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我的女神是狐妖 > 第53章 尘封的往事(二)
    宁怀远喝了一口茶,清了清嗓子,坐了下来,似乎皱着眉头酝酿了一番,才缓缓开口说道,“四十四年前,我那会儿就和唐川这般大吧!我父母去世的早,幸好遇上了我师父,是他把我带大的。”

    “而且,我师父就是个异能者,出身于武当。我的一身本事,就是他教的。”

    众人都听着宁怀远讲着往事,他的语气中,有追忆,有感怀。只有杜盛眯着眼睛,想着不是说失踪的人的事吗?怎么扯到自己的身世了?

    “我被他带入行,但那会儿还没有讲武堂,更没有特防部,身怀异能的人,被视作怪力乱神,人们都会疏远,害怕!总之,那时候有异能的人,都必须夹着尾巴做人!”

    “难道现在不是吗?”林飞心里小声嘀咕了一句。

    “而我跟着师父走南闯北,不能靠着一身异能装神弄鬼,更不能靠着异能打家劫舍,得亏是有着修补锅碗瓢盆和剪发的手艺,虽然日子过的很苦,但是还是够活下来,现在想想,居然还很怀念。”

    宁怀远说到这儿,眼里涌上雾气,不知是缅怀那段岁月,还是想起了自己的师父。

    “就是在那个时候,我跟着师父来了东海市,而也就在这时候,城东的青石镇,发生了一件大事……”

    听到这里,在场众人知道该进入正题了,不由绷直了身躯,聚精会神的听着。

    ……

    那个时候的东海,和很多地区一样,并没有像今天这样规划出城区?村子与村子之间不像现在,划分为区。

    现在各地都是高楼大厦,公交车两块钱可以贯穿东海市的南北。

    而那时候就是大把的荒郊和野岭,隔着一个又一个贫穷的村落。

    而那时候的青石镇,号称古城,据说是某个朝代的军事粮草重镇,但即使如此,也蒙不了祖上的余荫,除了一些还算坚固的城墙,别的也是一无所有,也没有余粮。

    如果不是因为那一件事,青石镇熬到今天,也会是一个开发旅游业,周边发展房地产的好地方。

    青石镇里有一家农户,姓周近真,妻子早死,带着女儿生活。

    他虽然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但据说小时候念过几天私塾,在村里算是有文化的人,过年还会被别人写个对联啥的。

    那时候家家户户都很穷,吃饱穿暖是每个家庭的愿望,没人鼓捣书本啊文化,在所有乡亲闲暇的娱乐活动就是打牌和互相吹水不同,周近真还真喜欢看书,一些泛黄的陈旧的书,都被他翻烂了。

    他虽然懂的别人多一些,知道水浒传不是水许转,知道西游记里没有白素贞,知道三国里的诸葛亮不是神仙,但是,他家的粮食并不比别人多。

    周家的女儿,叫周稚芙,一听名字就知道她老爸是个有点墨水的人,要不然她也就只能叫秀琴,桂花,更有甚者叫二丫,真人投注:丫蛋这类名字。

    周家姑娘长相不错,人也斯文,那时候已经有了学校,人人都有书念,那一代人的识字率开始大幅上升,据说她的功课也不错。

    但也仅限于此了,家里没钱,也没法供她去外地上学,等她念完了初中,就在家待着,帮着操持家务,等着嫁人。

    那个时候的人结婚都早,到了她十六七岁的时候,便渐渐有人前来说亲。

    这是所有农村里人的常态,一到这个年龄,就张罗婚事,组建家庭,然后为了人类延续做贡献。。

    当时周稚芙是什么想法不得而知,但也根本不重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嫁人,难道一辈子呆家里?

    据说很快,周近真就物色了一个女婿。

    这男的姓张,叫张允和,村长家的公子。

    那个时候的村长,还是很有实权的,要说周近真是念过书的人,但不迂腐,还知道在女儿的人生大事上变通,人往高处走,青石镇这个小小的村子,村长家算是最好的归宿了。

    起码能够让她吃饱穿暖。

    两家人在一个腊月将过门礼都办了,就等新年一过,就办婚礼,从此周稚芙便嫁作张家妇。

    可就在那个寒冬腊月,一个人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切。

    在快要过年的前夕,一个中午,周稚芙去往常一样,带着自己和父亲的脏衣服去河边清洗,指望着不痛不痒的太阳,能让洗过的衣服在年前能干。

    本来以往过年时能扯几匹布做新衣裳的,但今年家里做新衣的预算全扯了红布给她做嫁衣了。所以,今年除夕,就只能穿的干净点了。

    等她搬着木盆到了河边,却看到一个人,直挺挺的趴在河床上。

    吓得她木盆都掉到了地上,捂着嘴叫了起来。

    她以为遇到浮.尸了。

    这会儿是中午,村里的劳动力都下地干活去了,她一个人都没喊应,最后她自己壮着胆子,将人拖到了岸边。

    她翻过他的身子,发现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脸色煞白,关键是,居然还没死。

    周稚芙就这样将他救回了家。

    回到家以后,周近真去找了大夫,开了药,将那个青年男子的命救活了过来。

    周家父女守着轮番照顾,直到第二天,那个青年男子才醒了过来。

    周家知道了他姓李,叫李道和,湘西人,家里破败了,流浪到这里来的。

    湘西离这里,少说隔着千里之遥,而且他说起家里的事,都是闪烁其辞,但周近真一辈子和土地打交道,根本没有那么多弯曲心思,所以毫不怀疑他的说辞。

    而现在又是将近年关,外面天寒地冻,不忍心赶他走,就让他留下来过完年再走。

    就这样,周家第一次过年吃团圆饭多了一个人。

    李道和跟村里其他人不一样,他看起来很有书生气,斯斯文文地很礼貌,说话做事一丝不苟,连吃饭也不发出声音。

    偶尔和周近真聊天还能引经据典,是个很有学问的人。

    至少很对周近真的胃口。

    就这样过了年,周家就得筹备女儿的婚事了,村长家对这桩婚事很满意,周近真为人不错,还有点学问,是个很好相处的亲家。而周稚芙也很乖巧懂事,是个很听话的姑娘。

    唯一一点就是她性格柔弱,看起来弱不经风的,不过这样也好,自己的儿子能够完全驾驭她,要是娶个暴脾气,张允和架不住就惨了。

    而村子里的同龄人,见到张允和就表示羡慕嫉妒恨,因为周稚芙长的漂亮。

    这种羡慕,让张允和很得意。

    谁不希望自己得到的是最好的?

    快两家就在请了先生,确定了日子之后,快要到了大喜的周稚芙突然反悔不嫁了。

    这一个消息,惊动了整个青石镇。

    张家怒了,村长怒气冲冲的跑去周家质问为什么,结果一直柔柔弱弱的周稚芙却一反常态的表示,自己死活不嫁张允和。

    而原因就是,她跟那个李道和好上了。

    全村哗然。

    在那个年代,悔婚可是件大事啊!

    私定终身,更是大事!

    尤其还是在自己家,自己父亲的眼皮底下。

    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想了起来,周家周家年前就收留了一个年轻人,一直住到现在。

    要按现代的话说,这李道和牛掰啊。

    吃你家大米,还泡你家姑娘,真他娘是个人才。

    这时村子里各种流言蜚语开始传开了,最多的就是,周稚芙这个女人水性杨花,一早就和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厮混到了一起。

    怕是早就睡一起了。

    事情闹到了这一步,婚肯定是结不了了,第二天,村长家就上门,要回了所有彩礼。

    而张允和从人人都羡慕的准新郎变成了被嘲笑的对象,都说他带了一顶大绿帽子。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