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我的女神是狐妖 > 第34章 被绑
    杨逸心里一跳,意识到出事,赶紧问道,“你怎么啦?”

    苏如那边很吵,只听见苏如带着哭腔的喊声,“救我……”

    杨逸正准备再问话,听到里面一个男人的怒吼声,“把手机拿过来……”

    “喂!”杨逸对着手机大声喝到。

    “北郊……黑色吉普车……糖……呜呜……”

    苏如仿佛挣扎着大声说着,但突破被捂住了嘴。

    “废物,掰开她手啊!”

    一个男人吼道

    “呜呜……”

    手机里传来苏如拼命挣扎的声音。

    “喂,你们谁啊!喂!”

    杨逸急得冲着手机吼道,全然不顾大街上来去匆匆的行人。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

    “怎么啦?”

    夕颜看着杨逸,赶紧问道。

    “苏如被绑架了!”

    杨逸面色严峻。

    “啊!那怎么办?”

    夕颜问道。

    杨逸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直接招了一辆出租车。

    “去北郊!快。”

    杨逸一上车就对司机说道。

    “好勒!坐稳!”

    司机一脚油门,开始飞驰。

    一路上,杨逸脸色凝重,盯着车窗外,一言不发。

    夕颜也没有摆弄新手机,她看着杨逸,伸出手握了握杨逸的手。

    杨逸心里一震,回头却看到夕颜对他笑了笑,握着的手又捏了捏。

    手很软,很白。

    而夕颜微笑的样子,温暖又可爱。

    这是杨逸记忆第一次有女孩儿主动牵他的手。

    但此刻容不得杨逸感悟体会这种小美好,他是在救人啊!

    杨逸紧紧捏着拳头,他突然想起昨晚苏如对自己的嫣然一笑,那个笑容在杨逸的脑海和她小时候模样重叠了起来。

    “千万不要有事啊!”

    杨逸在内心里祈祷着。

    北郊有着很多工业园区,不少工厂落户在这里,从很远处就能看到这里几个化工厂高大的烟囱,宛如几条长龙排向了天空。

    北郊的天空都雾蒙蒙的。

    杨逸指挥着出租车在北郊这边的几条主路上绕了几圈。

    丝毫没有发现什么黑色吉普车。

    他在一个路口下了车,开始向一个个园区里寻找。杨逸环视着四周,既着急,又茫然。

    这里太大了!

    苏如给的信息又太少,他在哪儿去找那个黑色吉普车呢!

    这林林总总的工厂,四处都是穿着各色厂服工人。在这儿找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啊!

    杨逸心里升出生生的无力感。

    “北郊!”

    “黑色吉普车!”

    杨逸反复念叨着苏如给出的这两个信息。在这里发疯似地在各个工厂间窜来窜去的寻找。

    “你等等!”

    突然夕颜叫住了杨逸。

    杨逸扭头看着夕颜,有些不明所以。

    “你这样找很费力的!”

    夕颜说了一句,然后深吸一口气,抬着头对着天空,开口喊着一些莫妙奇妙的词语。

    “阿巴,鲁里鲁卡。”

    “吉吉哈巴。萨拉巴卡……”

    杨逸根本不知道夕颜念的是哪国的语言,这根本不像是人类的语言。

    倒像是吟唱某种咒语一样。

    杨逸也不知道她在干嘛,但是夕颜表情认真,很认真。

    她的语调空灵,很有穿透力。

    “阿巴,鲁里鲁卡。”

    “吉吉哈巴。萨拉巴卡……”

    她的音调又大了几分。

    不一会儿,夕颜的脸上已经有了汗珠,从她额头落下,晶莹剔透。

    像是吟唱这个咒语,很耗费她的精神一样。

    可接下来让杨逸震惊的事出现了。

    远方的鸟儿盘旋着朝着夕颜飞了过来。

    从不知道那个角落奔过来几只狗,还有围墙上拼命飞驰而来的猫,甚至还有一直扑腾着翅膀的母鸡,也努力朝着夕颜跑了过来。

    这附近的的飞禽走兽,仿佛受到了召唤一样,朝着夕颜围了过来……

    “可以让它们帮忙找!”

    夕颜脸色有些苍白的对杨逸说道。

    ……

    北郊有一个废弃的工业园区,这里以前是个糖厂,园区门口还有挂着“##街道糖厂”的字样,至于是什么街道糖厂,前面那两个字的牌匾已经掉了,不得而知。

    这里靠近北郊的莲花山脚下,算是最靠边的工业园区,自从糖厂搬走后,这里一直贴着厂房招租的广告,只是一直没租出去。

    平时这里,几乎是不见人影的。

    而今天,园区里,停了一辆黑色的吉普车。

    而在一楼空空荡荡的楼层里,有四个男人,正将一个拼命挣扎的女人,捆绑在了一个木椅子上。

    苏如看着面前的几个男子,她眼里快喷出火来,眼神里既愤怒,又有些惊慌。

    但她说不出话来,连救命都喊不出来,因为她的嘴被堵住了,只能按你喉咙里发出“呜呜”的不甘的声音。

    她拼命的挣扎,可她一个女孩子,力气毕竟是有限的,她累的筋疲力尽,可还是被捆在了木椅子上,不能动弹。

    “真他吗的累死了!”

    将苏如捆之后,其中一个男人说话了。

    黄平。

    他身后的人其中两个苏如也认识,那晚ktv见过的那个大脸男和一个小个子。

    只是一个光头苏如没看过。

    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小子和你爸一样,专干下九流的勾当!”

    那光头一直没参与绑人,站在一边,抱着胳膊对着黄平说道。

    “虎父无犬子嘛!”

    黄平笑着说道,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光头摇了摇脑袋,走到了一边,靠着柱子,抽起烟来。

    看起来这个光头跟大脸男和小个子不一样,他并不是黄平的马仔。

    黄平看着苏如看着自己那充满恨意的眼神,他笑了。

    “其实,你知道的,我不是什么粗鲁的人,买花,请吃饭,送东西,这些套路我都用过了,谁让你那么不识好歹?”

    “我给过你机会的,要是你自己能上道一点,乖乖答应我,我也不至于用强啊?”

    “老子对你那么好,你居然去玩姐弟恋?”

    黄平在苏如耳朵边说道。

    声音轻言细语,却又咬牙切齿。

    苏如听得心里有些发寒!

    苏如嘴里呜咽着,疯狂的摆动着脑袋。

    黄平一把扯掉了苏如嘴里的毛巾。

    那个小个子正准备阻止,却被黄平狠狠地瞪了一眼。

    “你这个疯子!”

    苏如嘴里的毛巾一被扯掉就对黄平骂道。

    黄平退了两步,摊开手,似乎在欣赏着苏如被绑住后歇斯底里的模样。

    那绕着身体的麻绳将苏如的身材完美的勾勒了出来,而这种被束缚的视觉冲击,正满足了黄平心里那畸形而又变态的嗜好。

    “你这个疯子,变态,你要不放了我,我一定会报警的。”

    苏如兀自恶狠狠的威胁道。

    “你不会的!”

    黄平笑了笑,眼神里露出阴邪的光芒。

    “我爸说过,女人性格里最大的特点就是善于接受现状和认命。我们费尽这么大力气把你请过来,待会儿会发生什么,不用我说吧?”

    苏如听了这话,身体有些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反正你现在没法反抗,还不如留着力气好好享受。待会儿,我还会拍照,拍视频,你如果真的想报警的话,也就等着做网络红人吧!”

    黄平笑眯眯地说道。

    “鲜花红酒双人床你不要,那就只有这破地方和木凳子咯,放心,我会很温柔的。”

    黄平的话,如同一把迟钝的刀,一点一点的割在苏如心里。

    “疯了,你疯了!”

    苏如开始歇斯底里的叫喊了。

    “救命啊!”

    苏如哭喊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