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我的女神是狐妖 > 第29章 见鬼了……
    两人一妖各怀心思吃着面条。

    经历过昨晚奇异而又惊险的生死与共,三个人虽然不熟,但好歹有一种莫名的默契感。

    但同性总是相斥的,尤其是苏如和夕颜两个大美女,想要就此就如同闺密般亲密,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苏如时不时的瞄瞄杨逸,杨逸也时不时地瞄瞄两个顶级美女。

    这等艳福,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啊!

    他们俩吃的心不在焉,只有夕颜,认认真真的吃着面条。

    但是她好像筷子用的很蹩脚,面条都是铰着吃的,认真而艰难。

    杨逸吃完面条,看了看窗外,心里有些纳闷,今天这么早,太阳怎么已经这么大了?

    杨逸回头看了一眼闹钟,顿时肝胆俱裂。

    居然还是停在六点。

    他慌忙地找出手机一看,完了,已经九点二十了。

    “谁动了我的闹钟?”杨逸大叫道。

    夕颜抬起头来,扭着头看着闹钟,“它很吵,我怕它影响你睡觉,所以……”夕颜从身后掏出两节电池来。

    我擦。

    杨逸有些欲哭无泪,还真是谢谢你的好意啊!

    这尼玛已经迟到了啊!

    他飞快的去拿起书包,向屋外冲去。

    “等一下!”

    苏如也提了她的小包,就要跟着出门。

    临出门时,杨逸对着夕颜吩咐道,就呆在家里,哪里也不要去。

    夕颜倒是很顺从的点了点头。

    “我在家里等你哟!”

    突然跑到楼梯间的杨逸听到这样一句仿佛撒娇的话。差点一个没站稳。

    “哼,一句话就能让你腿脚发软,真住你这儿,还不把你迷得神魂颠倒?”苏如看着杨逸说道,“古人都说狐狸精很能魅惑人心,小心你被她吸干啊!”

    杨逸看着苏如,干笑道,“哪里会?我可是很会洁身自好,守身如玉,她想榨干我?不会给她机会的!”

    “呸,”苏如哈哈大笑,“还不给她机会,你自己怕都要挖尽心思创造心思吧?古有狐狸精的各种后果你没听过?”

    杨逸笑容暧昧,“古有狐狸精没听过,古有皇太后我倒听过。”

    这是香港一步R级电影里徐锦江的台词,苏如听了,眨巴眨巴眼睛,“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切,听不懂才怪。

    但杨逸没去拆穿。

    苏如和杨逸一起下了楼。

    两人约好,下午碰面,一起去那个什么特防部。本来苏如是有些不愿意的,但经历了昨晚,恐惧少了不少,好奇心倒多了几分,所以,她也答应了和杨逸同去。

    两人在楼下分别后,杨逸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学校跑去。

    苏如看着他的背影,不由的感叹道,“真快啊!”

    不知道她说的是杨逸的速度,还是时光。

    接着苏如来到路边,打了个车,准备回学校,下午有课,中午还可以补会儿觉。

    就在苏如上车之后,杨逸家附近的一个拐角处出现两个身影。

    看着苏如上了出租车,其中一个狠狠地将烟头扔在地上,用脚死死的踩着,满脸怒气。

    这两人居然是黄平和上次在ktv的大脸男。

    “他俩居然还真搞上了,还他~妈过夜了。没看出来,苏如居然还喜欢老牛吃嫩草。”黄平眼睛有些血丝。

    “算了吧!人家都住在一起了,你就别……”那大脸男劝道。

    “住口,”黄平扭头看着大脸男,吼道,“从小到大,我看上的东西,即使是不择手段,也要得到,就没有失手过,难道你第一天认识我?”

    黄平怒气冲冲的。

    大脸男被他的气势吓到了,点了点头。

    “咱们初中那个小班花,还有读高中时,那个艺术生,开始不都很烈吗?后来呢?还不是服服帖帖的!爱我爱的要死!”

    黄平提起自己的光荣事迹,很自以为豪。

    大脸男缩了缩脖子,他想起了那两个小姑娘,如果恨意能杀死人的话,只怕黄平都死了无数次了。

    不择手段的毁了人家的清白,害了人家一生,他还记得初中那个小女孩本来是学习尖子生,后来都辍学了,甚至自杀过。

    还爱他爱的要死?只怕是只想他死吧?

    大脸男想起跟着黄平做的事,突然心里都有些怕自己遭报应。

    他至今记得高中时,那个美丽的姑娘被黄平压在身下那绝望的眼神,和黄平那嚣张得意的笑声。

    他看着消失不见的苏如和杨逸,心里有些替他们悲哀。

    毕竟黄平这人,真的是啥事都做得出来。

    “走,我爸今天出狱,咱们去给他接接风,之后再商量怎么将苏如这小妞弄到手。”

    “还有那小子,上次让我丢尽了面子,我怎么也不会放过他的。”

    大脸男点点头,跟着黄平走了。

    ……

    苏如和杨逸走后,夕颜吃了很久才费力的吃完一碗面条,然后,她看着杨逸和苏如碗里没怎么动筷子的剩面,又奋起余勇,将它们消灭。

    然后她兴致勃勃的去洗碗,毕竟她现在是人,人是要做家务的。

    所以她干净利落的将杨逸的这几个碗摔了个干净。

    折腾了好一会儿,夕颜来到床边,拉开窗帘,由于窗户被打碎了,太阳光照的尤其强烈。

    但夕颜好像很喜欢这种太阳,她将沙发拖了过来,一下子躺在了沙发上,太阳直接晒在她身上,她显得很是满足。

    故乡里一直是冰天雪地的景色。那里有大把盛开的雪鸢花,还有盘旋在天空的空桑鸟,可是那里,没有这样暖洋洋的太阳。

    听说这里的太阳可以将人的皮肤照成黝黑的颜色,不知道,会不会将自己也晒黑。

    夕颜这样想着。

    这时,窗外盘旋着一只鸟,夕颜眯着眼睛,招了招手,那是一只麻雀,在她的召唤下,居然飞了过来,停在了她的手上。

    “我叫夕颜,是只狐狸,你叫什么?”

    她居然开始和麻雀对话了。

    那只麻雀叽叽喳喳了好一会儿。

    夕颜仿佛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用手指肚摸了摸小鸟的头,小声说道,“我看你的颜色,就给你赐名麻子吧!”

    那麻雀似乎并不满意自己的名字,叽叽喳喳地叫了几声,扑腾着飞走了。

    “你怎么骂人呢?”夕颜叫到。

    可那麻雀好像并没有飞远,盘旋在低空,朝着夕颜反抗的嚷嚷着。

    “你才是是麻子!”

    “你全家都是麻子!”

    夕颜皱了皱眉,这人间的鸟真是没素质,居然还骂脏话。

    夕颜哼了一声,敢惹我?中午加餐!

    从沙发上站起来,真人投注:朝着那鸟腾空扑了过去。

    越过已经碎了的玻璃落地窗,越过阳台,那只嚣张的麻雀怎么也想不到她会真的扑过来。

    赶紧扑腾着翅膀逃窜。

    就在夕颜觉得手玩触到那只麻雀时,突然觉得脚下空空的,身体一重。

    夕颜低头看了一眼。

    四层楼的高度。

    “哎呀!忘记我灵脉被封了!”

    然后她就掉了下去。

    重重摔在了青石板上。

    一个路过的小青年,正吃着雪糕,突然看到一个东西从天而降,拍在地上。

    等他发现是一个女孩儿时,吓得当时就尿了。

    就在他准备颤巍巍地拿出手机报警时,却发现那女孩儿一骨碌爬了起来。

    拍了拍灰,啥事没有。

    妈妈呀,这人什么材料做的?这么高掉下来,啥事没有?

    小青年张大了嘴巴,他觉得他尿早了。

    小青年颤巍巍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妈,说出来你不信,我……好像……大白天见鬼了……”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