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我的女神是狐妖 > 第57章 彼岸花开
    就在青石镇黑云压城之时,宁怀远和他师父,就是那个给村长药水的中年人,正在青石镇东边的一个城隍庙里借宿。

    这个庙年久失修,庙里破旧不堪,不过宁怀远和这中年人四处云游,根本不在乎环境,只要能够遮风避雨,有一方草席能够容身就行。

    就在二人准备睡下时,却被庙外那黑云压城的末日一般景象镇住了。

    万千飞虫,密密麻麻,一瞬而至。

    他俩亲眼看到庙外的活物被瞬间吞噬了。

    宁怀远那时还小,哪里见过这种骇人的景象,登时就吓得呆住了。

    那中年人也是脸色惨白,只是喃喃的说了一句。

    “拘灵之术,是拘灵之术!”

    空中的飞虫仿佛察觉到了庙内的师徒二人,无数飞虫朝着宁怀远师徒俯冲下来,那嗡嗡的声响,让人不禁头皮发麻。

    中年人喝了一声,双手抬过头顶,灵气外放,顿时成就了一个方圆四五米的气罩,如同一个巨大的肥皂泡,那飞虫被这气罩所阻,一碰即死,根本飞不进来。

    “师父……怎么会这样?”宁怀远带着颤抖的声音问中年人。

    那中年人保持着双手向上抬的姿势,维持着这保护罩,他看着一旁不知所措的宁怀远,摇了摇头。

    中年人也并不是先天异能者,他年少上了武当山,在武当里学会了一身异能本事。

    武当几百年前,异能界最顶尖的三丰真人创下太极心法,这无疑是究近天人的心法。三丰真人创此神技,一窥天道,最终证道飞升。

    虽然太极心法极强,但后人无论是武当七子,还是后来无数惊艳的后辈,无人再能完全参透过心法真义,再没人能到达三丰真人的境界。

    但无论如何,三丰真人也异能界留下太极,留下了这无比珍贵的瑰宝,对异能发展来说,功在千秋。

    即使太极再没人领悟到至高一层,但也能使人受用无穷,武当的功法,讲究养气为主,或许攻击力不如昆仑点苍茅山等修炼异能者的门派,但贵在防御力极强,中年人脚踏阴阳方位,设下着保护气罩,这些飞虫也奈何不了他们了。

    只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他们也被死死困住了。

    青石镇,没救了。

    中年人一动不动支撑着保护罩,宁怀远在一旁也是一动也不敢动,他修为尚浅,根本还不会这种“方寸天地”之术。

    他只能在一旁祈求着,希望飞虫早些过去。

    即使过去四十多年,宁怀远想起当晚的情形,依旧心有余悸。

    终于,虫群过了,月亮的光又映照了下来,只是那个月亮,居然泛着绯红色。

    “走,去村里!”

    飞虫一过,中年人赶紧对宁怀远说道。

    两人踩着灌木树枝,一路踏风狂奔,等二人到了青石镇时,青石镇,已经成了一副地狱景象。

    四处都是森森白骨,地上连一丝血迹都没有,这些尸骨四散,宛若过了百年的古战场。

    此时飞虫们已经消失不见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宁怀远跟着师父,从一进村子,就感觉到了寒冷,现在本来已经快入夏了,但这个村子里温度,恍若寒冷的冬季。让人感到彻骨的寒冷。

    从村头找到村尾,除了白骨,就是白骨。

    诡异而阴森的景象让宁怀远心里越来越胆战心惊,虽然见过死人,可这种恐怖的死法,他可闻所未闻。

    不光他,连那中年人也没见过。

    他们在村里找了许久,终于在一口水缸里,找到了一个幸存者。

    童寡妇。

    将她从水缸里弄出来时,她已经眼神涣散,显然已经被吓得快要魂飞魄散了。

    她惊恐的眼神,只是反复的重复着两个字,“没了……没了……”

    中年人摇晃了她一阵,见她丝毫醒不过来,便将手按在了她背后的心俞穴,丝丝灵气开始输进童寡妇的身体里。

    过了许久,童寡妇终于朝前一倒,大声咳嗽了起来。

    此时此刻,大中年也顾不得男女之防,一把扶住了她,让她不至栽倒。童寡妇的眼里渐渐的有了一点点神采,似乎醒了过来,她“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现在,村里活着的人,就剩童寡妇一人了,甚至包括牲畜家禽在内的活物,都只剩下童寡妇一人了。

    而这件恐怖的事情的大概的来龙去脉,宁怀远就是从童寡妇嘴里整理出来的。

    “这个童寡妇的娘家并不在城东,这件事过后,就回到了以前的娘家,据说除了这档子事,娘家的兄弟姐妹将她隔离在柴房里,终日不见天日,在那个冬天,也没能熬过去……”

    宁怀远说完这件往事,屋子里静悄悄的,每个人都是面色凝重,很明显,这件事的惨烈程度,超过了众人的想象。

    “后来,因为这件事在外人看来实在太过诡异和惨烈,而且,一夜之间,几百条人命。公.安部门将这件事一层层上报,最后这案子的卷宗就落到了现在特防部的前身,当时的非正常事件调查局的头上。”

    宁怀远喝了一口水,接着说道,“而当初当地官府给出的结论就是,瘟疫!”

    “所以也不怪童寡妇的家人将她关在拆房,这么大的瘟疫,死了一个村子的人,他们能收留她,也就不错了,童寡妇即使跟人说起这件事,也会因为事情太过于离奇,加上童寡妇又开始神志不清,所以也没人会相信。”

    “所以,后来官府围着青石镇烧了一个一米多宽的圆圈,将青石镇完全隔绝起来。又在进出村的路口封了路,严禁有人进入青石镇。”

    “其实不封路也可以,因为青石镇过了这么多年,里面冲天的怨气所化的迷雾,依旧没有消散,那么阴森恐怖的地方,只要脑子正常,怎么会进去了?”

    众人听完故事,都呆在哪儿了,似乎脑袋里正用力的消化着这个故事。

    ……

    在场众人都是异能者,对异能界的知识了解不少,在宁怀远说道李道和出身湘西之后,大家不约而同就想到了一个词。

    湘西李家。

    而湘西李家的李道和为什么要杀死周稚芙?

    有为何要在周稚芙死后拉上一个村子的人陪葬呢?

    他最后消失,又是去了哪里?

    这事的疑点很多。

    当时调查局的异能者们的猜想是,真人投注:他以拘灵之术召来无数虫蛊,最后以自己肉身作为了献祭,也化作了白骨。

    但宁怀远的师父则认为李道和还没有死,只是藏身了某个结界中。

    “湘西李家分为两支,一支是正宗湘西赶尸派,而另一支则是操控蛊虫的虫蛊派,只是四十多年前,发生了这件事后,我和师父去了湘西,得到的结果时,虫蛊一门在很久之前,就已经销声匿迹了。”

    宁怀远幽幽说道。

    “那老师你怎么确定,这次失踪的人,就在青石镇的?”

    杜盛不解的问。

    “这件事一直压在我心头很多年了,因为当时我们就在青石镇,因为没有救到村里的居民,以至于酿下这种大祸,我师父一直很自责,不久之后就撒手人寰。”

    “而我也因为这样的事,答应了官府的招募,后来成立了专门针对异能事件的特防部,为防止这种事情的发生,也算是赎罪吧!”

    宁怀远接着说道。

    “而这次一听到东海发生这样的事,我就第一时间赶过来了,过来之后直接去了城东,而城东青石镇,已经被设下了‘百步障’的结界,我在青石镇,看到了彼岸花!”

    “而失踪的人,应该是被虫蛊控制,来到了青石镇,然后是这彼岸花沉迷于幻境之中。”

    彼岸花?

    传说中彼岸花是盛开在黄泉两岸,只有经历轮回的人才能看见,被称为天堂的来信。

    “青石镇怎么会出现彼岸花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