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我的女神是狐妖 > 第54章 尘封的往事(三)
    据说,真人投注:张允和还为此轻生过。不过是真是假,没法考证了。

    事已至此,周稚芙铁了心要和李道和过日子,周近真虽然无奈,自己唯一的女儿,可总不能就地打死吧!

    而且,周近真居然也觉得李道和这人很对胃口,有着不同于村里人的才气。慢慢地,他生了几天气,也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还有一点就是,那时候的人家,特别重名节,周家发生这样的事,就算有哪位壮士还愿意娶周稚芙,他家里也得掂量掂量。

    所以,周近真不同意,也没办法,有了这档子事,周稚芙再嫁人就难了。

    开春之后,李道和就在周家帮着忙前忙后,完全以周家女婿自处,只是周近真发现他根本不怎么会做农活,不过还好,他还不算绣花枕头,他勤快,而且力气极大,田地里的活计,学的很快。

    比如插秧,第一天,他能把秧苗倒栽在水里。

    但第二天,他就已经插得比周近真还快了。

    一直到了这个时候,周近真和周稚芙除了知道他的名字叫李道和以外,没有半点其他关于他过往的信息。

    在某天周近真旁敲侧击地表示婚姻大事需要双方父母到场时,李道和也只是说自己的父母早就死了。

    于是就没了下文。

    现在的周家发生了这件事,虽然村里背后会偷摸着指指点点,反正村子就那么大,而且娱乐活动又就那么几样,总不能天天赖在床上为了爱情鼓掌吧?身体也吃不消啊!

    所以谁家有个鸡毛蒜皮的事都能成为谈资,更何况这种大事?

    虽然有些闲话,但周家自家过的还算悠然,特别是周稚芙,每天嘴角都翘着,脸上印着一抹红,如同开的正好的娇艳花朵。显然她是真的喜欢这个李道和。

    又过了不久,周近真发现,这李道和虽然农活不行,但是他似乎有一个特别的技能,就是养蜜蜂。

    李道和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从山间树林里,召来了大批蜜蜂。然后自己动手做了很多蜂箱,居然自己养起蜜蜂来采蜜。

    在那个年代的青石镇,方圆百里都没有养蜂人,因为大家都没有这个技术,也有人尝试过引蜂采蜜,结果一个竹竿过去,一个水桶回来,被蛰得他老妈都不认得了。

    在周近真发现了李道和这个技能后,很高兴,心里对这个未来准女婿的满意度,又高了几分。

    那时候的蜂蜜是个很稀有昂贵的东西,但是有的家里需要炸扣肉什么的,又必须用到。所以开始倒腾蜂蜜的周家,很快就多了一份补贴家用的收入了。

    而且,李道和养的蜜蜂采出来的蜜质量特别好,一拉到集市上,很快就被抢光了,那时候不光可以用钱买,还可以用东西换,每天赶集,李道和不仅可以带回来一些零碎票子,还时不时带回来一条鱼,一些水果,或者是一块上好的布料。

    总之,眼看着,周家的日子越发好了。

    但是,好景不长,周近真和李道和发现,自己家养的蜜蜂开始莫名其妙地大批大批死去,一点征兆都没有。

    过了一段时间,李道和去山里引了几次新的蜂蜜,这次他十分小心的看护,可是养不了几天,蜜蜂就又死了,一只也不剩。

    李道和很心疼这些蜜蜂,未此,李道和还大哭了一场。

    从此之后,他就不去引蜜蜂了,说是不想害死它们。

    不过,周近真和周稚芙也不在意,他们还宽慰李道和,即使没有蜂蜜,他们的日子也能过。

    反正那时候家家户户也都差不多,富有富过法,穷有穷活法。

    转眼又过了几月,周稚芙悔婚的议论声渐渐少了,周近真就开始张罗着周稚芙和李道和的婚事。

    虽然就这样过着,和结婚了也差不多,但无论怎么样,也得讲究个天地为媒,名正言顺。

    一切都很顺利,日子很快就定了下来。

    周稚芙那件去年年尾扯回来的红布做得嫁衣,终于是能穿上了。

    她母亲早逝,那件嫁衣都是她自己一针一线缝的,喜庆的大红色,绣着两朵百合,预示着百年好合。

    周稚芙一袭嫁衣红妆穿上身,满心欢喜等着心仪的人儿来迎娶!

    ……

    婚礼那天,村里很多人来喝喜酒,令人意外的,村长家也来人了,还带了两瓶珍藏的酒做贺礼,看样子是不计前嫌了。

    这让周近真很高兴,他还一直担心周稚芙悔婚的事,会让两家结下梁子,村长会给他使绊子,但现在看来,村长还是大度的。

    婚礼的那天晚上,李道和跟周稚芙拜完堂之后,周稚芙便盖着盖头,去往装饰好的新房,而宾客都在院子里吃着酒席,两人新房在堂屋后,但要绕过院墙和柴房。

    周稚芙在走到院墙门时,扭头看了一眼正被邻里乡亲围着敬酒的李道和,眼里尽是温柔和笑意,李道和也看到盖头下周稚芙的脸,他也笑得很开心。

    两人眼神相对的那一刻,眼里仿佛绽开无比璀璨炫丽的烟花。

    但被一个阿姨把盖头按了下来,说是要等新郎晚上才能揭开。

    周稚芙走了,李道和却被困在院子里轮番敬酒,村里认识不认识的人,仿佛赞着劲要灌倒他一样,周近真虽然有些不忍心,要是喝的烂醉,待会儿怎么入洞房呢?

    不入洞房,自己怎么抱孙子?

    唉,对了,这两个傻小子傻丫头,不会连入洞房都不会吧?

    可眼前都敬着李道和的酒,仿佛没个止境,可大喜的日子,周近真也没法扫这个兴去阻止大家敬酒啊。

    李道和酒量也算厉害,喝倒了几轮,自己还撑着住。

    后来连村长都带着他的珍藏的酒,和李道和喝了一杯。

    珍藏多年的酒就是有劲道,只一杯下去,李道和脸色就变了。

    见自己女婿坚持不住了,周近真适时的出来,说了几句客套话,就让李道和去了新房。

    李道和摇摇晃晃地走去新房,接下来周近真开始跟再坐的村民喝酒,可李道和一走,大家似乎兴致没那么高了。

    过了不一会儿,突然有人开始提议闹洞房。

    这还不等周近真阻止,就已经有人牵头就往新房冲去。

    一个人牵头,无数人呼应,大家涌向新房,周近真跟着人群,可还没走几步,就听到了第一个冲过去的宾客的尖叫声。

    周近真心里一颤,赶紧跑到新房,可眼前看到的一幕,让他仿佛掉入了万丈深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