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我的女神是狐妖 > 第55章 尘封的往事(四)
    55

    周稚芙死了!

    穿着那件红嫁衣,死在了她的新房里。

    她半边身子靠在床沿上,而双腿摊开,坐在地上。

    那身嫁衣的腹部,有一个血洞,大片大片的血迹,染得红色的嫁衣更加红的鲜艳夺目。

    她的头仰着看着屋顶,只是眼里一点光彩也没有了。

    而李道和坐在地上,手里拿着一把滴血的匕首。低着头,泪大嘀大嘀往下掉。

    李道和杀了自己的新娘。

    虽然不知道李道和为什么要杀他的新婚妻子,但是现场表明,凶手就是他,凶器都还在他手上呢!

    周近真的脸和眼睛变得通红,仿佛醉酒了一样,他身子摇摇晃晃了几步,终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向后倒去。

    有人赶紧扶住,只见周近真嘴里不断溢出血来,一摸鼻息,只有出气不见进气,估计也是活不成了。

    任谁看到这种场面,也接受不了。

    “杀人啦,杀人啦!”

    有人开始惊恐的叫了起来。

    屋子里顿时乱作一团。

    这时候,村长站了出来,他好歹也是一村之长,碰上这事儿,谁都可以乱,可他要镇定,他当时就吩咐人,先把李道和关起来,明天一大早送到派出所。

    听了他的话,就有两个年轻人气冲冲上去,一把将李道和押了起来,其中一个,还狠狠地打了李道和一巴掌。

    这人正是张允和,他怒气冲冲,似乎在为死去的周稚芙愤愤不平。

    张允和和另一个年轻人想押着李道和往外走,可两人使尽力气,也没有撼动他分毫。

    李道和拿着匕首,本来嚎啕大哭着,可此时,突然开始大笑了起来,一边流着豆大的泪珠,一边仰着头哈哈大笑。

    那模样,让所有人吸了一口冷气。

    他疯了。

    突然李道和仰头大叫,他居然开始念起诗来了,嘶声力竭,又哭又笑。

    “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

    虽然不知道他念的什么意思,张允和两人合力弄不动他,又叫来两个人年轻人。

    “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李道和继续念着众人听不懂的诗,双手乱舞,两个被他拍到,居然被一拍就倒飞出去。

    人们被惊呆住了,这力气,还是人吗?

    接着又扑上去几人年轻壮小伙,有人拉扯,有人甚至拳打脚踢。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

    李道和几乎是仰着头嚎叫了,他已经状若癫狂了。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李道和几乎用尽力气的出这一句,接着双手猛地一抬,围着他的七八个人,一下居然全被震飞了。

    “妖术!这小子会妖术!”

    “大伙小心!”

    有人大喊道。

    听了这话,有人慌张的开始逃窜。

    “大家别慌,这小子来历不明,又会妖术,今天更是杀死了周家女儿,大家可不能放过他啊!”

    这时,村长站出来说道。

    “说的简单,人家会妖法,咱们怎么降得住他……”

    “是啊……”

    有村民躲在人群后,言语中带着恐惧。

    “大家别怕,我早就发现这小子会妖法,所以,我请教过高人,今天给他喝的酒,就是破他妖法的酒,大家上,别让他跑了。”

    ……

    原来,在李道和引蜂时,有个村民偷偷跟去了山林里,想学习一下怎么引蜂,好让自己也能跟着养蜜蜂采蜜。

    可到了山林里,却发现,李道和拿出了一个小瓶,然后手持小瓶,左踏右踏,嘴里念念有词,右手持掌竖在胸前,左手化掌,在虚空中游动,时不时,还能身子翻飞。

    不一会儿,遮天蔽日的蜜蜂开始飞了过来,绕着李道和嗡嗡地飞着,这大批蜜蜂跟着李道和左手的掌势,如水一样被牵引着流动着。

    而李道和被蜜蜂围着,却没有一只去蛰他。

    那村民惊呆了,捂住嘴巴没让自己叫出来,眼前的画面太过于超现实,这不就是施展妖法吗?

    当李道和引来蜜蜂拿着蜂板走了很久之后,这村民才从隐身的地方瑟瑟发抖的回到村里。

    他第一时间跑去找到了村长。

    当他给村长惊恐万分的描述了当时的情形时,这张村长突然想起一件事。

    在前一天的傍晚,他在童寡妇家慰问家访,俩人就着干柴就燃起熊熊烈火。正尽性……不……尽兴时,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村长当时就吓得榔头变蛇皮了。

    他连忙躲到了柜子里,童寡妇整理着衣服去开门。按理说,这童寡妇男人死了好几年了,又没有子嗣,这么晚了,谁会来敲门呢?

    可他转念一想,他能来慰问,难不成别的男人就不能来了?总之他得藏好,要不然传到村里,他就惨了。

    童寡妇打开门,发现是一个穿着发白的中山装的中年人和一个一二十来岁挑着扁担的小伙子。

    这就是宁怀远和他的师父。

    看他俩带着的箱子,应该就是修补锅碗瓢盆和剪发的云游手艺人。

    这中年人很客气的表达了来意,因为天已经快黑了,他们师徒想在她家借宿一宿。

    童寡妇当然不愿意,她很抱歉的表示不方便。

    中年人无意间瞥见了屋子里的黑白照片,当即明白了这应该是一个寡妇家。寡妇门前是非多,瓜田李下的道理中年人是懂得。

    可看这寡妇此时但脸色,不像是独居啊!难不成……

    不过,别人家的事,自己没道理去管,中年人非常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声抱歉后,在童寡妇快关门,中年却突然挡住了门。

    “你干嘛?”

    童寡妇有些惊恐。

    “没事的,夫人,你家里有点不干净的东西,我顺手给您清了。”中年人说道。听到这话,躲在柜子里的村长心里一震。

    “什么?”童寡妇半信半疑的问道。

    “哦,一条小蛇而已!”中年人漫不经心说道。

    这时一丝不挂你村长低头看了看裆部,心里简直一万个卧槽,这条“小蛇”都能让他发现?

    中年人只是站在门口,突然朝着房梁上伸手一抓,只听到“嗖”的一声,一条黑色的蛇从房梁上飞了下来,缠到了中年人的手臂上。

    童寡妇捂着嘴叫了出来。

    躲在柜子里的村长也傻眼了。

    就在那中年人抓住蛇之后,转头就离开了。

    村长从柜子里出来,满脑子都是刚才那中年人的骚操作,只是轻轻的一伸手,躲在房梁上的蛇就飞了下来。

    这不是妖怪就是高人啊!

    然后被惊吓加震撼到了的村长,无论童寡妇怎么努力,也恢复不了雄风,折腾了一阵,被童寡妇气呼呼的赶了出来。

    这会儿听到村民说起李道和的这种这事儿,村长就想起昨晚的那对师徒,肯主动帮童寡妇祛蛇,应该不是妖怪或者坏人。

    于是村长赶紧去追这师徒,终于一边追一边问,在村子东边的一户村民家中找到了这对师徒的下落。

    他们正在给人家补一口铁锅。

    村长一来就表明了来意,说村子里可能来了不干净的东西,还把那村民说的怪异现象的说给了这对师徒听,希望寻求帮助。

    在他心里,那来历不明的李道和,就是个妖物幻化的人形。

    直到村长说完,宁怀远很是疑惑,这村长和自己两人素未谋面,为什么一见面就知道自己师父能解决村里的麻烦呢?

    宁怀远刚想问,别被师父制止住了。

    他师父可明白,童寡妇家有蛇他都知道,藏个人他会不知道?

    村长自己说完也发现了漏洞,连忙解释,这是童寡妇一早告诉自己的。

    听了村长的话,宁怀远的师父,那个中年人犹豫了一会儿,给了村长一小瓶药水。

    这药水就如同法海给许仙的雄黄酒,如果真是妖物,必然会显出原型,妖力大失。而如果是邪术巫术的,也会短暂的无法运行灵气。

    而村长在宁怀远师徒处求来的药水,就加在了前来道贺的喜酒里。

    ……

    “大伙儿上啊,他一时半会儿用不了妖术的!”

    村长沉声吩咐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