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我的女神是狐妖 > 第31章 身以百年
    杨逸赶回家时,真人投注:日头正盛,阳光洒在香樟树上,树荫变得斑驳了起来。

    杨逸每次路过都是晚上,没想到夕阳下这样的场景还挺漂亮。显然,有些小情侣和他想法差不多,在这香樟树下拍着照片。

    男的举着相机,女的比着剪刀手。

    两人脸上洋溢着奸情~哦不~恋情的美好。

    都说了,这是偷情~不~谈恋爱的好地方。

    但杨逸没法在这儿仔细关心这些小清新的情调,没法给人家的美好当参照物,他得赶紧回家。

    杨逸跑回家时,发现夕颜正坐在楼梯道上,下巴支在膝盖上,手里拿着一只树枝,在地上胡乱画着啥,马尾辫一甩一甩的,很素净。

    “我从楼上掉下来了,又没有钥匙,所以进不去房间了!”夕颜看着杨逸过来,站起来说道。

    “掉下来了?没事吧?”杨逸赶紧问道。

    他抬头看着阳台,护栏不矮啊!怎么就掉下来了呢?

    “我能有什么事?我是妖精啊!摔不坏的。”夕颜理所应当的说。

    “哦!”

    杨逸心想也是,侧身上了楼梯,夕颜跟在他的身后。

    “那你怎么不飞上去?妖怪不都会飞吗?”杨逸反身向夕颜问道。

    “我的灵脉被人封住了,能用的灵力有限,这有四层楼高呢!飞起来很吃力的。”夕颜回答到。

    “被封住了?是不是那个模样是小男孩的怪物?”杨逸回头问道。

    夕颜摇摇头,“不是,在遇见他们之前,要不然,他们打不过我的!”夕颜说道。

    她怕杨逸不信,又认真地补充了一句,“其实我很厉害的!”

    杨逸回头看了看她,点了点头。

    是挺厉害!

    让人家一秒ko了。

    但他可不想抬杠,尤其跟一个美女抬杠。不理智。

    走到三楼时,夕颜指着301的房门向杨逸说道,“这几面的那个秃头大叔,向我吹口哨了,很猥琐,我不喜欢他,等我灵气恢复了,我要把他变成一个狗!”

    杨逸吓了一跳,不至于吧!

    吹吹口哨都要变成狗。

    那让他知道自己戴着眼镜窥视她,那不得大卸八块啊!

    杨逸赶紧带她上了四楼,打开房门,语重心长的对夕颜说道,“你听我说,吹口哨只是说明你漂亮,这是赞美你!”

    夕颜一进门就坐到了沙发上,她撇了撇嘴,“你这是狡辩,我是知道的,向女孩子吹口哨,是很轻薄的行为!”

    杨逸摊了摊手,拿起一杯水,边喝边说,“好吧!不过我要纠正一点,他不是什么大叔,他其实才二十几岁,只是长的有些着急了些,而且,他是个程序员,长成哪样不怪他。”

    夕颜“哦”了一声。

    “对了,你多少岁了?”

    杨逸问出口就后悔了,蒋飞教他的,和校外女孩儿相处的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不要问年龄,和校内女生,不要问成绩。

    但夕颜倒没想那么多,随口答道,“两百零一岁!”

    “噗”

    杨逸一口水喷了出来。

    他终于知道蒋飞为什么告诉他不要随便问女孩子年龄了。

    他就差跪下来叫太奶奶了。

    “两……两百……零一岁?”杨逸愣愣地重复着。

    夕颜看着杨逸,有些不高兴。

    “看你大惊小怪的,这很正常的,我在我们家可是最小的。我大姐都八百多岁了。都已经到中年了呢!”

    杨逸彻底呆了,八百多岁,中年?

    你别说你还是个青少年啊?

    我都不好意思装嫩,你一个一两百多岁的居然告诉我还是个青少年?

    你出生时,我爷爷的爷爷怕还留着辫子呢!

    “呃,那个……你饿了吧?”杨逸赶紧转移话题,向夕颜问道。

    夕颜可怜巴巴地点了点头,“饿了一天了。”

    “我先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带你去吃饭!”

    杨逸说着,就把短袖脱了下来,杨逸的身上并没有太多的肌肉,但还算显得修长匀称,即使夕颜在这儿,杨逸也没有故作姿态的避讳。

    光个上身算啥。

    杨逸突然想起那个晚上,夕颜还是狐狸时,杨逸可是就穿了个裤衩子。

    现在回想起来,杨逸好庆幸自己没有裸睡的习惯。

    倒是夕颜别过了脸,有些脸红,她只是轻声说了一句,“你快点!”

    杨逸进了洗澡间,夕颜又打开电视,找了一个古装剧,捧着脸看了起来。

    她好像很喜欢看古装剧。

    特别是那种大型魔幻古装p图言情剧。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流行这样的剧,剧情简单,台词中二,演技浮夸。

    女主角出场必有吹风机伺候,然后身穿一件极品桃红色织金流云绣牡丹百褶襦裙?一件豆绿色缕金轻纱抹胸,胸前一朵盛开的深红色海棠,花瓣层层叠叠……总之五颜六色色彩斑斓乱七八糟糟糕透顶。

    男主永远面瘫,永远痴情,永远用伴着BGM出场……

    对于这样的剧,杨逸从来都看不下去。

    没想到,夕颜却看的认认真真。

    山里丫头,没见过世面,见识短。

    杨逸只好这样感叹。

    杨逸洗完澡出来,找出了昨晚那一件薄薄的肚兜,他也有些不好意思,将肚兜一言不发的还给了夕颜。

    女孩儿的贴身衣服,被自己拿着,怎么也会那么淡定吧?他可不是蒋飞,脸皮没那么厚。

    夕颜暼了一眼,她没有不好意思,完全没有难为情的表情。

    “这个是送给你了!”

    夕颜说道。

    杨逸愣了。

    送给我?

    送一个大男人肚兜?

    我可不想变女装大佬。

    “这个叫七彩盔甲,用天蚕丝锻造而成,是我们天狐族的防御法器,很宝贵的。”

    夕颜对杨逸说道。

    明明是肚兜,却要叫它盔甲。狐族人的法器都这么风流的吗?

    杨逸连连摆手,表示多谢好意,他不能收。

    宝贝是好宝贝,只是造型杨逸接受不了。

    他可以想象一个画面,狼烟风沙起,他跟敌人遥遥对峙,人家手持方天画戟,身着金缕玉衣。

    杨逸自己“呔”的一声,套上一个肚兜……

    这画面光想想就难堪。

    夕颜歪着头看了看杨逸,也没有强求他收下。她手只是轻轻一抹,杨逸就觉得那薄纱变得虚无了起来。

    然后就不见了。

    应该是夕颜收了起来。

    好神奇啊!

    杨逸在心里感叹!

    “吃饭去吧!”

    杨逸对夕颜说道。

    夕颜很高兴的点点头,跟着杨逸出了房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