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我的女神是狐妖 > 第44章 萤火虫又现
    为了怕自己眼花看错了,真人投注:杨逸又找到和蒋飞的对话框仔细看了一遍。

    蒋飞发来的照片上,那姑娘虽然被头发丝挡住了一部分脸,但依稀看来,才那就是钟灵的那个朋友。

    “我要睡觉咯,明天聊!”

    杨逸发愣时,钟灵的消息发了过来。

    “好,晚安!”

    杨逸的消息回的很快。

    钟灵本来准备发的是“晚安”,但发送时,改成了“明天聊”三个字。

    钟灵看着手机屏,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将手机放到了床头,揣着自己的小心思沉沉睡去。

    当有人跟你聊天时,字字斟酌,绞尽脑汁的用最合适的语句。时时刻刻盯着和你的对话框,因为你的一句简单的信息,而有百般解读而心猿意马时,这种懵懂而暧昧的感觉,是青春期最美好的感觉了。

    那种感觉,就像在某个特殊而美好的时刻,你看着窗外的天空,欣赏的流动的白云,而她却一门心思在看你一样。

    只是现在的杨逸浑然不觉。

    他现在一门心思想着蒋飞的事,难道是那小子精虫上脑,拐走了无知小妹?

    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毕竟蒋飞从来就是一个小脑袋支配大脑袋的人。

    按照他的幻想,所有的剧情走向都会向着岛国的动作片发展。

    但明显,这事儿现在成了悬疑片。

    但是按道理说,在公交车上的那一刻,那姑娘就已经算是失踪了半天了吧!而当时,蒋飞明确说过,他们还不认识。所以说,她被蒋飞拐走的说法不成立。

    而且,钟灵提到的她那诡异的眼神,还有蒋飞照片里给他的感觉,都很诡异。

    最不可思议的是,蒋飞居然也在之后断了联系。

    这究竟时怎么回事?

    蒋飞和这姑娘又有什么联系呢?

    想了半天,杨逸想不通。

    算了,也许明天一早,蒋飞就出现在学校了,到时候再问他吧!

    杨逸决定清空脑袋睡觉。

    躺在枕头上的他,突然闻到一股非常淡的香气,杨逸使劲嗅了嗅,发现就是床上的香气。

    杨逸这才想起来,这床是昨晚夕颜睡过的,这股淡淡的香气,似乎也和夕颜的身上的香味是一样的。

    在这股香气中,杨逸幽幽睡去。

    ……

    快十五了,月亮显得特别圆,夜晚也显得亮了几分,满天繁星,夜凉如水。

    睡在客房的苏如身上只搭了一条薄毯,本来这个季节,夜晚也没那么凉了。

    一丝光亮的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了进来,照射在苏如脸上。

    侧躺在床上的苏如呼吸平稳,脸蛋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很晶莹剔透,仿佛泛着牛奶一般的光泽。

    而薄毯下的身躯,不着片缕。只有一条白色的小内裤包裹着曼妙的臀部曲线。

    关键是,苏如挣着眼睛,没有睡着。

    她透过那丝缝隙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确实可以让人心生宁静。苏如就那样呆呆地看着,脑海里思绪万千。

    而客房的门并没有反锁,从外面轻轻一拧就能打开。

    苏如很确信杨逸并不会一时冲动来开这扇门,她信任他。

    但更关键的是,她心底似乎并不介意杨逸偷偷钻进来。

    她的朋友朱丹,上次黄平请KTV杨逸救场拿那次也有她。苏如和她一个宿舍,前段时间她谈了个男朋友,一段时间的发展之后,朱丹渐渐地已经时不时的夜不归宿了。

    而朱丹也是宿舍里倒数第二个发生和男朋友出去开房的人。

    唯一一个死守二垒阵地的就是苏如。

    在朱丹一个夜不归宿之后,第二天,拉着苏如跑去药店买事后药。

    两个人红着脸犹犹豫豫支支吾吾打着买跌打丸的的幌子,买了一粒速效药。

    然后佯装淡定的走出药店后,撒丫子狂奔,仿佛打了一场仗似的。

    苏如回想起朱丹那沉浸在幸福中的神情,如沐春风又甜得发腻。

    想到这儿,苏如甚至还有些期待杨逸会推门进来。

    反正大家都是成年人。

    苏如知道自己这并不是不矜持。

    而是有些东西,不是不珍贵,而是她觉得值得。

    就这样乱七八糟的想着,突然,苏如眼睛一亮,屋子里突然出现了一只发着幽幽光亮的萤火虫。

    苏如坐起身来,有些意外,她怯生生地朝萤火虫探了探手……

    ……

    同样的月光照射下,无良道人和宁玄机两人走在绿化带边的人行道上。

    虽然已经是深夜了,但马路上车来车往,人行道上也还有不少人走动。

    对这个城市很多人来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各种酒吧夜店,人们都是不醉不归,就像现在街上的行人,似乎都有几分醉意。

    由于无良道人一身道士服装,装扮很奇特,所以在此刻基本都是嘻哈牛仔风年轻人的街道,很惹眼。

    宁玄机依旧穿着一身运动服,嘴里含着棒棒糖,看起来天真无邪。

    没人知道那具身体里的灵魂多么苍老。

    一个化着浓浓的夜店妆的女人一路摇摇晃晃步履蹣跚地朝两人走过来。

    很明显喝醉了酒。

    她穿着吊带衣和超短裤,露的比遮住的多,惹眼的胸器随着她踏不稳的步子左摇右晃,令人心旷神怡。

    无良道人目不斜视,倒是宁玄机,眼睛越张越大,“嘎嘣”一声,咬碎了棒棒糖。

    终于,那女人走到了两人面前。

    但她突然一个踉跄,身子一歪,跌在了无良道人身边,她下意识的伸出一手,搭在了道士肩上,才不至于倒下。

    “你……”

    道士皱着眉,刚准备说话。“哇”地一声,那女人就吐了起来。

    污秽溅到了无良道人的脚边。

    吐了好一会儿,那女人撑着道人的肩头站了起来。

    她看着道人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带着酒劲的浓妆女人心里升起一股火气。

    “看什么看啊?臭道士,乡下来的?没见过美女啊?”

    她的声音很尖锐,冲刺着道人的耳膜。

    而一旁的宁玄机仔细看了一眼那女人,虽然化着厚厚的妆,但依旧难掩脸上的疲惫。

    很足的风尘味道。

    宁玄机不愿再看。

    “乡巴佬,扮道士,看着老娘干什么?你以为你拍电影呢?”那女人似乎生活的并不愉快,冲着道士发泄着。

    突然,她眼前似乎什么东西一闪,接着一阵痛从脸上传来,然后,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啪”地一声响,无良道人一巴掌将女人锤在了地上。

    那女人哼都来不及哼,就被一巴掌扇晕了。趴在地上,很不优雅地晕了过去。

    “聒噪!”

    道人愤恨地说了一声,又狠狠地踩了一脚。

    “师父,请!”

    道人指着脚下躺着的女人,对着宁玄机一拱手。

    “我都有份儿?”

    宁玄机喜出望外,也不客气,走过来狠狠地踩了几脚。

    两个人都毫不怜惜,踩得兴致勃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