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我的女神是狐妖 > 第63章 月下村庄
    杨逸沿着这青石板路往回走,走了好久,却依然看不到道路的尽头。

    不得已,杨逸只好回头走向那个村庄。

    在他心里,应该大致有了了解,他现在应该已经到了结界内,而目前这个地方,应该就是结界内世界。

    而夕颜,则被隔绝到了结界之外。

    那自己又是怎么进来的呢?

    夕颜说过,只有比这个结界的创造者更厉害的异能者才能强行闯入结界,杨逸没膨胀到觉得觉得自己会比一个设下结界的异能者还强大。

    唯一的解释。就是自己身体里灵气的特殊性。

    其实,从一开始,杜盛给自己描述灵气的性质时,杨逸就能感觉到,也许自己身体里的这股灵气,会比较特殊。

    杨逸走向村庄。天空中满是繁星,而且一轮明月泛着红色,杨逸看着天空,心里隐隐有着一个直觉。

    眼前的一切,似乎是假的一样。

    这个天空,月亮,星星,似乎永远固定的都是一动不动的,就像是被人画上去的一样。

    自己更像是一幅和谐画面的闯入者。

    杨逸走进村庄,很神奇的发现,这个村庄里的农户,家家户户都透着昏黄的光亮。

    难道这里居然还有人居住?

    杨逸加快脚步,快步走向离他最近的农户。

    一路上,杨逸能很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喘息声,每一声都能清晰的传到自己心底。这让杨逸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至于是哪里不对劲,一时半会说不清又说不出来。

    直到杨逸路过一个荷塘,看着异常平静湖面,杨逸才察觉到不正常的地方出在哪里。

    杨逸捡过一颗石子,丢到了荷塘里,“叮咚”一声,这声音在黑夜里极为刺耳。

    静!

    死一般寂静。

    这里实在安静的太过分了。

    这种乡间小道,在杨逸的回忆里,狗叫声,蛙声,蝉鸣,以及无数各种各样的虫子窸窸窣窣的声音,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甚至会有流水声。

    这些都没有。

    有的,只有一个无比安静的世界。

    这一点,太不合乎常理了。

    这种气氛,杨逸说不怕是假的,可是杨逸也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既然已经身处在这样的地方,怕也是没有用的。

    一定要冷静。

    杨逸终于来到了一户泛着光亮的农户,农户的院子里有着一口水井,水井旁还有着一个被绳子拴着的水桶,那水桶湿漉漉的,好像不久前刚打过水的模样。

    院子里很干净,似乎被人打扫过。

    杨逸走到那户农户的大门处,怀着忐忑的心情,敲了敲房门。

    “有人吗?”杨逸轻声问道。

    杨逸在敲门的那一刻,心里想了无数种可能性,这个院子看起来绝对是有人收拾有人居住的。

    可这村子如此诡异的氛围,居住的,真的是人吗?

    “有人吗?”杨逸再次敲门喊到。

    依旧没有回应,杨逸忍不住轻轻推了一下门。

    “咯吱”一声,门居然被推开了。那木门吱呀的响声,在这一片寂静中,显得格外刺耳。

    打开房门,杨逸愣住了,农户的大厅的正中间,正生长着一株娇艳的彼岸花,相对于外面路边那些野蛮生长的娇小的花,这一株,足有一人多高。

    一股淡淡地带着甜意的香味,扑面而来。

    杨逸惊呆了,如此巨大的一株花朵,居然从坚实的堂屋的地上生长了出来。

    堂屋里有一个发黑的古木茶几,茶几上有一个样式很旧的白色瓷茶壶。

    在屋内的墙壁上,插着一块四四方方的木块,木块已经发黑了,上面立着一个被玻璃罩住的煤油灯。

    那火焰,一动不动的。

    而墙上挂着斗篷和蓑衣,两旁有着木头打造的椅子,和一个竹条编成的小板凳。

    这堂屋的正中央,有一个人!

    她靠着墙壁,倒在了地上。

    杨逸慢慢一点点走了过去,发现这是一个女人。更让他震惊的是,这个女人留着齐肩的短发,穿着职业的小西装和包臀裙,修长的腿套着黑色袜,由于她靠着墙瘫坐在地,也根本顾不上隐私,她这个坐姿会将自己裙底风光毫无保留的示人。

    只是这会儿,没人在意这个。

    杨逸发现这是一个典型的都市白领,与这屋子气质,格格不入。

    更让人惊讶的是,她的眼睛是睁着的,但眼里灰蒙蒙一片,一点神采也没有,似乎看着眼前的花朵,一动不动。

    像是失去了意识一样。

    杨逸看着这个时髦的女人,根本不像是这个这个连电都没通点着煤油灯的地方的人。

    难道……

    这个人就是城里失踪的人?

    难道城里的人都在藏在这里一个个农户里?

    想到这个可能,杨逸心里一震。

    杨逸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

    还好,呼吸还很平稳,还没死,只是目前的状态,就像是是睡着了一样。

    “喂,醒醒,醒醒!”

    杨逸用力的摇了摇她。

    毫无反应。

    “醒醒啊!”

    杨逸大声叫道,声音尖锐,甚至用力在这个女人的胳膊上掐着。

    怎么回事?居然醒不过来。

    没有效果,杨逸皱着眉,看着身后的彼岸花,看来,这花就是关键。

    杨逸在屋里找到一把柴刀,向这朵彼岸花用力的砍去……

    但砍了个空。

    在刀口在快要接触到花的枝干那一刻,杨逸突然发现这朵花,变得虚幻了。

    杨逸惊呆了,它明明如此具体又娇艳的生长在这里,却又如同一个幻影,没有实体。

    这就是生长在阴阳两界中的花朵神奇的地方吗?

    那这么看来,这彼岸花是毁不了了。

    杨逸回头看了一眼那个都市白领,那迷离而又呆滞的眼神,应该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

    杨逸又赶紧跑去下一个农户,夕颜不在身边,杜盛他们又还没过来,自己有的办法实在是很有限,只有一户户找,看能叫醒哪个是那个吧!

    下一个农户,似乎比前一个院子更大一些,不过杨逸无暇估计这些农户的区别,他来到门前,也不做无谓的动作,比如敲门,打招呼等。

    杨逸一把推门进去。

    果然又是一人多高的花朵,盛开在这个堂屋里。

    而杨逸也发现了一个躺在地上的人,是个男的。与之前的那个小白领不同的是,这人完全躺在地上,脑袋扭过来,眼睛里,依旧是灰蒙蒙的一片,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彼岸花。

    杨逸看到躺在地上眼神涣散的那个男孩的脸,心里忍不住陡然一震。

    蒋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