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我的女神是狐妖 > 第69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2)
    “清石镇?”蒋飞念叨着这个名字!

    似乎在哪里听说过,但是又想不起来。

    蒋飞看着公交车上,空空荡荡,就他一个人,一种奇怪的感觉袭来,让他打了个冷颤。

    蒋飞拿起手机,看到了杨逸的未接来电,然后打了过去,但是一拨打电话,蒋飞就有预感,会打不通。

    果然,没打通。

    蒋飞打开微信,看着和杨逸的聊天记录,自己居然给杨逸发了一张自拍。

    一张自己低着头的照片,照片里自己一个人顶着个硕大的脑袋。

    蒋飞赶紧删了。

    但他隐隐觉得,这图片还有一半,似乎还应该有个人!

    蒋飞下了车。

    下车的地方是一个游乐场,蒋飞有点蒙,不知道自己怎么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这里,就在蒋飞对着一江水池发呆时,突然感觉自己背上被拍了拍。

    蒋飞回头,发现一个漂亮的姑娘对着自己甜甜的笑着。

    是李小小!

    她今天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扎着马尾辫,很好看。

    “你怎么才过来?我等你好久了!”李小小手背在身后,真人投注:有些嗔怪的说道。

    “不好意思啊!在车上睡着了。”蒋飞有些不好意思,他这才想起来,自己今天约了李小小到游乐场来玩。

    “诶,还带了花啊?我最喜欢百合了。”李小小看着蒋飞的手里,有些惊喜的从蒋飞手里接过百合花。

    蒋飞低头,手里果然有着一束百合。

    蒋飞愣住了,自己这花是什么时候买的?自己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走吧!”李小小对着蒋飞笑道,走进了游乐场。

    蒋飞抛开疑惑,来到售票处,突然紧张的摸了摸钱包,但是,发现钱包还在。

    蒋飞松了一口气。

    但他有些疑惑这种紧张感从何而来。

    买了门票,两人进了游乐场,李小小是一个很爱笑的姑娘,很容易调动情绪的姑娘,来到游乐场的她显得很开心。

    抱着花的李小小一跳一跳的,喜笑颜开,蒋飞跟在身后,也不禁被她感染,嘴角上扬着。

    有那么一种女孩儿,你看到她,就莫名的会觉得如同清风拂面,很让人舒服,李小小就是这种女孩儿。

    蒋飞和李小小是初中的同桌,李小小是班上的前五,而蒋飞是班上的倒数五名。然后因为一次排座位,如同无数恶俗的国产青春片一样,两人做了同桌。

    又如同所有恶俗的国产青春片一样,两人开始并不对付,比如李小小上课时唯一做得事,就是认真听讲,而蒋飞做得事,却又很多,玩手机,画画,睡觉打呼,递纸条,等等等等。

    当两人的三观产生冲突,两方争执不下,便划下三八线。

    可日子渐渐久了,又如同所有的国产恶俗青春片一样,两人的关系,又渐渐微妙起来。

    蒋飞会在有女生背后非议李小小时,站出来仗义执言。会在李小小被欺负时,站在她身前,会在她生理期时,不露痕迹的送上一个装满热水的保温杯。

    而李小小也会在上课蒋飞睡觉时,帮着把风,会在蒋飞被叫起来回答问题时,偷偷在纸上写下答案。会在蒋飞忘记写作业时,在早自习拼命替他赶着作业……

    他俩会在某个风和日丽的黄昏时刻,一起不约而同的看着天边的晚霞。

    “我想去做海盗船!”突然李小小回头,对着蒋飞说道。

    蒋飞从回忆的思绪里出来,笑着说,“可以啊!你要是敢,我可以陪你!”

    李小小神情有些犹豫,但还是鼓起勇气点点头。

    “只要你陪着,我就不怕。”

    蒋飞愣了愣,笑着点点头。

    初中有一年的夏天,李小小生病住院。那三天,是蒋飞第一次认真记笔记,至于记没记在心里自己当时忘记了。但笔记却一丝不苟的记下了。

    蒋飞带着笔记来到医院看李小小,李小小当时气色很差,因为第二天就要手术。她当时拿着满是歪歪扭扭的笔记本,对着蒋飞说了这句话。

    “只要你陪着,我就不怕!”

    蒋飞陪着李小小坐上了海盗船。

    下来之后的李小小面色潮红,很是兴奋。但是蒋飞却在一旁,吐得不能自己。

    丢脸啊!

    李小小替蒋飞拍着背。

    “还想玩什么?我都陪你!”蒋飞一抹嘴,硬气的说道。

    李小小摇摇头,“咱们就这样走一走,也挺好!”

    蒋飞想了想,拉着李小小,来到的旋转木马。

    所有国产恶俗青春片的终究道具登场了。

    两人做人旋转木马,李小小很高兴,高举着双手,美丽动人又青春无邪。

    蒋飞拿出手机,对着李小小拍了一张,但看着照片,他皱了皱眉,愣了好一会儿,连忙又收起了手机。

    “蒋飞,你想我吗?”旋转的李小小很明显情绪有些上头,以往矜持的她,绝对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的。

    蒋飞点了点头。

    “我也是!”李小小大声说道。

    从旋转木马上下来,李小小拉起了蒋飞的手。但她将脸别在了一边,似乎不想让蒋飞看到她红彤彤的脸。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牵蒋飞的手,也是他俩第一次牵手。

    蒋飞回忆起,他俩的过往,最亲密的动作,似乎就是三八线上,手肘的触碰了。似乎以前也有过手碰上的情况,但那时都如同触电般分开了。

    而这次,李小小一直拉着他,直到下午黄昏时,夕阳晚霞起,依旧没松开。

    “我们的学校,隔着不到十公里!过往的车费,不到两块钱,就像当初划下的三八线。”

    “但我们都没有过界!”

    坐在一个长凳上,李小小一手拿着之前坐海盗船时已经丢掉的百合,一手牵着蒋飞,晚霞印在她脸上,画面很美。

    蒋飞叹了一口气,“是啊!如果真有当初的三八线,如果十公里之外真有你的学校,如果……我真有你这个曾经的同桌的话。”

    “我一定跑向你!”

    李小小眯着眼睛笑了,“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懂。”

    蒋飞拿出手机,那是之前替李小小拍照时的照片。

    照片里,空无一人。

    李小小愣了,她看着周围的游乐场里的人,一个小孩儿从高台跳水,一头扎了下来,可下一幕,他依旧在高台上,纵身一跃……

    一个环卫工,一直不停将一个易拉罐捡往垃圾桶……

    游乐场的广播里,不停的重复着一个广告。

    大家都在原地重复着同一件事!

    李小小眼里闪过一丝惊恐,她发现她的身体在一点点消失,但很快她抓住了蒋飞的手,慢慢平静了下来。

    她抓住蒋飞,眼里满是不舍,她嘴唇张了张,“蒋飞,只要……”

    话没说完,身子消失不见了。

    “只要你陪着,我就不怕!”

    蒋飞觉得鼻子有些酸,好像有着什么东西,紧紧的攥着他的心脏,让他有些呼吸困难。

    周围的世界开始崩塌。

    去你.妈的梦境!

    蒋飞猛地醒了过来。

    呼呼的喘着气,突然他觉得脸上有些湿润,一摸脸,好像还流泪了。

    心里一股怅然若失的失落感。

    “小伙子,在哪儿下车啊!我们都快到站了!”

    突然,前方传来了司机师傅的问话。

    (本章完)