勤,杨逸这也太认真了点吧?

    “那个……咱们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点?我就是头痛……”夏冰清小声说道。

    杨逸转过头,盯着夏冰清光洁的额头看了一眼,幽幽说道,“别说了,算我小题大做也好,无事生非也好,就算对你耍流氓都行,等你检查完再说。”

    夏冰清看着杨逸,那认真的的表情就像天桥下贴膜的。她也不在说什么。

    来到医院,排队,挂号,杨逸都一马当先,夏冰清看着忙碌的杨逸,心里有些暖意,夏冰清心里突然想到,上一次来医院是什么时候?

    上一次有人陪自己来医院是什么时候?

    好像记不清了。

    就算人家小题大做,到时候啥问题没有。起码这份体贴她很受用。

    终于到了夏冰清做CT检查了。

    杨逸等在医院外,坐在铁皮椅上,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他戴上眼镜,人群在他眼里变得光怪陆离了起来。

    他现在不止能看到人们衣服下的各种绮丽画面,还有更多更深层次的东西。

    孕妇体内胎儿的律动,体内交织着鲜艳和活泼的气息。

    白发老人体内那象征着衰老的灰白的气息。

    重病患者体内透着死亡意味的丝丝黑气。

    杨逸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都说医院见证着无数生命的交替,在杨逸眼里,都是那么具体而鲜明。

    等了很久,夏冰清出来了。

    杨逸看着她那有些发红而有颓败的眼神就知道了结果。

    杨逸赶紧迎了上去,扶她在椅子上坐下。

    夏冰清怔怔的坐了好久,递给杨逸一张X光线图,“脑瘤!不过是良性的,要赶紧做手术,再晚一段时间,就要转恶性了。”

    夏冰清幽幽说道。

    善意值+30。

    杨逸脑海里的界面提示道。

    杨逸装模作样的看了一会儿,做出佯装惊讶的表情。

    夏冰清突然直勾勾的看着杨逸,“告诉我,你是不是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杨逸心里一跳。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医生。”

    夏冰清依旧看着杨逸的眼睛,仿佛想从里面看到些什么东西,但是,一无所获。

    夏冰清转过头,杨逸今天的做法太反常,而且很坚定,仿佛知道必须要来检查一样,她不相信杨逸是小题大做拉她来医院。

    但是她也同样没法解释杨逸是怎么一眼就知道她脑袋里有肿瘤的。

    难道真的是误打误撞?

    不可能,但无论如何又解释不通。

    “无论怎么样,今天谢谢你,医生说,如果再晚一段时间,不光有恶化的可能姓,而且,手术难度也会加大。”

    夏冰清对着杨逸说道。

    杨逸点了点头,又摇摇头,“好好治疗,会好的!”

    夏冰清没有再说话。

    检查完,夏冰清让杨逸先回学校,而她自己去要去哪里,杨逸也不好多问。

    看着杨逸上了车,夏冰清脸上浮现出复杂的神色,今天的这一切,真的是恰巧吗?

    夏冰清拿着手里检查过后的结果单子,久久无语。

    这事儿摊谁身上都是不幸的。

    但她此刻却有劫后余生的感觉。

    因为她的头痛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她一直吃着止痛药。虽然现在一颗止痛药已经不顶用了,但她依旧这样顶着。

    如果不是杨逸,她也许要为自己的大意付出代价吧!

    ……

    坐上往学校的公交车上的时候,杨逸一直皱着眉,想着待会怎么和班主任交代,这可是旷课啊!

    虽然自己现在确确实实有些异于常人的能力,但杨逸并不像蒋飞那样膨胀,自己毕竟还是学生啊!

    在高三旷课,这可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不过,他倒不后悔,毕竟,这件事说不定挽救了一条人命呢!

    ……

    在学校门口下车,杨逸拔腿就往学校里跑,结果没跑几步,碰到了一个中年山羊须的男人,这男人打扮怪异,穿着一身道袍。

    旁边还跟着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小男孩儿,嘴里含着棒棒糖。

    杨逸无暇顾及,说了一声抱歉就继续准备开跑。

    却被这道士叫住了。

    完了,不会要讹人吧?

    自己全身上下也没几块钱啊!

    “同学,真人投注:要不要算卦看相啊!富贵姻缘,不准不要钱。”

    山羊须道士和蔼的说。

    “别,我赶时间。”杨逸赶紧拒绝。

    “不耽误不耽误!看看手相而已!”道士继续说。

    “有机会再说吧!”杨逸没理会,跑进了校门。

    道士笑了笑,准备继续走。

    但小男孩看着杨逸的背影,却陷入了沉思。

    中年道士走到小男孩身边,开口很让人惊讶。

    他对着小男孩儿恭敬的说道,“师父,这个学生有什么特别吗?”

    小男孩儿摇摇头,开口声音却十分苍老,“他有没有特别不知道,但他身上有一股咱们熟悉的气息?”

    “什么气息?”道士不解地问。

    “那只狐狸的气味!”

    小男孩幽幽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